他辭掉了一些兼差工作,也停掉了一直以來他最喜愛主持的廣播節目,全心全意的照顧朴有天帶給他的小生命,金仁煥。

今年的金仁煥已滿一週歲了,回想起一年前自己與崔珉豪一同去辦理收養登記手續時,他第一次見到眼前這小傢伙的激動情緒,雖然現在的他已想不起當初自己是如何激動,但他只曉得,金仁煥的出生是正確的,這是與朴有天在一起十年之久後所得到的一個最棒的禮物。

不管這十年裡頭發生過什麼事情,他都感謝金仁煥的出生與陪伴。

小時候抱上手時乍看之下還與朴有天的面容有些神似,可現在過了一年了,也不知是不是因為金仁煥是喝自己奶水長大的,所以看上去也越來越像自己了,反倒不像母親那一方。他站在娃娃床邊輕輕的摸著金仁煥的小腦袋,那長沒幾根毛髮的小腦袋,他不禁的想,要是這孩子跟他一樣都屬髮量較少的,不知道長大會不會怨尤他。但他又想,這孩子應該不會像他,會像朴有天髮量多才是。

畢竟他再如何想成為這孩子的生父,這孩子的父親也不會是他,他們之間的血親改變不了擬制的事實。

「晚安,小傢伙。」他輕輕的親了金仁煥的臉頰,然而帶上門的就輕輕離去。

老實說,他沒想過一個孩子長大的速度會這麼快,眼看馬上就過了一年,都開始要學走路說話,他光想就覺得很神奇。甚至他已開始替金仁煥想好以後要上哪間幼稚園,又與崔珉豪計畫與崔珉豪收養的兒子佑根上同樣的幼稚園與小學。後來的他才發現,原來崔珉豪養孩子的原因似乎不是只有因為自己愛小孩,另一個原因,就是崔珉豪希望金仁煥不會太孤單。

他想想也是,畢竟他們這一掛人有孩子的就只有他,其餘的人都沒生,金仁煥若長大以後沒有同年紀的玩伴,感覺上也是挺無聊的,就只能跟他們這群老人在一起而已。不過最讓他覺得驚訝的是,崔珉豪就這麼因為這孩子而與沈昌珉交往了。

其實這個世界總是在發生令人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有悲傷,但也有快樂。

不知是不是多了這個孩子的緣故,他發現自己似乎有了很大的改變,有了耐心,也有了包容。他的日子過得很簡單平凡,可他卻覺得快樂。也許是因為自己有好陣子沒與朴有天再有聯絡,他不需要面對朴有天,心頭反倒過得不如以往的緊繃。

日子他依然照舊,不開電視,也不聽聞有關朴有天的消息,他讓自己開始懂得找尋暫時沒有朴有天身影的世界,如何讓自己找到一塊沒有朴有天氣息的綠地來休息。但事實上,他卻又是一個不能全然放下一切的可憐人。

他為自己切了水果,隨意的站在廚房裡拿著果肉便啃了起來。他想,今天朴有天大概是不會來了,吃完這一塊,就鎖上門吧。

他將手給洗乾淨以後,甩了甩附著在手上的水珠,然而走出廚房,便朝著大門走去。正當他想將門閂給串上時,有人突然按了門鈴。他是嚇了一跳,不過仍是冷靜的看著門上的透視洞,確定了來者。正當那人還想繼續按門鈴,他就將門給打開了。

「別按,孩子睡了。」他說。

朴有天放下了手,人有些搖晃的便走進他的家中。他輕輕的吸了一口氣,便問:「你喝酒?」

朴有天停下了腳步,轉身看著站在門邊的他,然而眼神有些迷茫的朝著他一步一步的逼近。朴有天什麼也沒說,人走向前逼得他無路可退,一手就將他狠狠的往門上壓去,沒有任何過問就直接啃吻了他的頸肩。

他是嚇壞了,趕緊一把就推開發酒瘋的朴有天,聲音不大可嘴上卻緊張得喘起氣說:「孩子在睡了。」

朴有天見他逃,轉過身又朝著他走去,這回更是瘋狂的將他用力的給推上沙發,讓他重心不穩的跌在沙發上,朴有天就趁這時欺壓上他,看著他問:「孩子都給你了,為什麼你還不接受我?」

他瞪著朴有天看,難道這回是來向他算舊帳的?

「打一通電話也行……一封簡訊也可以……」朴有天的雙腿慢慢跪上地板,上身不自覺的就抱住了他,哽咽的又說:「還是那麼恨我……?」

他沒有回話,可也不知是不是因為自己沒有回話的緣故,朴有天這回似乎暴怒了,站起身子就退去穿在身上的好看襯衫,然而雙手就將他壓上沙發,狂吻著他,也狂扯著他的衣物。他是皺著眉反抗,但動作不敢太大,他害怕房間裡的小孩哭泣,也害怕房裡的小孩發現自己心中的醜態。

朴有天堵得他幾乎沒法喘氣,這種吻很鹹,他吻不慣。

「我就想回到你身邊……」朴有天拉下了他的褲子,不經同意的就扳開了他的雙腿,「為什麼你不肯接受我!」這話他聽見了,可同時他的下身也傳來了撕裂般的疼痛。他喘著氣抓著朴有天的肩膀,緊緊的抓住他,鳳眼連眨也沒眨的看著幾乎是爆走的朴有天,只見朴有天又對著他怒吼,「為什麼不能原諒我!」

「啊……。」他最後還是忍不住得咬牙叫了出來。

他的心,跳很快。

面對第一次為了他們之間的疙瘩而爆怒的朴有天,老實說,他很怕。但他最後還是什麼也沒有說,無論朴有天流再多的淚,也無論他忍下了多少猛擊,他一句話也沒說。

原諒,是因為什麼也不在乎了。

『對不起……我沒辦法原諒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