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整天下,對於一個君主而言本來就是一件相當不容易的事情。當然,掌攬社稷大小安寧的朴有天也不是例外。

他每天日理萬機,忙到金俊秀想另外找日子給他慶生都沒辦法,連鄭允浩與金在中都已渡假完畢回邊疆放羊去了,就不見朴有天有空閒能夠陪他。金俊秀因為身邊沒人陪,他無聊的去找了崔珉豪,可卻沒料崔珉豪竟是癱在床上睡得像死豬,叫也叫不醒了。後來一問才知道,原來沈昌珉幾乎快是天天疼愛崔珉豪,才讓崔珉豪如此可憐的只能每日與床相陪。

金俊秀是心疼崔珉豪,可同時也心疼自己卻是個沒人疼的傢伙。

這幾日缺少朴有天的關愛,他這人就不正經的犯憂鬱起來。他想直接跑去找朴有天搗蛋,可最後想想他還是打消了這念頭。做夫妻好歹也一年多了,難道他會不曉得朴有天的工作狀況?

夜晚,他自己一人吃完晚飯又淨完身後,便安靜的爬上朴有天床的。已經有多少夜他不同與朴有天一同入睡了,他不曉得,他只知道,每當朴有天回來時,他人已經睡死了,而朴有天也不曾吵醒過他,就這麼睡到早上,他醒過來以後朴有天又外出去忙了。

他們這夫妻可當的真可悲,就如空氣般的沒有交集,也看不見人,就只曉得自己的戶籍謄本上有丈夫一欄而已。每日這守空床的日子,他也真快受不了。

當他躺下以後,沒幾秒便又坐起身來,他將床上的棉被枕頭通通抱上手,於是下了床,打算回自己的宮殿去了。與其每夜在這等朴有天歸房,不如就不等了,聞著朴有天的氣息,他是越聞越氣,就不懂怎麼朴有天這麼不會學著鴛鴦關照一下他這個老伴,他的要求也沒很多,就只有在自己睡去以前想看見朴有天的身影而已,但朴有天卻做不到。

他抱著一大坨的棉被,將門踢開,就在他一個勁的衝出去以後,他才發現自己身前柔軟的棉被撞上了人。

「你要去哪?」朴有天開口問。

金俊秀移了移擋在自己眼前的棉被,翹著嘴答:「回我宮殿去。」

朴有天聽了這話,二話不說的就把自家老婆又往房內推去,便道:「這可不行。」

「怎不行!你每天都給我晚歸,我不打算等你了!」金俊秀回嗆朴有天說。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臉一會,認真的問:「你想我疼愛你呀?」

「什、什麼?」

「你總是在沒被疼愛時會鬧脾氣。」朴有天慢慢的朝著金俊秀走近,笑說:「那咱來做你想做的事情。」

「朴有天!我沒有那麼淫蕩!」

金俊秀手中的棉被就朝著他丟去,說完話人轉身就跑了,朴有天是將落在地上的棉被給撿起,然而不疾不徐的就跟著金俊秀屁顛的屁股一同走進臥房來。金俊秀臉上是一整個不滿,躺在床上翻了過身似乎是不打算裡會朴有天了。

「氣什麼呢,是不是淫蕩脫了褲子就知曉了,是不?」朴有天仍是開著他的玩笑,他攤開了手中的棉被,一把就將躺在床上的金俊秀給包住了,「怎了?今日心情為何特不好?」

「我已經不爽很多天了。」

「因為朕沒陪你?」

「對,我快無聊死了。」

「是朕的不對。」朴有天隔著棉被抱緊了金俊秀,誠懇的說。

金俊秀就是這般軟耳根的個性,被朴有天哄著哄著,到也忘記自己得發脾氣一事。瞧朴有天哄人的功夫一流,還挺下流的隔著棉被揉著金俊秀的身軀,金俊秀卻還真舒服的瞇上眼來,嘴中迷糊的說:「怎麼我的丈夫會是你?」

朴有天止住上下其手,不明白的問:「你不喜歡朕?」

「是超級討厭你。」金俊秀不諱言的又說:「感覺上,咱似乎不是注定得在一起的。個性上、作息上一點都不配合,怎麼會做夫妻?」

朴有天又開始了他的性騷擾,不過耳中卻認真的聽著金俊秀說話,「你說是不是?我們似乎是別人不要的所以才湊一起。」

朴有天想了想,便在金俊秀的後頸輕吐熱氣道:「咱怎是沒人要?你不就要朕,朕不也要你?」

金俊秀背對著朴有天,想想朴有天說的話也特有道理的,不過那翹嘴卻又說:「我嫁進來的第一天,我真以為你不會愛我。」

「可朕真的愛上你了。」

「噢,受寵若驚。」金俊秀調皮的說。

朴有天最後是鑽進了金俊秀所蓋的棉被裡頭,然而一把就將金俊秀抱進懷中,咬著金俊秀的耳朵說:「這是緣分嘛,也許老天爺真是給咱倆湊著玩的,誰知咱倆真愛上。」

「所以意思是,我有可能遇到更好的對象囉?」金俊秀轉頭看著朴有天問。

「怎可能。」朴有天駁回道。

「怎不可能?」金俊秀反問。

朴有天的眼神很深邃,腦子裡也不曉得在想些什麼,便說:「既然朕給愛上了,你估計也沒機會遇上比朕更好的人。」

「你霸道!」

「你就不霸道了?朕去個青樓也不行,也許那些姑娘有比你更好的呢。」

「怎可能!」

「怎不可能?」朴有天笑說。

金俊秀一氣之下,人就爬上朴有天的身上,便壓著朴有天說:「我就證明給你看!」

「如何證明?」朴有天笑問。

「我……」金俊秀紅著臉,腦子裡突然想起了金在中對他所說過的話,最後嘴上便順著那話一同說出口,「我要用我的屁股留住你。」

朴有天睜大了眼看著金俊秀,笑得更樂的說:「朕哪那麼淫蕩?」

金俊秀吻上了他,嘴上也壞笑的回道:「是不是淫蕩脫了褲子就知曉了,是不?」

朴有天一個翻身,隨後也脫了金俊秀的褻褲,然而給了金俊秀一個既是好消息卻又是壞消息的消息,「朝政所有大小事都告一段落了,朕從明天就能天天來陪你。」朴有天握住了金俊秀的寶貝,然而笑說:「朕會天天疼愛你的。」

「不……。」

「好好用你的屁股留住朕吧。」朴有天邪笑便吻住了金俊秀的唇道。

「怎麼我丈夫會是你……」

「緣分嘛……」朴有天吻了他,又說:「緣來,自然就是你。」

「嗯哈……。」

「朕愛你。」

 

 

全文完。

 

噁心巴拉的結尾,寫的我都起雞皮疙瘩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