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青的計劃失敗以後,三王爺似乎是明白自己的行跡曝露,在好段時間裡頭,他都不曾有任何動作。而朴有天似乎也是冒著敵不動我不動的風險,免打草驚蛇,畢竟他心中仍有一些許的期待,期待三王爺能夠自己罷手,他會既往不咎的放過小青與三王爺。

說來說去,來不都為了那兄弟情。朴有天實在殘忍不下,無法說殺就殺,在這方面他到是沒聽沈昌珉的勸解,決定伺機不動,不對三王爺發出任何的攻勢。

當然這件事情,作為妻子的金俊秀怎能不看在眼裡?他當然看在眼裡,只是持續的時間並不久,約略兩三天後,他又玩瘋,幾乎是忘了小青之前給的「大福」是摻著有多劇烈的春藥,甚至差點讓他腎衰竭,這些事情過往如雲煙,金俊秀不小心就把這小青與三王爺的心眼給忘卻了。

可說起來,這也不能怪他,畢竟朴有天沒有任何動作,三王爺也無其他行動,日子久而久之,他自然對這件事情也無任何的防備,安然的度過每一天。直到今天,金俊秀是高興的朝著御廚裡跑,他曉得今天是朴有天的生辰紀念日,這一天他期待許久了,老早就在學習怎麼做洋人嘴裡所說的『蛋糕』的他,今天他可得大展身手,將自己的愛心『蛋糕』親手塞進朴有天的嘴裡才甘願。

為了今日,他還特地寫信給了遠在邊疆的爹娘,希望爹娘能夠一同來參與朴有天的慶生宴會,人多才熱鬧,最重要的是,他還想在自家的爹娘面前多誇朴有天幾句,讓爹娘知道,天底下幸福的不只有他們,他跟朴有天就算不能排行第一幸福,他也想搶第二幸福的位置。

金俊秀在廚房裡搶著揉麵粉,整身都用的白灰灰的他,也管不了那麼多,他忙著做蛋糕,在還呈現麵粉狀的蛋糕裡頭又加了一些他認為可行可外人卻覺得有些詭異的材料,直到麵粉揉完以後,他便將最困難的步驟,烤蛋糕,交給了下人們去用。

今天的他是相當的開心,他還偷偷的去自己已好久沒再去過的後花園摘了崔珉豪與沈昌珉辛苦栽種的花朵,憑著直覺學插花專家插花,縱然是插的四不像,可他最後還是快樂的將所有的花朵包的如雜草,就等著今晚一並送給朴有天當作禮物。

「珉豪!你看看,這些都是我要送有天的!」金俊秀拉著崔珉豪的手腕,高興的與崔珉豪分享自己的作品,又問:「你覺得好看嗎?」

崔珉豪看著自己被偷摘的花朵,只能心疼的苦笑答:「娘娘,有誠意就是最美的。」

「噢,沒錯!」金俊秀握了握拳,轉頭便問:「珉豪,你覺得我還需要準備什麼?」

被這麼一問,崔珉豪一時間想不到其他,只見金俊秀似乎是想到了,便湊近了他的耳朵說:「對了……你那裏還有潤滑的嗎?有天好像用光了。」

崔珉豪看著金俊秀有些臉紅的面容,臉上便笑了起來說:「小的幫您準備。」

「謝謝謝謝。」金俊秀點頭答道。

眼看太陽就快下山了,今天的他似乎特別期待夜晚的到來,他想趁著今日,送給朴有天一個特別不一樣的夜晚。

沒錯,金俊秀沒有想錯,今晚,是真的很特別。

待宴會開始笙歌,忙於朝政的朴有天是被金俊秀一把拖回房內正要下人為朴有天準備儀容時,本是歡樂的氣氛,就在這一瞬間,金俊秀敏銳的神經便拿起他藏在朴有天枕下的潤滑瓶,精準的就朝著天花板上的牆角丟去,然而怒道:「是誰!?給我下來!」

本是隱身相當成功的黑衣人,被金俊秀給拆穿的那一剎那,他在嘴中咬了放在牙縫裡的劇毒,立即中毒身亡。

「俊秀……你沒事吧?」朴有天一把就捉住了金俊秀的手腕,金俊秀眉頭皺的緊,轉頭緩緩看向了朴有天,「快撤了所有宮廷的人!有陰謀!」

朴有天瞪大了眼來,身上的衣服都還未穿好,便趕緊的傳下口御,要所有人撤退於宮廷,各自避難去。可誰料,當傳話的太監一走出門時,一支飛箭穿心,明顯不讓風聲給走漏。

「朴有天阿朴有天,我該說你傻?還是你仁慈?」

朴有天與金俊秀看向從大門走來的來者,朴有天的神情與思緒很冷靜,可金俊秀卻是全然不理解情況的喊道:「你哪位!?」

「在下……三王爺。」三王爺臉上笑了笑,他刻意與朴有天和金俊秀保持了一段距離,只見他又說:「沒想到皇后如此美麗動人,怪不得皇上夜夜浸淫。」

「關你屁事!」金俊秀率先的踏出一步,人兒便擋在朴有天的身前,帥氣的輕聲說:「有天,我開路,你想辦法出去。」

「我怎麼可能……」

「我知道你練文不練武,這裡交給我,你得把風聲給放出去,不然大夥都得死。」金俊秀回過頭溫柔的看著他,又道:「這裡,我來擋。」

朴有天本想制止金俊秀瘋狂的行為,可金俊秀卻是沒給予他過多的思考時間,一眨眼的時間,金俊秀便離開了他的身邊,朝著三王爺衝了過去。手無寸鐵的金俊秀,何以打的過一個長期習武的三王爺?但朴有天沒有忘記金俊秀交代給他的事情,當金俊秀向前牽制了三王爺時,他便朝著朴有天大喊,「快走!」

但三王爺不可能就此放人,埋伏在外的士兵接收到三王爺的指令,各個是破門而入,堵著朴有天的去路,不給出殿。金俊秀見狀,一掌就捉住了三王爺手中的利刃,內力一施,便將三王爺的佩刀給扳斷,然而迅速的朝著朴有天的方向甩去,「有天蹲下!」

朴有天是一個指令一個動作,斷刀不長眼的一一的砍去擋在門邊的士兵,同時,三王爺也不留情的朝著金俊秀一掌打去,雖說金俊秀是給擋了下來,可身子也因受到了三王爺強大的內力便站不住腳的踉蹌幾步。

三王爺看著朴有天跑出宮殿的背影,心中有些不悅,眼神便嚴厲坐落在金俊秀身上,冷道:「估計他走不遠的,不過皇后還真倔降,我喜歡!」

金俊秀是瞇起了眼,他沒有回話,腦子裡只想著自己該如何應付眼前這位力氣大且又內力深厚的三王爺。

「不如待我登基時,我同然娶你為后吧?」三王爺臉上笑的變態,但金俊秀仍是不為所動的看著眼前的地勢,以及評估自己的現在的優勢有多少。

事實上若真要硬碰硬,金俊秀曉得自己的力量恐怕抵不過眼前這男人,況且現在的他身上什麼武器也沒有,雖說赤手空拳並不全然失勢,但也非讓他處於優勢的狀態。他見三王爺是丟去了手中已斷的大刀,速度飛快的就朝他衝了過來。

「想什麼呢,可人的皇后。」

金俊秀雙手擋下了三王爺發出的攻勢,他並順勢抬腿朝著三王爺一掃,三王爺閃得快,這腿也沒給金俊秀踢上。他們兩人你來我往的一拳一腳,金俊秀專心盯著三王爺的舉動,可未料,他的身後卻有另一人朝他放了暗器過來。

「唔!」

金俊秀低頭朝著自己的右小腿看去,然而眼神便慢慢的看往朴有天的宮殿裡頭,是一位女婢嘴裡含著竹筒放暗箭傷他的,那女婢他不認識,但他能確定,肯定是三王爺派來的內鬼。可中了那一鏢後,他只覺自己的眼前越來越模糊,所有的內力像是被封鎖一樣的集中不了,無法防備的便挨下三王爺朝他腹上打去的一拳。

「呃……!」

金俊秀的腳步向後滑行,身子勉強是撐住了,可同時嘴中卻也嘔出了一灘血來。

「皇后現在的樣子……怎麼還是如此誘人呢?」三王爺走向前,一把就摟住站也站不穩的金俊秀,又問:「跟我要不?」

金俊秀集中了最後一道力氣,狠狠的也朝著三王爺的胸膛打去,怒道:「做夢!」

三王爺僅是退了幾步,抬頭看著已站不穩且慢慢倒在地的金俊秀瞧。

「既然你這麼想為朴有天守貞潔,那麼,我也只能殺了你了。」

三王爺又是朝著金俊秀慢慢的走來,他從胸膛裡拿出了一把匕首,蹲了下身看著趴在地上喘氣的金俊秀,感嘆的說:「真想霸占你一回吶……。」

那手臂舉的高,正當三王爺的刀刃要落在金俊秀的後頸時,突然宮殿裡風雲變色,換了場景,三王爺一眨眼,眼前的金俊秀已不在,他驚慌失措的抬起頭觀望四周,眼前竟出現了兩個男人,一個是比三王爺還帥的天理不容,另一個則是美豔的如天女下凡,是前所未見的花美男。只見金俊秀是被那美麗的男人給扛在肩上,但究竟金俊秀是什麼時候被救出,他不曉得。而令人最毛骨悚然的,是身邊的場景已非宮廷,就像是地獄般恐怖的場景。

「老婆,他就交給我了。」帥的天理不容的男人道。

「速戰速決,咱等會還得替俊秀的丈夫慶生呢。」美艷如天女下凡的男人答。

金俊秀被輕輕的放在地板上,他勉強的睜開眼看了眼前替他寬衣解帶的男人,語氣熟悉的喊道:「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