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仁煥上了小學以後,金俊秀的生意也正是興旺,好在金仁煥長大不用人操心,讓他也有了多餘的時間能夠經營洋果子店所擴大的版圖。在這些年間裏頭,有關於店裡的事情金俊秀全權交給了金在中來處理,突然的回歸還真讓金俊秀自身不曉得該從何做起,不過他心中卻是有些高興。可至於是為了什麼高興,這點他自己也說不太清楚。

可能是金仁煥健健康康的長大了,到現在他還是覺得很神奇,沒生過孩子的他,卻養大了一個孩子,這種感覺只能說是種佩服與驕傲。然而,另外一個慶幸的事情,大概就是他與朴有天之間的感情保持的不錯,誰也沒逾越不該跨越的那道界線。

這麼多年了,他不曉得朴有天是否另有新歡,事業做得有多大,對朴有天的消息不聞不問是他一慣的作風,至今仍沒有變過。而朴有天也相當的配合,當初說好的約定,朴有天從來沒有破壞過。朴有天不曾在金仁煥面前自稱自己是『爸爸』,也不曾向金仁煥透漏過他的身世。朴有天很守信用,他最大的父愛象徵,就是送金仁煥一系列的鋼彈模型。

日子說快不快,雖說金俊秀與朴有天沒回復至他們當初的親暱關係,可彼此卻也在時間的研磨裡,磨出了第二平衡。曾經的傻子已不再傻,而曾經的痴狂也已不再痴。

朴有天的工作不斷,所以能待在金俊秀身邊的時間也不長,金俊秀為了不讓朴有天的壓力太大,他也養成了傳簡訊給朴有天的習慣,可倒是沒進一步的打過遠洋電話來問候朴有天。朴有天似乎也習慣了與金俊秀相處的模式,大概是覺得了勝於無,所以也沒再向金俊秀抱怨過什麼。

其餘身邊來來往往的朋友,誰也沒再提過金俊秀與朴有天的事情,也許是大家都忙了,生活各自有各自的準則,沒辦法只活在八卦當中。他們陳年的風塵過往,也形同雲煙般的煙消雲散,關心的人大概沒剩幾個,就連當事人自身,似乎也將這些事情封在心底,不是沒有記憶,而是彼此默契的不想提及。

「爸爸,我今天考了一百分!」金仁煥的小手牽著金俊秀的大手,抬頭高興地說。

金仁煥今年已升上五年級,老實說,金仁煥的成績會這麼好似乎是出乎他的意料,雖然他的成績也讓他有能夠上大學的程度,但在他自身的印象裡,自己並不屬於一個很會念書的人。不過後來他仔細地深思熟慮了一翻,他才想起,金仁煥不可能基因遺傳到他,因為金仁煥是朴有天所生。

這些年的角色扮演,原來早已以假亂真。

「哪一科一百分了?」他問。

「數學!」金仁煥抬頭笑說。

他臉上緩緩地笑了起來,果然他沒有想錯,金仁煥真的遺傳到了朴有天的基因,數學這種東西竟然跟朴有天一樣,拿了一百分回家。

「那爸爸買一本日記本給你好不好?」他停下了腳步,又說:「去你最喜歡的文具店。」

「可是這樣……我會有兩個禮物。」金仁煥猶豫地說。

看來一直以來金俊秀的管教是偏嚴格了一點,連禮物上的挑選也讓金仁煥曉得,一次只能選一個的習慣。不過他倒是好奇,金仁煥嘴中所謂的兩個禮物指的是什麼。

「為什麼兩個?」

「因為有天叔叔說我如果有考一百分,就會買給我鋼彈。」金仁煥有些害怕地說。

「既然當初約好的,那就沒關係。」

「噢,謝謝爸爸!」

不能否認,其實就算他與朴有天再如何的不熱絡,朴有天的人影與氣息也滲透了在他們這對父子之間。可能是血緣的關係,也可能是他與朴有天的緣分,所以他們三人才會如此形影不離。金仁煥的房間幾乎是堆滿了朴有天送的鋼彈,雖說金仁煥在天資上是遺傳了朴有天,不過倒是在宅男這方面,似乎是遺傳到了他自己。回想起來,就算現在他手牽的這個兒子是朴有天與他人生的,可他怎麼看怎麼想,他總覺得就是自己與朴有天生的一樣。一切都活得太貼切也太自然一點。

他心中不禁地想,也許他能夠將自己與朴有天的秘密埋藏一輩子,直到他躺進棺材裡的那一刻,他都不會告訴金仁煥的真正身世。其實他是個自私的人,與其讓金仁煥曉得自己非生父,不如讓金仁煥一輩子都以為他是生父,他貪著朴有天的感情,也貪著朴有天送他的禮物,他曉得,他一直都是個罪孽深重的人,只為渴求眼前這安穩恬靜的幸福。

但他卻從未想過,其實風聲也有會背著他而走漏的一天。

真相總是紙包不住火,那時,幸福會離他更遠,還是離他更近?或者重新讓他握在手中,抑或如他與朴有天的結婚證婚同是化成骨灰?

一年後的今天,金在中偷偷約了金仁煥,像做賊一般小心翼翼地道:「叔叔有事情跟你說,你可別告訴你的爸爸還有其他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