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間私人的密閉實驗室裡,有著不間斷的機械聲,以及人的喘息與悉數的呻吟,崔珉豪坐在有如婦產科的診療椅一般,他緊緊捉著椅邊的手把,咬牙想將所有因身體反射而想發出的聲音給吞進肚裡,可因沈昌珉的試驗過人,他忍出一身汗,頸子也爆出了筋,最後仍是忍不住沈昌珉試驗所帶給他的快感,他頭一個仰望,令人害羞的聲音終究掩藏不了的跑了出來。

「啊……。」崔珉豪緩緩的喘著氣,疲憊的搖著頭懇求:「沈、沈先生,今天就到這裡為止吧。」

他的雙手漸漸的放鬆,全身無力的躺在實驗椅上,雙腿也慢慢從椅邊的腿架上放了下來,然而緩緩的闔上自己的雙腿。這種實驗做久了,還真讓他的雙腿忘了該怎麼闔上,太過夭壽的實驗,他的體力已是一天比一天差,雖然他曾想過建議沈昌珉去找第二個試驗品,可每次這話只要到他的喉間,他就是無法成功的脫口而出。

明明是對自己有益的建議,可為什麼他就是寧可自己來做?這一點連他自己也想不通。

「我們的進度,落後很多。」沈昌珉一邊將試驗器材消毒,一邊看著實驗報告又說:「不過還是先休息。」

躺在實驗椅上的崔珉豪聽見沈昌珉這話,他側過了身安心的手臂一枕,疲憊的就閉上眼來。雖說沈昌珉的研發過程真的敬業到讓人很無言,但不管沈昌珉的貼心聽得再多次,他都不覺得膩。也許是因為唯有透過這樣的方式,他才能夠感受到沈昌珉這人的軀殼內尚有人性。

沈昌珉對於每個員工而言就像個神秘人物一樣,一向不多話的沈昌珉,沒有員工曉得沈昌珉的真面目是如何,畢竟沈昌珉的指令很簡單,就是做跟不做,好跟不好,連沈昌珉資遣員工也從不表態理由。要如何做得好,這些就得由員工自行發揮,不達標的員工自然就會被淘汰。

在這般高壓的體制底下,既無法與沈昌珉攀關係,也別想與沈昌珉套人情,所以能成功不被沈昌珉給淘汰的員工,都算是耐壓力超強的員工。

就這些沈昌珉的種種事蹟看來,崔珉豪倒是比別的員工特別一點,他是第一個進沈昌珉家中而被拿去當作實驗品的員工,也是第一個與沈昌珉同居的員工。雖說崔珉豪到現在還是摸不清沈昌珉心底到底裝些什麼,只是,他很喜歡聽見沈昌珉體諒他的話語。

看著外表一點也無情感的魔頭,卻說出最有人性的話來,這點很吸引崔珉豪。

「別睡在這。」沈昌珉輕輕搖了搖他著肩膀,向他說。

但是他連起身穿衣服的力氣都沒有,他還能夠自己走上樓回房睡覺嗎?

「沒關係,我好累。」他緩緩的睜了開眼說,可沒幾會雙眼卻又閉上,似乎真的打算就這麼赤裸的睡在實驗椅上。

雖然整身都黏黏的,也流了許多汗,可他就是沒有力氣再動一步,寧可髒髒的睡,也不願意再花那麼一點力氣往樓上的房間爬去睡。

「起來。」沈昌珉是拉了他的手臂,將他從實驗椅上拉起,然而說:「我抱你上去。」

他皺著眉坐在實驗椅上的看著站在他面前的沈昌珉,搖頭道:「你抱不上去。」

他並沒有很胖,但也不是屬於體重很輕的男人。可沈昌珉卻也沒管他說些什麼,彎了身就拉了他的膝後腱,將他的雙腿往自己的腰上拉,便下令道:「抱上我。」

這時他到是清醒了不少,在沈昌珉不容反抗的指令底下,他還真的乖乖照做,然而就像隻無尾熊一樣的圈上了沈昌珉,讓沈昌珉將他抱出了實驗室,一路往樓上走去。但沈昌珉最後將他抱來的房間似乎不是沈昌珉的客房,而是沈昌珉的自己的房間。

沈昌珉的透天屋共分了三樓層不包含地下實驗室,他住的樓層是第三樓,可沈昌珉卻將他抱來第二樓的房間。他睜著自己的大眼,直到沈昌珉將他放到床上後,他才小心翼翼的說:「這是你的房間。」

「要爬三樓很累,所以你暫時睡這裡。」

「我還沒洗澡,會弄髒你的床。」他擔心的說道。

「你睡醒我再換床單。」

「可是……」

「快睡,睡飽再繼續。」

沈昌珉說完話,人也就默默的離開,還將房門給帶上,留下他一個人在房間內窮傻眼。

原來沈昌珉似乎不是對他好,而是怕他睡不飽,會害了實驗進度落後更多。

想到這,他也沒有猶豫的躺上了沈昌珉的床,蓋上棉被然而身體蹭著沈昌珉的床悶說:「髒死你!」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