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的美好假日,朴有天、鄭允浩與沈昌珉仨人卻無法與其他人一樣一同享受假日的風光明媚。他們三人約在一家常碰頭的餐飲店,公事包裡頭各自都裝了與商品相關的企畫方案,這場聚會就如同公司的股東常會,每年或每個月都得召開的三人會議,沒有他人,就只有他們。

對於公司即將推出的行銷手法,朴有天不會一人獨攬大權,他會過問鄭允浩與沈昌珉的意思來將商品的特點與實用放大化,將自己即將施展的代理方案與鄭允浩及沈昌珉這二魔頭討論,看是否符合當初他所製造的用意與目的。

這場會議之所以沒有智囊團的出現,也是一向做事細心的朴有天提議。老闆與老闆間的對談,最怕的就是公司員工將營業秘密盜取,還有一些公司未來的經營方向與遠志,若是要讓公司順利無阻礙的成長,所有的程序與計畫只能龍頭之間知曉,這也確實能是保住公司營業秘密的手段。所以只要朴有天約鄭允浩與沈昌珉聚會,他們都已習慣不帶秘書或其他人來參與,縱然各自心上都有無敵信任的心頭肉,但他們還是有默契的選擇不帶在身邊。

三人一到場後,他們點了些餐點,便開始這次代理企畫的討論。

「這次的商品能說是原汁原味,色彩樸素不讓人覺得膩,為了配合你們製作的商品品質,我挑了這個模特兒。」

朴有天拿出了封面的設計稿,他們三人的眼眸就看著上頭的模特兒。

「不,這女人不適合。」鄭允浩說。

「感覺很怪。」沈昌珉也贊同鄭允浩的說。

朴有天是嘆了口氣,對於鄭允浩與沈昌珉的反應,他似乎早已有料想到,「我就知道你們會這麼說,但沒有比這女人更清純了。」

雖說商品的本質是適用在一般人俗稱的『性愛』上面,不過由於設計方面真也看不出來是情趣用品,用色也不如以往的鮮豔,若是找一般人看了覺得很騷的模特兒,是絕對與這次的商品違和的。不能否認,這回的商品效能與外觀都設計的比以往還棒,要找到能夠符合商品本身氣質的模特兒,對於他們而言都是種困難。商品本身的條件太好,若要符合商品,他們就必須找到與商品條件相當的模特兒。

「難道沒有別的人選,男人也可以。」沈昌珉提議說。

朴有天聞言,臉上是笑的變態的說:「那我倒是有個不錯的人選。」

鄭允浩一見朴有天的笑容,就曉得朴有天心中所謂的人選是誰了,「你該不會要你那個最中意的員工出來當模特兒?」

「有何不可呢,他看上去是那麼純潔,肯定與這次你們所設計的商品符合的。」朴有天笑著又說:「還是你們也有不錯的人選?」

沈昌珉搖了搖頭說:「我的助理最近與我忙著研發另一系列的商品,無法。」

「我的助理不會肯的。」鄭允浩也正直的說。

「那就派我的特助上場吧。」朴有天滿意的又說:「我會好好調教他的。」

鄭允浩與沈昌珉都沒有異議,不過鄭允卻倒是有些納悶的問:「你的特助……你不是說你喜歡他?」

「是阿。」

「那你怎捨得讓他出現在產品包裝的封面上?」鄭允浩皺眉道。

「你的意思是要屋裡藏嬌才算合理?」朴有天反問。

「通常是。」沈昌珉答。

若真的要論,其實鄭允浩與沈昌珉偶爾會對朴有天的行為有些不明白,他們雖說沒見過金俊秀,但倒也從朴有天的嘴中得知朴有天自身很中意金俊秀,甚至有想把金俊秀這號人物給拐上床的衝動。他們還聽朴有天曾說,金俊秀是他幼稚園時期的救命恩人,但至於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一點朴有天沒有跟任何人提。可先不管金俊秀與朴有天的前因後果,鄭允浩與沈昌珉都一致的認為,若朴有天喜歡金俊秀,應該不可能如此大愛讓金俊秀去做情趣用品的模特兒。

簡單來說,情趣用品的模特兒工作性質不易,衣服說脫就脫,雙腳說開就要開,朴有天於心何忍?

「你們放心,既然這次商品如此清純,自然是不會有太大尺度的設計。」朴有天微笑的又說:「我真懷疑,你們馬上替自己的特助拒絕來擔當模特兒的工作,是不是你們……也相當『中意』自己的特助?」

鄭允浩聞言,很嚴肅的搖頭道:「員工跟上司是不能談戀愛的。」

「這什麼老古板的思想。」朴有天嗤之以鼻,又問:「你呢,昌珉?聽說你都拿特助的屁股做實驗,除了做出商品,難道沒有做出感情?」

沈昌珉雙手抱胸,只是淡聲說:「我只是覺得他的配合度很高。」

「都這年頭了,你們他媽還裝什麼聖人。」朴有天點燃了香菸,輕輕的吸了一口說。

其實朴有天才沒有興趣了解眼前這二魔頭的感情是如何,他只知道,自己絕對不會放過金俊秀,而這次的商品模特兒他也決意要讓金俊秀來擔當,並且由他親自調教。難得在十幾年之後又遇上了這個幼稚園時拯救他的小太陽,除了霸占金俊秀這條路外,他認為沒有更好的選擇了。無論是任何手段,只是能將金俊秀綁在身邊,他也在所不惜。

朴有天閒話家常的一句話,殊不知即將引發一場不可收拾的獵愛行動。

腹黑的哲理、正直的堅定,以及無息的真諦,待宰的羔羊,終逃不過羊入虎口的命運。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