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大家頭上一直倒數的數字是什麼呢?同學都說沒有數字,可是明明就一堆數字。』沈昌珉坐在媽媽的大腿上,吃著包子問。

媽媽只是摸著他有些捲的短髮,輕聲笑說:『既然你都問了,媽媽就告訴你吧。』

他看著鏡子裡頭的自己,伸手揮著自己頭頂上方,日子過了十幾年了,如今他也考上了醫生,但卻還是看不見自己頭頂上的數字。打從他出生開始,也學會開口問問題時,他才發現能看見人們頭上的那串生命數字並不是人人都擁有的能力,但讓他最納悶的是,他能看見所有的人生命數字在倒數,可卻唯獨看不見自己頭頂上的生命數字。

記得從前,他還去過圖書館想找找看有無類似解說這種能力存在的書籍,又或者世上是否有人與他相同的存在,他甚至還找了些宗教學裡頭與天使和魔鬼相關的書籍研究,前前後後,他就是不見有任何人或任何書提及到他這樣的能力。

唯一的資訊,就只有來自母親小時候對他的口述而已。

他的母親告訴他,在母親年親時也曾擁有這樣的能力,不過這樣的能力似乎是天生的,並不像他是繼受了母親的能力而擁有的。母親說,自從將他生下來以後,她就再也看不見人們頭上的數字,可卻沒想到,原來這樣的能力是讓他給繼承了。

還記得,最後母親告訴他,擁有這樣的能力很偉大,但同時也很無助,因為每日就會如死神一般的看著一條條的生命結束。當他真正明白為什麼無助時,便是在自己親眼看見母親頭上的數字無情的倒數,而所有的醫療器材都使不上力,他才發現生命數字真正的無情。

活到現在,他沒有結婚,也從沒告訴任何人有關自己看的見生命數字的事情,不過這些數字倒是讓在醫院工作的他比一般醫生都勤奮,因為看的見數字的銳減,他就得努力的替患者向死神要更多的時間來延長患者的生命。只是每回與死神的談判皆未必會成功。

漸漸的,他也習慣身邊每個人生命的流動。

「珉豪,身體感覺如何?」

崔珉豪,是他第一個病患,不過由於崔珉豪當初發生的事故過於嚴重,所以住院也住快超過五年了,這些年頭,他每日都會來觀顧崔珉豪的病情,但與其說是觀望病情,不如說他是來看崔珉豪頭上的數字變化。今天的數字似乎比上次來的增多了,他總覺得崔珉豪的健康有漸漸康復的趨勢,所以死神才慢慢的將崔珉豪的生命數字還給崔珉豪,讓崔珉豪有足夠的時間可以倒數。

「感覺很不錯。」崔珉豪笑說。

他沒有看崔珉豪,只是在崔珉豪的病歷上記錄了一串的數字,只見崔珉豪又說:「醫生,我可以看一下我的病歷嗎?」

他抬頭看了崔珉豪一眼,點頭說:「可以。」便將病歷拿給了崔珉豪。

「上面寫的這一堆數字是什麼?」崔珉豪突然問。

他猶豫了一會,便說:「是時間。」

崔珉豪皺起了眉頭來,似乎不太明白他的話,而他只是又將崔珉豪的病歷拿回,輕聲說:「既然你的身體狀況有比較好,今天可以例外讓你在戶外多活動十分鐘。」

「這麼少?」崔珉豪有些不滿的說。

「很多了。」他說。

事實上,若是對一個送入急診室的患者來說,再多給予十分鐘的生命數字,無論是患者或是醫生都得感謝死神給予的寬容與待遇。只有十分鐘就可以決定能否將一個人的生命給救回。

崔珉豪是聳了聳肩,似乎是願意聽從他的指令,於是又問:「醫生你今天有空嗎?」

「幹嘛?」

「可以跟我去戶外走走嗎?」

「幾點?」

「現在。」崔珉豪笑說。

他輕嘆了一口,然而說:「走吧。」

待崔珉豪打理完畢以後,他半摟半抱的將崔珉豪扶出病房,慢慢帶著崔珉豪來至醫院的戶外場所。由於時間比較早,所以來戶外走走的病患偏少。他扶著崔珉豪一路走去崔珉豪所指定的一棵大樹下,崔珉豪的身子是慢慢的蹲了下來,然而用了自己的有些慘白的雙手挖著樹下的土壤。

他蹲在一旁沒有阻止,也沒有過問,直到崔珉豪從裡頭挖出了一個不大的鐵盒,他看著崔珉豪將鐵盒打開,鐵盒裡頭放了一些錢還有一些瑣碎小飾品。

「這個。」崔珉豪將盒子裡頭的錢拿了出來,遞給了他又說:「住院的錢,我會慢慢的還給醫生。」

其實他心中有些訝異崔珉豪的舉動,畢竟他從沒告訴過崔珉豪,健保給付以外的錢,都是由他自己掏腰包的,「不用。」但他還是拒絕收受。他又將崔珉豪白皙的手推了回去,不知道為何,他覺得心中有些心酸。若是他能夠用錢替患者買回一些時間,那麼要他傾家蕩產他也無所謂。只可惜,死神並不是那麼好賄賂。

「醫生……。」崔珉豪的神情似乎是快哭出來一樣,但他還是沒有妥協崔珉豪的要求,「我以後也要當醫生。」崔珉豪忍住了眼淚突然說。

他冷靜的看著崔珉豪的大眼,伸過手揉了揉著崔珉豪的腦袋,微笑說:「醫生不好當,是跟死神敵對的職業。」

「沒關係。」崔珉豪垂了頭說。

後來,他們又將鐵盒子一同埋進了樹下,然而他帶著崔珉豪在戶外走了幾圈以後,算算時間差不多,他便將崔珉豪帶回病房。他替崔珉豪打理完畢以後,拿起放在床上的病歷準備離開時,崔珉豪突然的向他問:「醫生,為什麼你每次都會看我的頭頂?」聽見這話,他心中覺得有些神奇,沒想到崔珉豪的觀察會如此入微,但也好歹相處了快五年,會被崔珉豪發現他有這樣的習慣感覺也挺正常的。

「不告訴你。」他笑說。

時間大概又隔了一年之多,崔珉豪的身體是成功康復,也重新回到了大學念書,不過由於他的成績未達醫學系的標準,最後便選擇護理系去進修,在求學的這段時間裡頭,崔珉豪一直都與他保持連絡,偶爾崔珉豪還會邀請他一同外出吃飯,當作是住院期間的謝禮。

「你到底是為什麼都要看我的頭頂啊?」崔珉豪揉著自己填飽的肚子看著他問。

他忙著繼續涮他的牛肉,沉默一會便說:「我在看你的生命數字。」

本以為這會是他心中最大的秘密,可卻連他自己也未想過,原來說出這個秘密的當下,他一點緊張感也沒有。也許是對崔珉豪的信任,也或許是認為崔珉豪會當玩笑看待,所以他才一點緊張的氣氛也沒有。

「生命數字?」崔珉豪睜大眼看著他,眼神是充滿好奇。

這樣的態度讓他是錯愕,怎麼崔珉豪沒當他在說笑?

「就是你還能活的時間。」他垂下了頭,老實的又繼續說:「每個人頭上都有,數字不斷的倒數,直到倒數至零時,我們就會死亡。」

崔珉豪想了一會,眨了眨眼道:「那……我的時間多嗎?」

「比以前多很多,大概可以讓你活到八十幾歲吧!」他嘴中邊吃肉邊說。

「那你呢?」崔珉豪反問。

「我看不見自己的。」

「所以……你在病歷上寫的這些數字,就是在看我的生命是增多還是減少嗎?」

「對。」他重新夾了新的肉片,丟進了涮涮鍋裡頭又說:「這樣比較好判斷病患的身體狀況,也才知道我還能跟死神爭取多少時間。」

「醫生,你好偉大!」崔珉豪笑說。

「不,真正偉大的,是那些看不到生命數字的醫生,就算時間倒數至零,還願意與死神爭取時間的醫生。」

「但是我還是喜歡醫生。」崔珉豪微笑說:「我以後也要成為像你這樣的醫護人員。」

他抬眼看了崔珉豪一眼,垂下頭沒再繼續說什麼。

後來他們結束了這頓晚飯,夜已深,他們兩人就走在人影闌珊的道路上,崔珉豪開心的與他說話,他也認真的聽著,不過就在他們走至斑馬線的中間時,崔珉豪頭上的生命數字急速驟降,他緊張得抓住了崔珉豪,然而左顧右盼,沒幾會便將崔珉豪用力的推上人行道路上,下一瞬間,一輛高速跑車則將他從斑馬線上給撞了出去。

「醫生!」

崔珉豪緊急的跑了過來蹲在他身邊替他止血,而他則是看著崔珉豪頭上的數字漸漸的回復。

「你……還可以活到八十幾歲。」他嘔了一口血說。

崔珉豪打了電緊急電話,眼眶是哭了出來,但他卻來不及給予安慰。

他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心臟跳動的每一下,直至心臟最後一次的大力跳動,他知道,自己頭頂上的數字,即將歸零。

「我等你很久了。」

他看著眼前的男人,男人的髮色很奇特,瀏海前是白色,後腦勺卻是黑色,但他仍是很冷靜的看著四周,然而問:「你是誰?」

「我是死神,叫金俊秀。」

他沉默了一會,似乎有些不相信的說:「死神這麼賣萌?」

「這麼說也太失禮了。」

金俊秀拉了自己的辦公桌前的椅子,然而坐上,這一瞬間四周是明亮了起來,他前後觀望了一眼,總覺得自己好像在辦公室一樣,而眼前的金俊秀則是賣力的打著電腦,就暫時將他晾在一邊。

「我在天堂還是地獄?」他問。

「我正在評估,你等等。」金俊秀說。

他安靜的坐在椅子上等待,沒幾會金俊秀便問:「你就是能看見每個人頭上時間的人?」

「嗯。」

「哦,天神傳了Mail來,我看一下。」金俊秀就自己忙東忙西,看上去就像個新手死神一樣,「好吧,天神要我收回你那樣能力,這樣你就可以返回人間了。」

「為什麼要收回?」他問。

「因為人不能知道自己能活多久,這是規矩。」金俊秀查了電腦又說:「不過至今你好像只告訴一個人你有這項能力。之前你的母親誰也沒說。」

「所以因為我說了,你就安排我被車給撞飛?」他有些不太爽的問。

「沒辦法啊,這樣我比較好聯絡到你。」金俊秀無辜的說。

他嘆了口氣,沒再給予什麼爭辯,只見金俊秀又對他說:「我用好了,請你將自己的指印按在這個電子板子上,這樣我就可以收回你的能力讓你返回人間。」

他一五一十的照做,可沒多久他不但沒返回人間,金俊秀還當著他的面尖叫,「你是不是跟你說過的那個人發生關係啊?」

「什麼關係?」他問。

「好比性關係,接吻等等。」

「沒有。」

「不過你的能力卻移轉給他了,你一定有跟他發生關係不然就是吻過他!」金俊秀有些懊惱的又說:「不然這樣好了,你回去告訴他,叫他不可以再跟下一個人說頭上數字這件事情,不然我會抓他過來。」

「那這樣我不就白白被車撞了?」他雙手抱胸不是很高興的說。

「怪我喔,誰知道你的能力移轉給他了!」

「那你怪我喔,我也不知道我什麼時候吻過他!」

「那你就是昏迷期間被他偷吻了啦!」金俊秀也不爽的說。

偷吻?

畢竟他在抓沈昌珉時,沈昌珉的能力還存在的,誰會曉得他只是延誤些時間辦沈昌民的案子,沈昌珉的能力就不翼而飛了?

「好啦,你都昏迷一個月了,快回去吧。」金俊秀又拿了另一個電子板出來,「麻煩把你的指印蓋在這裡。」

他又照做,然而這回他的靈魂成功的一瞬間就被吸回自己的身體內。難得的一口新鮮空氣,他緩緩的睜開了眼,看著窗簾被拉開的耀眼陽光。

「醫生?」崔珉豪不可思議的看著他,臉上笑起來便說:「你終於醒過來了。」

「是不是換你看見了生命數字?」他勉強的問。

「你怎麼知道?」

「你是不是偷吻了我?」他又問。

崔珉豪皺了眉頭,狐疑的反問:「怎麼你都曉得?」

他臉上緩緩的笑了起來,輕聲說:「你可別將能看到數字的事情告訴其他人,不然換你被車撞。」

「喔。」

「還有,下次不用偷吻。」

 

 

全文完。

 

靈感來源:http://www.youtube.com/watch?v=_JQiEs32SqQ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