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這麼華華麗麗地睡過頭,錯過了沈昌珉準備已久的表演。

同樣是凌晨,這回他倒是比上次早了兩個小時起床,他盤腿坐在床,看著天還未亮的窗口,眼神不自覺的轉向朴有天的床,靜靜地看著那人側睡的背影。由於燈光不亮,視線有限,所以他也不確定睡在那張床的人是誰。

他躡手躡腳地走出房間,將房門給關上,一個人就在房外的洗手台與廁所打理起來。他刷著牙,看著鏡子裡頭的自己,然而又看向放在洗手台邊的牙刷與牙膏,這時他才發現,睡在房間內的不是朴有天,仍舊是沈昌珉。

看來昨天大概又是沈昌珉揹他回來,也不知道沈昌珉有無繼續表演,不過他心中還是不禁的覺得難過,如果自己能夠控制好睡覺得時間,也許就不會如此麻煩沈昌珉,更不用每次都與沈昌珉爽約。他撈著冰涼的水打在自己臉上,若有似無的狼狽,在他拿毛巾擦去自己臉上的水珠後,他才真正看見自己的不堪。

他輕輕地打開房門,走進房後,沒有第一時間打開書桌上的檯燈,只是緩緩地朝著朴有天的床邊走近,彎了身子看著睡在床上的人。那微微捲曲的短髮,就算讓他看不見臉蛋,他也知道這人是沈昌珉。他偷偷地伸過了手,撫上沈昌珉的肩,輕聲說:「謝謝你。」

這輩子他大概沒有對一個人說感謝話說得如此卑微,但他卻是很誠心,很發自內心的感謝。就算他不曉得沈昌珉對他的耐性能持續到什麼時候,他都沒所謂,只想在沈昌珉還陪在他的身邊時,好好的答謝。

他走至自己的書桌邊,坐上椅子後,打開了檯燈,又發現了另一個驚喜。他的桌上放著一張紙,上頭的字跡很鮮明且整齊漂亮,他的眼神便認真地看著上頭的簡譜,心頭就隨著上邊所譜的調輕輕哼唱,直到斷句的地方,他才拿了第二張紙上頭寫的內容繼續閱讀。

『這是我寫的民謠吉他的伴奏,你繼續寫你的部分,告一段落後再換我寫。-昌珉』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自己的鼻頭有些的犯酸,然而眼眶漸漸地熱了起來。

他將放在桌上的紙張收進了自己的抽屜,小聲地整理了桌面一些雜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後,便拿起他的專業科目起來學習。直至時間持續到六點鐘,放在朴有天書桌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站了起身將手機拿過,本想趕緊關掉鬧鈴,不過沈昌珉的鬧鈴聲卻是一首很美妙的民謠吉他演奏,他將手機握在手中,直到整首歌結束以後,才將鬧鈴系統關閉。

歌演奏完了,沈昌珉也沒有賴床就坐起身來,朝著他問:「你幾點醒的?」

「三點。」

「這麼早,我以為你會睡晚一點。」沈昌珉邊揉眼睛邊說。

「昨天也是你揹我回來的嗎?」他站了起身朝著沈昌珉走過去,然而蹲在床邊看著沈昌珉睡眼惺忪的雙眼問。

沈昌珉坐在床上垂著頭看向他,過了一會才答:「嗯。」

他蹲在地上,臉蛋是緩緩地笑了起來,與一同照進他們房間的溫暖陽光,讓沈昌珉忍不住地覺得太過於溫暖。

「等等一起去吃早餐,我請客。」他笑說。

「不用。」沈昌珉搖頭說。

「沒關係啦。」他也擺了擺手說。

難得他第一次邀請沈昌珉去吃東西,沈昌珉應該覺得感動,也該接受他的好意才是。

「不然以五十元為限,超過五十元的部分我自己付。」沈昌珉搔了搔頭說。

「這樣哪算請客。」他抬著頭盯著沈昌珉說。

沈昌珉雙手拉著棉被,大大的打了一個哈欠後說:「因為我都吃很多,加一加不便宜。」

「沒關係吧,反正我又不是常常請客。」他也誠實的說。

沈昌珉想想,最後妥協道:「好吧,就這麼一次。」

爾後沈昌珉起身走出房間梳洗,他依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念書等著沈昌珉,待沈昌珉整理完後,他才收拾了桌上的書本,只見沈昌珉突然說:「社長有將昨天成發全程錄影,看你要不要看。」

「好阿。」他轉頭笑說。

「我再去跟他要檔案。」沈昌珉伸了一個懶腰,拿了錢包本想直接走出房間去吃早餐,可一聲就被他給喊住,「昌珉。」

沈昌珉轉了過身看著,挑眉問:「嗯?」

「你為什麼要騙我你不會唱歌?」他邊拿自己的錢包邊問,「俊秀說你明明會唱得要死。」

直到他走向沈昌珉的身邊後,沈昌珉才坦然的說:「因為我不喜歡背歌詞。」

他抬頭看著沈昌珉側顏,鎖上房門後笑說:「那下次有機會唱給我聽吧,你可以看歌詞唱沒關係。」

沈昌珉與他走在宿舍的走廊裡,不太願意唱歌的沈昌珉,一路上與他是有一句沒一句的來來往往,可最後沈昌珉卻是讓步的答應他的請求。

他看著沈昌珉妥協後的表情,忍不住地就笑了起來。

「笑什麼?」

「我覺得你很可愛。」

「什麼詭異形容?」

「就是可愛啊。」

「呿!」

眼前溫熱的陽光,讓他心中不禁覺得,原來只有清醒的時候,才真正能夠感受到在夢中觸碰不到的幸福。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