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你!都是你!你為什麼這次的配色要那麼純潔啊!朴有天說因為我很純潔,所以要我擔當這次商品的模特兒啦!」

「俊秀……」

「我很純潔嗎!?我有那麼純潔嗎!?雖然我還是處男,但是我一點也不純潔!」

喀!

金俊秀罵完以後,不給面子的就將電話給掛斷了。

金在中也很無辜,現在可好了,當初提議說只上色時他卻害了崔珉豪得沒日沒夜陪沈昌珉再產出其他同樣是優等系列的作品,然而現在,本來鄭允浩想以鮮豔為主題,結果又是他的提議讓這次系列瞬間從美艷而回歸人性最原始的純真,害的天生就長不出心機的金俊秀來去擔當本次模特兒。

崔珉豪的悲劇看來又再次的重蹈覆轍實踐在金俊秀身上,他曉得崔珉豪與金俊秀各自的魔頭是什麼脾性,連續接到兩封的噩耗,他心中除了罪惡與歉疚外,似乎沒有其他情緒可以選擇了。不過他的心中,倒是另有打算。

今日一早,他比平常的日子些到了公司,因為他知曉鄭允浩有早到看資料的習慣,而那時間剛好也是公司沒什麼人的時候,要與鄭允浩商討些事情對他而言那樣的時間是再好不過了,畢竟他想說的話,他不太希望有其他人聽見。

「鄭先生,有空嗎?」他敲了鄭允浩辦公室的房門,藍眸有些哀怨的問。

鄭允浩放下手中資料,抬眼觀望他一眼,「有,什麼事找我?」

他往前朝著鄭允浩的辦公桌走去,舔了舔自己有些乾燥的紅唇,便在鄭允浩面的辦公桌前彎了身輕聲說:「能否……請你撤銷這次要發表的商品?因為我認為鮮豔的色彩比較適合。」

鄭允浩的雙眸很透澈,對於他的一翻話,鄭允浩似乎真的很認真的在思考,「我知道你的直覺與意見一向都值得採用,不過這次我必須拒絕。」看來他的協商結果是不盡理想,只見鄭允浩站起身子垂下頭又對他說:「代理商已將企畫案通過了,也準備開始針對商品的氣質與特徵做出適合商品的代理設計,如果真的撤銷,很多賠償是我們無法想像。」

鄭允浩站直了身子,雙手抱胸的看著遲遲說不出話的他,個性相當耿直的鄭允浩,基於對員工的厚愛,便也關心的問:「是什麼原因讓你想撤銷?」

他的藍眸瞧了鄭允浩的臉,可卻沒幾秒後便瞥了開來。事實上他很想據實以告,就算救不了崔珉豪,他至少也得盡朋友的義務來拯救金俊秀,但他又認為,若真將實話說出,他相信鄭允浩肯定不買單,畢竟鄭允浩很注重消費者的權益,不可能因為私益而對他妥協。

不過,他這回幾乎是豁了出去,雖然一直以來他都不是很喜歡鄭允浩這個魔頭,但他曉得鄭允浩信任他,也重視他,所以他打算利用這樣的信任與重視來賭最後一把!

「如果這次的商品可以撤銷重新設計,我不管什麼事情都會聽你的!」他激動的說,聽的鄭允浩是睜大眼來。

金在中的決心與堅定很明瞭,就只等鄭允浩最後的到底買不買他的帳。

「不,你不能聽我的。」鄭允浩說。

這回換他被鄭允浩正直的堅定給搞混了,現在鄭允浩是在演哪齣?

「我就是喜歡你的創意,如果都讓你聽命於我,商品會沒有生命,消費者就體會不到商品的好。」

他就知道鄭允浩又是因為消費者的權益思維而與他商談了,不過他仍是不放棄的說:「如果可以撤銷,無論以後你想做什麼我都配合!」

鄭允浩皺了眉頭一下,問:「什麼做什麼?」

「類似……加工前以及加工後的商品性能區別……。」他紅著臉垂下頭說。

如果說做朋友,那麼他這個朋友也做得夠有義氣,夠道義了。他這輩子大概連想也沒想過,崔珉豪是因為經濟壓力所以不得不做,金俊秀則是被拐去做,而他竟會是因自己的要求而去做這樣的一件事情。

「但是前提是你要撤銷!」他堅持的說。

鄭允浩的面容嚴肅,最後的答案卻仍是否定,「不,商品不能撤,這樣會影響代理商的整體運作。」

金在中覺得自己很冤,他都已放下身段做到這種地步了,鄭允浩卻還是不肯妥協。但他心中仍然是不死心,就算無法全盤挽救,那麼至少別讓這五個系列的商品都由金俊秀來去擔當模特兒,目前崔珉豪只做出了第二個系列,而且才剛上色完畢代理商還未有代理企畫出現。

「那麼若是撤銷第二系列呢?」他問。

鄭允浩本想坐上沙發,可聽見金在中這麼一說,便又站直了身軀思考,「嗯……也許還可以。」

「那麼拜託你!」

「所以如果只撤銷第二系列,你一樣會實現你的諾言?」

他突然覺得鄭允浩似乎很在意他脫不脫褲子的條件內容,可他還是為了朋友,點頭答道:「是,任何事情我都會配合。」

「好,我去撤銷。」鄭允浩說。

後來,金在中才曉得,其實自己的拯救計畫不但不給力,還連本帶利的把自己的身心都賣給了鄭允浩。

但這不能怪他,要怪只能怪魔王們的出奇不意與突襲,讓他措手不及,下錯了棋。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