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頭來,他還是沒有勇氣接受朴有天。

他將日記本寫完以後,便擺回金仁煥的書架上。事到如今,他打從心底的認為,他與朴有天是不可能有什麼美好的未來,縱然他曉得自己是自私,自己是優柔寡斷,可已繼定的事實,就算他再如何想重新挽回,大概也是為時已晚。

讓金仁煥的知道自己與朴有天的過去是多麼錯縱複雜與愛恨交加,他有些不知道以後的日子,他該拿什麼顏面來面對金仁煥。一個十二歲大的孩子能夠如此看重這件事情,甚至連卡通都不爽看,他想,這件事情的衝擊可能對金仁煥也不小。有誰能夠在一個充滿謊言的家庭裡看見真相後,還能保有應有的理性與智慧?

顯然他已沒有理性與智慧,導致他不曉得自己該如何為這件事情挺身而出。他本想將自己寫在日記本上的那些話再給撕掉,但他想起金在中對他所說的話,如果自己再這麼自私下去,也許早以該結局的他這輩子可能都無法收尾了。自始至終,最可惡的不是誰,而是他自己。所以他還是沒將那頁日記給撕爛,已經明朗的真相,說真的也無多餘的心力再加隱藏,因為已藏不了。

那本日記本,到金仁煥放學回來以後,他也不知道金仁煥是否有看,只是一人站在廚房內忙著煮晚飯,待他準備好晚飯後,他一如既往的叫金仁煥出來吃飯,就當作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而金仁煥卻也如他一般,什麼也沒過問。他們父子倆表面上都對這件事情不好奇,但事實上是如何,只有他們自己知曉。

他們安靜與沉默的將這頓飯吃完後,金仁煥在要走進房裡時,抬頭對著收著碗盤的金俊秀說:「爸爸,這次咖哩有進步!」

他垂下了頭看著小傢伙,點頭微笑問道:「今天看不看卡通?」

「當然看!」金仁煥笑答。

他心中的大石子欣然的放了下來,其實真相沒有很駭人,最駭人的是自己內心所生的懼怕與膽小。

後來,日子大概也過了兩三天,金仁煥便向他提議要一同去遊樂園玩。以前他們父子倆最休閒娛樂的地方就是遊樂園,雖然不常來,不過也比一般孩子來的次數較多,一來他自己很喜歡遊樂園,二來也是因為金仁煥也喜歡,所以他們常常來光顧這遊樂園。雖說金仁煥與朴有天很相似,連個雲霄飛車都不敢坐,不過他仍是不嫌花錢的常帶金仁煥來玩,畢竟這裡充滿了許多有關他年輕時的回憶。

本以為今日同然是只有金仁煥與他的約會,可誰知卻又摻了兩人進來。一人是金在中,另一人是朴有天,雖然人數上有些出乎意料,不過他們四人仍然成行,開車就前往遊樂園。票一買完,金在中就與金仁煥不見人影了,徒留朴有天與他這兩個老男人站在遊樂場上傻眼無盡,之後的他們才發現,原來他們中了自己兒子的伎倆。

「那我們自己去玩吧。」他率先說。

朴有天轉頭看了他一眼,眼中是埋藏不住的驚訝,語氣倒是欣喜的說:「好久我們沒單獨出來約會過了。」

本是要走的他,聽見這話,身子便轉過來看著朴有天幾會,臉上有些笑容道:「走吧。」

他們就像年輕時一樣,金俊秀就帶著朴有天去玩些他盡是想玩的遊樂設施,從最恐怖到最單調,這一路玩下來,朴有天不得不讓自己休息,估計在這麼跟金俊秀一同玩下去,他的命大概就得折十年壽老天爺了。金俊秀趁他休息的時候還去買了些涼飲熱食,他就乖乖一人坐在長凳上等,看著金俊秀在攤販前排隊的背影。

他想,也許今天他能夠將過去的事情說開,今天是金仁煥特地為他們安排的,若是他無所作為,恐怕沒辦法達成金仁煥的期待。回想起前幾天,金仁煥拿著日記本來找他,叫他務必要看金俊秀寫的那頁,那時,他才哭得比自己的孩子更像個孩子,不過也是從那時,他才知道金俊秀心中一直以來的缺憾是什麼。

人,真的是長大以後就忘了以前當孩子時的單純。不僅思路單純,想法單純,連解決問題也很單純。何苦得隨著繞地球好幾圈以後才會得出答案?這一路走來,他與金俊秀都走過太多的冤枉路,不過再如何冤枉,他們最慶幸的,是彼此的不離不棄。

感情雖已出現破綻,但他們卻沒想過,破綻也是能有修復的一天。

從前,他一直以自己的彌補就能修補破綻,可後來他才有所領悟,其實自己不該以彌補的心態來與金俊秀連繫,而是得以愛的心態,來與金俊秀心連心。

他看著金俊秀朝著自己的方向走了過來,然而將手中的食物全然遞上他的大掌後,他便也順勢提起勇氣對著金俊秀說:「孩子讓我看過日記。」

金俊秀臉上的表情變化不大,似乎早已料到金仁煥會這麼做。

「對不起俊秀,對於我出軌的行為,我向你道歉,對不起。」他手上的熱食一口也沒吃,認真的看著金俊秀的側顏說。

金俊秀捧在手中的熱食也沒動,只見他緩緩轉頭看向朴有天,臉上幾乎是發自內心的笑了起來,睽違十幾年的笑容,朴有天是睜大了眼一次看得夠。在歲月的折磨理他們不是沒有變過,面容變了,心也變了,但朴有天明白,金俊秀的笑容意涵從沒有變。

「我也該道歉,讓你等這麼久。」金俊秀說。

直到這一刻,金俊秀才明白原來自己並不是不夠勇敢,一直以來,他等的就只是一個誠心的道歉。

「那……你能重新愛我嗎?」朴有天問。

「你台詞說多了,連這種肉麻話也敢搬上檯面來講。」金俊秀調侃道。

「我是認真的。」

金俊秀的鳳眼看著前方的人潮,最後是咬了一口自己拿在手中的熱食,輕聲說:「沒辦法重新。」

朴有天似乎有點失落,便垂下了頭沒說話。

「因為我一直都愛著你。」

其實他們不奢求什麼,能求的只有一樣。

他們的愛情在哪落幕,他們便在那一同殞落。

果然,當真相已不再只是心中的裝飾品時,他們覺得世界變的明朗,而他們的感情也隨之變的更堅韌。

愛情,不是只有激情與甜蜜,顯然他們都已明白這一個道理。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