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科技越發達,世代的傳播速度越快,透過無遠弗屆的網路來吸取全球不同國家的風俗文化,一個人的價值觀會變,接著國家也會隨之改變,逐漸的從封閉走向開放,又從開放走向國際。科技是如此,當然,人與人之間最親密的需求同然,那就是『性愛』。

思想並不是一個完全停滯不動的東西,從歷史的演變就可以曉得,許多革命裡頭都是有文人的存在,藉由思想來改變,藉由思想來追求更美好的幸福。時間的流動看似沒有什麼,除了高傲自大自覺沒人比的了它以外,事實上時間卻也在人類的史詩演變裡帶給了很大的貢獻。

人類對性觀念的開放,同時也在這樣的開放裡頭,保持著理性,避免自身淪為禽獸。然而,偉大的商人腦子變動機於此,為了因應現代社會的需求,對於情趣用品的製造標準提高,功能多樣化,公開競業與廣告,而在這許多同行同業的情趣用品商的競爭者裡頭,最具有威脅性的有三人,當今社會將那三人稱為「三頭龍」。

情趣用品製造商:沈昌珉

情趣用品加工商:鄭允浩

情趣用品代理商:朴有天

這三人的聯手徹底打造合乎當今人民需求,又符合現下流行風格且經濟又實惠的情趣用品,然而霸占情趣用品的市場,成為全球最大宗之販賣商,同時也讓他們本國成為情趣用品的最大輸出國。他們的商品已非僅提供於國內,甚至是銷售於國際,替國家創建一條經濟命脈。曾經歷過金融海嘯而撂倒國家,就因他們三人的貢獻將國家經濟給予復甦,拯救了全國國民。

經商能經得如此成功,人民將他們當英雄,但全世界卻有另外三人將他們當『魔王』。

「媽的,我真他媽的想辭職!」金俊秀將可樂當酒喝,明明沒有什麼酒精濃度,可就連可樂都能將他給灌醉,看來他心中真有讓他不能不醉然而忘卻的重大心事。

金在中也隨著金俊秀的埋怨,嘆了口氣,搖頭說:「你他媽想辭,我也想!」

「你辭啥?你的上司不是挺正直的?」金俊秀抬起頭,一手撐著自己的下巴問。

「就是太正直!正直到我完全沒辦法忤逆他!」金在中悶著氣一掌就朝著桌子拍去。

一旁遲遲沒說話的崔珉豪,他輕輕的喝了一口威士忌,臉上憂愁的答腔,「你們……沒我慘。」

聽見崔珉豪這麼一說,金俊秀與金在中才在憤怒當中回歸現實,事實上他們倆真都不算最慘。由於崔珉豪的上司是沈昌珉,沈昌民的廠商就是搞設計並且製造新穎的情趣用品,這個過程很艱辛,沒有人曉得沈昌珉是如何製造出如此符合人體工工學、令人會想一買再買,甚至讓客戶有了送人自用兩相宜的購買心態的商品。

當時因為金俊秀與金在中很好奇情趣用品的製造過程是如何,以及設計靈感的取得,他倆好奇的過問身為沈昌珉助理的崔珉豪,情趣用品製造的訣竅,那時的崔珉豪竟是大哭,但卻又給了他們倆一個真真實實的訣竅,『那些情趣用品的功能,全來自於我的屁股!』

一個在哭的人當然沒辦法完全表達其中的意思,但金俊秀與金在中很明白。原來之所以他們賣的情趣用品經過加工與代理後能夠賣得好,最基本就是因為沈昌珉拿崔珉豪的屁股做實驗,然而修正再修正,就這麼製造出口碑很好的情趣用品來。

他們實在是替崔珉豪感到不捨,做朋友的,想當然耳就是會這麼勸導,『珉豪!辭職吧!』

『我才高中畢業,還能找什麼工作?』

這就是崔珉豪有苦難言又無法離職的原因。重點是,沈昌珉也不可能讓他離職。

回歸現實,崔珉豪似乎是知道自己沒法逃離沈昌珉的魔爪,所以往後的日子,他坦然的接受沈昌珉光明正大的性騷擾,但這種性騷擾並不是每天都存在,大概一年裡頭至多就兩次而已。沈昌珉性騷擾歸性騷擾,但一直以來,就除了將他當作試驗品外,沈昌珉沒有任何逾越的舉動出現。總地來說,也該怪他,要非當初自己害怕會被辭職,他才不會答應沈昌珉做一個試驗品。說來說去,若是要告沈昌珉也未必告的贏,畢竟沈昌珉都是經過他的同意之下才對他這麼做的,這一點他沒跟金俊秀與金在中說,就怕自己面子掛不住。

「哀,算了,反正就繼續做吧,只是工作真的太多,每次都要被朴有天荼毒,我真的快受不了了!」金俊秀在酒吧裡大叫了起來說。

金在中是順了順金俊秀的脾氣,半安慰的講:「現在景氣也沒很好,況且我們都沒學歷,能有份這麼高薪的工作也算不錯了。只是……哀……。」

每個人的苦衷都大同小異,就算嘆氣說不明,大家心中皆自明。

景氣壞壞,職場再怎麼壞,也比不過日子沒飯吃得好。現在這年代,什麼都漲就薪水沒漲,要他們如何?若是喝西北風喝的飽,估計他們也不用每回都找氣受。

但更可悲的是,他們三人本以為最糟的日子大概就是如此,能度過就過,過一天便算一天,可誰知,其實這還不是更糟的待遇與結局。

真正的遊戲尚未開始,魔王發功,有誰能死裡逃生?

 

 


 

靈感來自「老闆不是人」

不用太期待,寫好玩的,呵呵。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