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趁著朴有天還未出國前,他一股作氣的將自己天生的紅髮給一次性的剪短,看上去是乾淨俐落,這麼做也同時提振了金俊秀心中的信心與決心。

朴有天幾天前突然對他說得出差工作一事,本以為金希澈會仁慈一點等朴莞妍開始會在地上爬時才會將朴有天給派遣出國,可卻未料,朴莞妍連聲爸爸都還不會喊,朴有天就收到了出差通知。他們彼此間對於這樣的通知並未做太多的抱怨,而是冷靜的思考各自下一步該做什麼,然後該如何做。

朴有天很想與金俊秀一同將朴莞妍帶至差不多一歲多後再至外國深造,可公司的安排就是不盡人意,所以朴有天只能帶著半忐忑的心思整理行李廂,然而與金俊秀訴說他自身的困擾。

朴有天說,其實他很害怕金俊秀一個人會照顧不來還是軟趴趴的朴莞妍,二來他也害怕金俊秀會疲勞過度,得照顧小孩又得工作賺錢,沒在身邊的他,他看不見金俊秀,也無法替金俊秀分擔家中的份內事,種種原因使他很想向金希澈的出差通知推辭,但這樣的決定卻率先被金俊秀給否決了。

金俊秀說,他們不能因為家庭而綁住自己的腳讓彼此裹足不前。組織家庭本來就不可能全然都以團圓的模式進行,可就在這般無法完美進行之下,每個家族成員才能夠了解到家庭的重要,也才會重視與親人的每一份親睦關係。

雖說這對金俊秀同然是種挑戰,但他並不害怕,朴有天並不會因此跑走,而朴莞妍也不會就此不再成長。朴有天終究會在他身邊陪著他,而朴莞妍長大後也仍是會懂事聽話,所以他並不害怕眼前限有的孤單。

家庭的基礎,除了愛,次之重要的就是分擔。

金俊秀要朴有天好好工作,而他會善盡一個內人該有的責任,除了讓孩子平安長大,再者就是會讓孩子認得朴有天這個爸爸。相距再如何的遠距離,連繫總是能夠最親密的。

「你全部都整理好了嗎?」金俊秀將已睡著的朴莞妍抱上嬰兒床後,轉身問著收拾行李的朴有天。

朴有天將行李箱的拉鍊給拉上後,一屁股就坐上地板,抬頭說:「都好了。」

「那今天就早點睡吧,明天凌晨五點計程車會來接你去機場。」金俊秀彎了腰,便將朴有天的行李提起,然而走出了房間,將行李提至玄關處,人便又朝著他與朴有天的房間走去。他一走進門,便看見朴有天趴在嬰兒床邊靜悄的看著朴莞妍,他的腳步也緩緩的走去,然而一同趴在朴莞妍的嬰兒床邊。

「捨不得女兒啊?」金俊秀輕聲的問。

朴有天點了點頭,伸出大掌輕輕的摸著朴莞妍還未長好的稀疏毛髮,也輕聲答:「是阿,我很想陪他一起長大。」

第一次當爸爸,可卻未能好好的做一個成長旅程全程陪伴的爸爸,這一點朴有天心中是嘆可惜。對於他來說,自己小時候也許就是曾未有過父愛,那種看見別家與他同齡的孩子有爸爸能夠被扛在肩上的幸福,說不羨慕是不可能的。然而,現在的他好不容易當了爸爸,可他卻未能好好實現當初自己心中的遺憾,他就害怕自己的遺憾將會留給眼前這個女兒。

他一直都是個容易患得患失的人,不過好就好在他遇上了一個老能不厭其煩解決他憂鬱問題的老伴。

「你到國外也是能陪阿,放心吧,孩子一定不會忘記你是他的爸爸。況且,你出差又不會久久才回來一次,都只是一兩個月而已啊。」金俊秀摟了他的肩笑說。

「一兩個月孩子就差很多了,聽媽常講,孩子在大很快。」這就是他為何會害怕無法參與朴莞妍的成長,因為時間總是無法等人的。

「放心吧,就算快,這一路上小妍的成長也會有你的身影。」金俊秀緩緩的眨著眼,又說:「因為我刷了你的卡去買了電腦。」

「為什麼買電腦?」

「視訊啊,至少要讓你聽見孩子叫你一聲爸爸。」金俊秀笑說,不過沒幾秒後臉色又有些尷尬的說:「但好像不是很便宜。」

「沒關係。」這回到是換他摟了金俊秀的腰,縱容的說。

這也是唯一的能夠參與女兒成長過程的方法,就算貴,他也會覺得值得。

「倒是你,我不在你忙得過吧?」他擔心的看著金俊秀問。

金俊秀則是在他的肩上拍了一下,臉上笑說:「你在還不是我在忙的,放心啦!」

這麼說也是,畢竟對於小孩,金俊秀理解的比他還要來的多,所以一般而言都是金俊秀在照料的,而他頂多就是幫忙餵奶,抱抱女兒而已。

「快去睡吧。」金俊秀伸手替朴莞妍將被子蓋好後,轉身便也朝著床上爬去了。

跟在身後的朴有天也隨後躺上床,他們倆人拉了棉被蓋上後,金俊秀突然的說:「女兒果然是爸爸前世的情人。」

「怎麼說?」

金俊秀側了過身,朝著他笑答:「看你依依不捨的。」

「如果是兒子我也會依依不捨。」他誠實的又笑說:「不過我最不捨的是你。」

「噢噢,好會說話喔。」金俊秀拉了棉被縮了身子說。

「我是說真的。」

他湊了過身,就吻上了金俊秀的紅唇。

後來,他們之間還衍伸了許多親親密密且久違未有的情潮,當他成功的脫下金俊秀的褲子時,金俊秀才驚慌的小聲說:「不行!小妍在睡覺。」

可褲子都脫了,況且彼此都這樣也那樣了,若說要喊停,不免也太無人性一點,所以他最後便提議的說:「那我們換去客廳。」

「現在都幾點了你還做?」金俊秀搖了搖頭說。

「你忍得了我忍不了,況且這一去就兩個月,你要我找誰發洩?」朴有天是誠實又無奈的回。

最後金俊秀還是拿了自己被脫在被子底下的褲子,與朴有天一同躡手躡腳的走出房間,然而滾上了沙發求慰藉。

……

「慢點慢點……。」

「怎麼這麼緊?」

「廢話!你都幾個月沒碰了能不緊嗎!」

「那我以後常常碰你。」

「少來!還有女兒在!」

……

「夠了……夠了……。」

「再一次就好。」

「你的計程車要來了啦!」

 ……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