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他與沈昌珉吃冰的計畫又再次泡水,也從考完期中考以後,沈昌珉便也沒再與他有連絡過。

所謂的沒有聯絡並不是在生活上沒有碰頭,但也僅僅是吃飯,偶爾一同上社團練習,再來就什麼也沒了。他們已不如當初會相互相約出宿舍吃東西,也由於朴有天與金俊秀通通知曉他有嗜睡症以後,朴有天幾乎每日都比他早回至宿舍,除非看見他平安的上床睡覺,不然朴有天是寸步不離,似乎是害怕他會猝睡一樣。

不能否認朴有天的個性很大媽,但確實在這般的看管之下,他生活上的安全係數是提高了,不知是金俊秀叫朴有天得這麼做,還是沈昌珉逼迫朴有天要這麼做,他不曉得。雖說如此被人照顧,他很感恩,但他心中始終知道,自己不可能跟吉他以外的人有所娛樂,這點他很清楚。

「他睡著了嗎?」沈昌珉站在門口,對著來應門的朴有天問。

「剛剛睡了。」朴有天伸了一個懶腰,又說:「我等等洗完澡要去找俊秀,跟你換一下房間。」

「隨便你。」

沈昌珉說完人便走了進來,他安安靜靜地朝床邊走去,垂頭看著崔珉豪的睡顏,聲音便對身後的朴有天輕聲問:「他越來越會睡了嗎?」

「好像有喔,比平常更早睡了。」

「他有吃東西嗎?」沈昌珉又問。

「這個我不知道。」朴有天誠實的搖頭說。

事實上要全責讓朴有天來照顧是不可能的,朴有天系上也有自己得忙的事情,相對不能如看護一樣地看照崔珉豪。朴有天的能力基本上還是有限,再者,因為對象不是金俊秀,所以照顧起來相較之下也不可能無微不至。朴有天抬頭看著沈昌珉的側臉,臉上笑得有些噁心的問:「你該不會喜歡這個睡美人吧?還是下學期我跟你換房間?」

沈昌珉的表情很冷靜,技巧性地迴避了朴有天第一個問題,然而很俐落地針對第二個提議提出了看法來,「我就是來跟你說這件事情,下學期我們換房。」

「你真的……」

「感謝我成全你跟金俊秀。」沈昌珉瞪了他一眼說。

朴有天冷笑了一聲,說實在,他心中是不以為然。只是沈昌珉是基於什麼立場來照顧眼前這位崔珉豪,他看不明白,畢竟沈昌珉與崔珉豪的感情並沒好到哪,若是要懷疑沈昌珉喜歡崔珉豪,客觀上的情狀又顯得這理由實在太過牽強。但朴有天也沒有多想,反正換房間這件事情對他而言是好事一件。

朴有天拿了自己的衣服,人就朝浴室走去了,留下沈昌珉與崔珉豪在臥房內。

由於期中考剛考完,社團又有成發要表演,沈昌珉可說是很忙。除了成果發表會以外,還有另一件事情也讓他忙得不可開交,這件事就是關於崔珉豪的飲食。在考完試以後,他花了點時間去做了一些飲食學的業餘研究,打算替崔珉豪設計出一套符合嗜睡的飲食標準,能讓崔珉豪可以順利餓醒,但卻不會傷到胃脾的飲食計畫。

太多事情都擠在一塊了,所以自然與崔珉豪的連繫時間就少。當然,也因為崔珉豪的嗜睡症漸漸變得嚴重,沒辦法參加成果發表會,也很少再去社團練習,所以他要遇上崔珉豪的機會必定是縮水。除了偶爾中午吃吃飯以外,其他時間他們幾乎是沒再碰過面。

沈昌珉坐上冰涼的地板,一個人看著崔珉豪發呆。

事實上他並不曉得為何自己會如此想幫助崔珉豪,也許是在他們彼此相見得第一面,他就覺得崔珉豪很好相處,也有可能是因為得知崔珉豪患有如此麻煩的症狀後,讓他想幫助崔珉豪。但無論幫助的時點是在何時產生,他只曉得自己心中的一個信念,就是成為崔珉豪的朋友。

自從上回聽見崔珉豪對他訴說的苦衷以後,他一個勁的就想與崔珉豪成為能夠休戚與共的好朋友。可能是因為崔珉豪是他在生活中遇上的第一個病患,所以讓他更覺得自己得好好照顧眼前這人。不論崔珉豪以前的生活會有多糟,他只想讓崔珉豪現在的生活不再那麼糟。

只能說,他本質上就是鐵漢柔情。外表看來好像不可一世,但事實上他卻是個比誰都還要關心世人的普通人。最佳的證明,就是他對崔珉豪的付出與努力。明明彼此間相處沒有多久,可他就能像個醫生一樣,有醫德的想扶持病患走出被病魔所纏身的陰霾。

他與崔珉豪之間並沒有任何義務關係,但在他的心中,他告訴自己,崔珉豪這人,他不能夠放棄。也許是從古典吉他以及崔珉豪指尖上的繭發現,崔珉豪這人已是孤單太久,所以從今以後,他想帶著崔珉豪一同看看眼前這世界,縱然他只懂得小吃店,而不懂其餘的良辰美景。

「喂,不是我愛說,你這樣很像一個癡漢期盼自己心中的睡美人睡醒一樣。」朴有天擦著頭髮,臉上相當不屑的說。

「你快去找你的金俊秀吧。」沈昌珉也沒好氣地回。

「你該不會也是Gay吧?」朴有天直接的問。

沈昌珉抬眼看了他,搖頭道:「我不是。」

「你可別最後讓珉豪愛上你,如果他知道你都為了他做了些什麼,他可能真的會愛上你。」

「他也不是Gay。」

朴有天聳肩的說:「你不要以為只有Gay才會愛上Gay。」

後來的朴有天離開了,而他,也只是安靜地留在崔珉豪的床邊,想著朴有天最後所說的話。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