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最近自認自己運氣似乎不錯,曾經交往過的小女友又在近幾日告訴他要返回他的身邊,說是要重新開始等等的漂亮話。當然生性樂觀的他在小女友的三言兩語之下就原諒了小女友先前對他的不體諒,因為他從來就不是個喜歡記恨的人。

然而,另一件讓他最快樂的事情,就是朴有天這陣子都沒有找他麻煩,他心中覺得很爽快。他不曉得朴有天是在忙些什麼,不過這對而言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他不至於每天都看見朴有天,也不用有一堆公務纏身,難得可以準時下班,跟小女友約會的時間變多,也跟金在中相約酒吧喝可樂的次數也增加不少,說什麼他都得享受一下沒有朴有天的日子。至於為什麼去酒吧沒約崔珉豪?這個似乎是金在中的錯,透過金在中的解釋以後,他才曉得原來崔珉豪又開始『忙』去製作商品了,身為好朋友的他,除了祝福與祈禱以外,他是愛莫能助。

不過不管如何,他還是很高興這幾個星期不見朴有天的日子,可他殊不知,他心中所謂愜意的日子已經沒得過了。

在他還正喜孜孜心中洋洋得意時,辦公桌上的內部連線電話突然響了。

「企劃部金俊秀。」他說。

「俊秀啊,來我辦公室一趟。」

金俊秀一聽見這聲音,二話不說就將電話給掛斷,睜大了看著自己小手所按著的話筒,『他媽的,朴有天竟然又開始找他了!』

他驚慌失措的左顧右盼,皺起眉頭來的嘗試讓自己冷靜。爾後,他還是鎮定的在辦公桌上翻找自己時常用的記事本,又隨意在桌上拿了支筆,乖乖的走出企畫部等電梯。

本以為朴有天是對自己失了欺負的興致,或者是找上比他更好的惡整人選,但沒想到,幾個星期之後他仍是接到了朴有天的電話。怎麼他與朴有天的緣份如此之深?搞得好像他這輩子都沒辦法脫離朴有天的魔掌一樣。

事實上,朴有天就是打算讓他永遠無法脫離自己的魔爪。

「請進。」朴有天轉過身看著敲著他的門的金俊秀說。

金俊秀手中抱著筆記本,進門就率先嘆了口氣,鳳眼只盯著自己的手中翻開的筆記本看,他壓根不想看到朴有天,只想趕緊將朴有天派給他的事情記錄下來然後走人。朴有天就像是他的蛔蟲一樣,他心中所想的全然是被朴有天給看穿,所以也當他準備好要開始紀錄時,朴有天這麼說:「沒有要派功課給你,只想告訴你一件好消息。」

「什麼?」他最後還是破了功抬起頭看著朴有天的姣好臉蛋。

只見朴有天緩緩的朝他走來,微笑說:「從今天起本次的商品就由你來擔當模特兒,你暫時不用忙企畫部的事情囉!」

朴有天的語氣說得好像他中樂透一樣,但在他耳中卻是越聽越覺得這句話很不簡單,甚至是種無聲的噩耗。

「模……特兒?」他狐疑的問。

「對。」朴有天點頭答。

他搖著頭又說:「我哪有當模特兒的條件,而且我又不是專業模特兒。」

朴有天拍了拍他的肩,臉上笑得不懷好意的說:「你當然有條件,就是屁股。況且只要能夠符合商品的氣質,人人都是模特兒。」

朴有天耐心的解說,可就在金俊秀聽完這解說之後,他也拋開了所有禮節便在朴有天的面前罵了起來,「我才不要當模特兒!」

「不行,我花了這麼多時間替你設計出屬於你氣質的衣服與姿勢,你不能讓我的心血白費。」

「欸,話不能這麼說,你總得先過問我的意願吧!」

「有什麼好問的?」

「我有人權!」

「但你是我的員工,得聽我的。」朴有天雙手一攤,還邪惡的在他面前聳肩說。

看來憲法上保護的人權一點屁用也沒有,朴有天的意思很明顯,不聽話的員工就是會被資遣,這點規矩他很懂,所以一直以來才沒得選擇的活在朴有天的魔掌之下。可重點是,這事非同小可,在朴有天旗下工作這麼久了,難道他會不知道模特兒的工作內容?

「你他媽跟我開什麼玩笑?我要辭職!」他連勇氣都不用鼓起就直接的說,就算會餓死,他也不能出賣自己的靈魂!

朴有天雙手一個抱胸,壞心眼的看著他說:「你知道求職都會看推薦信吧?尤其你待過我這個上市的大公司。」

「那又怎樣?!」

「不怎麼樣,我頂多在你的推薦函裡頭寫你在團體當中是最不配合、又愛與上司頂嘴、不好管教,這些而已。」

「你……!」

「做不做模特兒?」朴有天的眼神突然凜冽,已不是嘻皮笑臉,這讓金俊秀明白,朴有天所開出的要求是不容反抗。

「做……。」

這就是小員工的悲哀,看來這回他的純潔靈魂是必須出賣,好讓朴有天可以買單。

「真乖。」朴有天又露出了笑容說。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