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在中將與鄭允浩所討論的商品該不該加工的問題,結論給告訴崔珉豪了。當崔珉豪聽見時,他心中是有那麼點高興,但並不全然。不過他至少感謝了金在中的堅持,好讓自己的屁股沒有白白被犧牲。

崔珉豪在沈昌珉的旗下工作也有一段時間,他還是第一次遇見有商品不用加工只需上色的情形。他並不曉得沈昌珉知不知道這件事情,不過他想,他應該也沒有告知的義務,畢竟金在中只是想告訴他,這次的商品多虧了他的屁股,所以成功造福了社會。

他的屁股已不知道犧牲了多少次,但有所回饋倒是第一回。

今天崔珉豪上班時臉上多了幾分笑容,對於自己的工作他也算是多了一點信心。自從答應讓沈昌珉拿自己做實驗以後,他在職場上的笑容就變少了。雖然沈昌珉每回的實驗都很尊重他的意願,也讓沈昌珉忍下了自己的拳打腳踢,但他至今還是不能習慣。畢竟那麼私密的那方讓人給做實驗,按照常理來想就不太合乎邏輯,更不符合一般社會的正常期待,畢竟肯定沒人想過進來情趣用品製造商還得脫褲子的。

由於最近銷售了新的產品,現在公司還挺閒的,崔珉豪也就順便替了公司月底的功績做了個帳,便將做好的帳本拿進了沈昌珉的辦公室裡。他踏進沈昌珉的辦公室時,沈昌珉似乎在講電話,他的耳朵聽著談話內容,又看了看沈昌珉的表情,說真的,他聽不出個所以然,也看不出個結論。

沈昌珉一直都是個喜怒哀樂不形於色的傢伙,就算沈昌珉真有哪裡高興或不高興,也不會有人知道。

他乖乖的站在沈昌珉的辦公桌前,直到沈昌珉掛上電話後,他便將帳本放上沈昌珉的桌上,「沈先生,這是這個月的帳。」

「嗯。」

對於沈昌珉簡簡單單的回答,他是看慣了,事情交代完他便也轉身準備離去,按理來說,沈昌珉通常不會將人留在自己的辦公室太久,不過這回,他卻被沈昌珉一語叫住,「珉豪。」

「嗯?」他有些疑惑的轉過身看著沈昌珉。

「這次的商品聽說只有上色,不需要加工,是個很完美的商品。」

他點了點頭,但並沒有告訴沈昌珉這件事情他已從金在中的小道消息得知。

沈昌珉是突然站了起身,那身長是讓他抬起了頭盯著沈昌珉的面容看,只見沈昌珉一手拍了他的肩道:「這都是你的功勞。」

明顯嚇了一跳的他,是愣了幾回才答:「沈、沈先生也有功勞……。」畢竟在實驗室裏頭將他身體本能以及所有感受給喚醒的就是沈昌珉,他還記得,當初為了打造這次的強打商品,他被沈昌珉連續操了快一個月,可當然不是連續不間斷,可能一個星期操四天,三天放假,縱然沈昌珉沒給他無薪假,可想起那段日子,他還真覺得自己的身子真的吃不消,就算自己以前是田徑隊的,身子也奈何不了沈昌珉操他的威力。

他看著沈昌珉的臉蛋,知道自己的笑容笑得相當僵硬,雖說商品完美是件好事,但他卻一點也不覺得有什麼好光榮的。本以為沈昌珉只是想謝謝他之類的,結果沒想到沈昌珉是答謝完以後,又給他一個相當震撼的消息。

「由於這次商品太完美,消費者希望我們能夠推出一系列的產品,可以珍藏以及蒐集的那種。」

老實說,聽見這樣的消息他突然很想從沈昌珉的身後的窗口跳下去,但他的腦子思緒仍然保持清晰,給了沈昌珉一些能夠省自己麻煩的意見,「不然我們製作公仔之類的?小巧玲瓏的,不是更好珍藏?」

「消費者的期待應該不是模型,消費者會買當然不是像在蒐集模型一樣的珍藏,而是能使用,能擺放。」

「所以要設計一系列爽死人又能在家當裝飾品的商品這樣嗎?」他皺著眉問。

「大概是吧。」沈昌珉嘆口氣說道。

「那還得補充幾種不同系列?」

「加工商認為再多增加四樣。」

「四樣!?」他尖叫道。

一個商品他就得花一個月讓沈昌珉去實驗,四樣商品還得了,讓他直接靈魂飛上天算了。

他在沈昌珉的辦公室裏頭轉起圈來,左走右走,似乎很不願意接受這次加工廠那邊所提的意見。雖說可以直接迎合消費者最需的需求,但苦就是苦到他,當然另外還有一個風險,若是他堅持不做,公司可能就沒有收入,從事商品設計的他們就是得不停的推陳出新,不然容易被消費者所屏棄。就算沈昌珉的公司有多威,也難保商場上不會突然出現個人才來後浪推前浪。

他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心中安分不下來,直到沈昌珉一把抓住了他,他才有些冷靜的看著眼前的沈昌珉。

「別一直走,你沒辦法配合的話……」

「我可以!」他馬上道。

他害怕沈昌珉的下一句是想說類似開除他的話,所以他乾脆就直接的接了這個案子。

「那這一切就不是問題。」沈昌珉似乎是鬆了一口氣說。

對於沈昌珉而言,當然不成問題,但之於他來說,問題才剛剛要開始而已。

「沈先生……我可以放無薪假,所以請你……」

「不用,我會讓你有足夠的休息時間,而且照常給你薪水。」

「呃,謝謝。」看來沈昌珉似乎是知道他的難處,所以才會這麼跟他說吧。

「那就從明天開始研究。」沈昌珉放開了他的手,輕聲說。

「明白了。」

他走出了辦公室,回到自己的座位後拿起手機,他在手機上頭打了幾個字後,便發送給了金在中。

『拜託請你以後都在商品上加工!』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