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嗯……!」

他緊緊的拉著試驗椅的手把,痛苦的忍受著沈昌珉帶給他的快感,直到他忍不住的宣洩後,沈昌珉仍然是自我的做著他的實驗,似乎打算不管他的死活。這場情潮未退,他總覺得自己快溺斃在這浪潮裡頭了。

「夠了……!」他用了自己的最後一口氣說。

「再忍忍。」

沈昌珉竟然給他如此無情無義的答案,本以為沈昌珉是以人為主創作為輔才會讓他休息,可這回沈昌卻是著了魔似的,寧可他在實驗椅上暈厥也不願再讓進度給落後。他痛苦的忍著身體種種他不想忍耐的快感,最後眼眶是含著淚,也不管未來自己有無飯碗的死活,便喊道:「我要辭職!你自己再去找別人!」

他說的猛話似乎是奏效了,沈昌珉停止手中的動作,可卻也沒將開發中的商品從他的幽穴裡拿出來,任著那樣東西跳動,沈昌珉只是傾身,用了是冷淡又不解的眼神看著他問:「為什麼想辭職?」

他吸了幾口鼻涕,不爭氣的哽咽說:「我媽媽常說,這種事情,只有愛自己的人才可以做的,而且……」他又呻吟了幾聲,「你先把那個拿掉。」懇求的對沈昌珉說。

沈昌珉照他的話做,看來沈昌珉是真的想知道他心中的理由才會如此配合,不過事情都已走到這樣的地步了,他真覺得若是現在不把真心話給講開,他大概一輩子就離不開沈昌珉的魔窟,「而且我之前會答應是因為,我害怕如果我沒答應你的請求,我會被你資遣。」

沈昌珉的表情沒什麼變化,就站在他雙腿之間的沈昌珉,似乎很認真的思考他所說的每一句話。

「意思是,你配合度會這麼好,是因為怕我炒你魷魚?」沈昌珉問。

他知道自己現在這樣的姿勢與沈昌珉討論這麼一件重要的事情是有些怪異,但既然沈昌珉是如此迫切的想釐清,他也沒急著把自己的雙腿闔上,冷靜的說:「對。」

在當他誠實的說出自己的心聲後,沈昌珉的眼眸裡卻有著埋藏不住的驚訝。他不曉得為何沈昌珉會對於這件事情如此重視,但他還是沒留餘地的便將自己長期以來的辛酸一次吐露清楚。他會上實驗椅一直都不是出於什麼自願,只是怕自己的頭路不保而已。由於自身又無學歷,丟了工作也未必能再找到下一個落腳處,所以他才答應沈昌珉這個大魔頭的請求。畢竟公司最大的主管都親身來過問他的意願了,他有膽子拒絕嗎?

事實證明他的膽比別人還小,所以才會如此找罪受。當然,他不只將自己非意願的這個部分說清楚,他還將自己人生中的愛情觀一並向沈昌珉講明白了。由於沈昌珉不愛他,所以他實在沒辦法一直將這種實驗堅持下去,從以前就受到了母親的耳濡目染,他有高度的節操性,雖然他最後選擇拋棄節操來保住飯碗,但他心中的那塊淨地還尚未被侵蝕,他有義務告訴沈昌珉,如果要再找能上實驗椅的人選,最好的人莫過於會對沈昌珉衷心的情人。

說著說著,他個大男人也哭哭啼啼起來,沈昌珉似乎是有些無奈安靜的聽他抱怨一大堆東西,無論是重要還是不重要的,當他說完以後,沈昌珉只是冷冷的告訴他一句話,「我們繼續。」

他聽了這話是倒抽了一口氣,「我說那麼多,你都沒在聽嗎!?我要辭職!」

他氣憤的拍著實驗椅邊的手把,連雙腳也從鐵架上伸了下來,一個勁的就朝著沈昌珉的方向攻擊。沈昌珉一把就捉住了他發出攻勢的雙腿,冷眼的看著他。

「放開我!」他對沈昌珉怒吼道。

「你以為只有你一個人最辛苦?」沈昌珉低聲說。

「什麼?」

突然的,他的幽穴又有了異物的入侵,他緊張得撐起了身子來看,不看還好,看了他幾乎是不敢置信的問:「你怎麼進來了?」該進來的應該是開發中的商品,怎麼會是沈昌珉的寶貝?

沈昌珉沒有對他解釋太多,更是沒經過他的同意就攻下了他領地。他在實驗椅上對著沈昌珉拳打腳踢,但卻一點用也沒有,在前置作業裡頭他的體力就被消磨了大半,現在的他怎可能還有多餘的力氣去抵抗沈昌珉的威力。

「你這是赤裸裸的……強姦啊!」他憤懣的咬了沈昌珉的肩膀說。

沈昌珉沒理會他,無聲無息的就在他的領地內主導一切,對於他的攻擊,沈昌珉的臉皮是厚到連子彈也打不過的沒有放棄他的主導地位,繼續他的一連串攻勢。

「為、為什麼—!」他緊皺著眉頭,接受著沈昌珉的猛勢,卻緊緊抓著沈昌珉的肩膀,可憐的哭了起來。

「因為你說我不愛你。」

沈昌珉現在是在說什麼屁話?

「我正在愛你。」

蛤!?

「所以繼續當我的實驗品。」

噢,沈昌珉,你真夠他媽的深藏不露啊!

 

 

 

 

沈昌珉的大犯規,二珉捷足先登了!

(拍手拍手)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