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你媽的OOXX……你他媽的XXOO……」

「俊秀,不如一起辭職吧!我他奶的也不幹了!」

「不行!辭了我們哪找工作!」

「那……」

「罵一罵就算了。」

「……」

金在中掛了電話,嘆了口氣就朝著客廳走去,他坐上沙發,也沒什麼心情看什麼電視,他總覺得天底下的人應該沒人比他們還要悲慘了。現在回頭想想,他還真夠狼狽的想不起為何自己當初會與金俊秀與崔珉豪一同繼於情趣用品商這塊來作發展,不過正確的說法應該說,他們的選擇並沒有錯,確實生活上也有了能夠支應的薪水,但唯一的錯,就錯在他們三人遇上了『魔王』。

其實他很不想承認自己的上司比他還能幹,但確確實實,所有的證據歷歷在目,鄭允浩就是能幹,不然要如何養起加工廠的所有人?

鄭允浩這人,在他第一眼看見時,他打從心底被騙得徹底,以為鄭允浩是個好相處的老闆。沒錯,鄭允浩的外表就是寫著『我很負責,我很正直,我很公私分明』,這些不用透過與鄭允浩相處他也能感覺得出來。只是,直到他們正式相處之後,他是更確定鄭允浩臉上所寫著的這三個特點。

鄭允浩不吝嗇的將負責、正直、公私分明發揮得徹底,而他就是那位被鄭氏道理貫徹到底的受害者。

事情的發生說嚴重不嚴重,但卻是已達讓他無發招架的地步。

「在中,你忙嗎?」鄭允浩湊近了他的耳邊,輕聲問。

本是盯著電腦上的設計稿的他,嚇的抬起了頭,用著天生好看的藍眸盯著鄭允浩正經的臉答:「只剩這個設計稿。」

鄭允浩點了點頭,站直身子便說:「等等我有一個設計問題想跟你討論一下,忙完來我辦公室。」

「好的。」他也點頭答道。

事實上到目前為止,他都覺得這樣的鄭允浩並不會讓他覺得感冒,可當他將手頭上的工作完畢以後,真正讓他感冒的事情便發生了。

「你看一下,你覺得這鋼珠裝在這裡好嗎?」鄭允浩手中拿著最新系列的情趣用品,指了上頭加裝的滑動鋼珠又說:「這回沈昌珉的設計似乎很完美,我覺得好像沒有加的必要。」

金在中吞了口口水,看著眼前的實品,不知為何,他想起了崔珉豪的屁股。他也許能夠體會鄭允浩所說『沈昌珉的設計似乎很完美』的意思,畢竟這是崔珉豪犧牲自己的屁股所換來的成品,設計上肯定是符合人體工學,這絕對毫無疑問。

「不然……我們就別加其他東西,幫忙上色就行了。」金在中認真的說。

鄭允浩想了一會,眼神正直的看著他說:「不行,我們加工商至少要想出道具以外的輔助器材。」

「可是這樣會不會本末倒置?」

「不會,為了客戶的幸福,我們必須想。」

鄭允浩話說得正經,但他卻聽得像在放屁。

「拜託,如果這個商品本身質量就足夠,我們沒有必要破壞它。」

他有些動怒了,再如何,他都不想因為加工廠的加工行為破壞了沈昌珉利用崔珉豪的屁股所做出來的高檔情趣用品。他不懂為何鄭允浩老是替客戶的需求著想,加工廠有加工廠的使命與本分,但為了不破壞商品本身的質量,他認為鄭允浩不該那麼正直的否決他的看法。

鄭允浩是看著說話聲音有些理直氣壯的他,他也看著鄭允浩沉默,本以為鄭允浩大概也會生氣,不過當鄭允浩又說話時,他真的覺得鄭允浩生氣可能還比較好,「不然,我們來研究看看這個商品加裝前與加裝後的感覺有什麼差異。」鄭允浩冷靜的說。

他聽見了這話,人便不寒而慄起來。難道……他的命運得跟崔珉豪相同?

「如何……研究?」他問。

鄭允浩的眼神一絲害羞的成分也沒有,便說:「我想找你試試看,畢竟這套商品是以男同志為主的設計。」

果然,他沒想錯,對於什麼都負責以及看待事情都很正直的鄭允浩而言,他就知道鄭允浩會如此大言不慚的向他提出這種要求!

「我拒絕!」他用力的拍了鄭允浩的辦公桌又說:「這個商品沒有必要再加工!我堅持上色就好!」

「可是……」

「沒有可是!這回商品有它的特殊性,我們不能破壞!」

鄭允浩閉上了嘴,看著嘴中略微喘氣的他,最後卻是出乎意料的妥協道:「我明白了,謝謝你的意見。」

這樣的態度,讓拍了辦公桌的他不禁感到羞愧。究竟是為何鄭允浩都不會對他發脾氣?他們倆人隸屬關係持續雖然有些久了,但鄭允浩也不至於對他這麼好。翻桌這種事情他不是第一次,可就沒見過鄭允浩對他發過脾氣。

嚴格說來,比起朴有天,鄭允浩算是一個不錯的老闆了。

只是硬要挑毛病的話,鄭允浩的正直讓自己不懂轉彎,他深怕,若是哪天鄭允浩沒如今天一樣會轉彎,那時,他是不是真得貢獻屁股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