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忙著期末考的他們,連絡得次數也就銳減了。

金俊秀為了不讓朴有天影響自己的成績,最後還是將朴有天趕回了他自己的房間。說可惜也不可惜,雖然他與沈昌珉的交情是較朴有天來的深,但對於朴有天,他也無任何的偏見,要說熟是說不上,可要說陌生也並未如同初見面時的陌生。

日子一天過著一天,眼看期末考即將來臨,他與沈昌珉真像斷了訊一樣地沒在校園裡遇過。這種期待能遇見沈昌珉的感覺他說不上,只是直覺的認為,自己很想與沈昌珉說說話或者聊些吉他,或再一同約出去吃東西等等。但最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他想見沈昌珉,可卻未曾自己主動去敲沈昌珉的房門。

也許是沒什麼話題好讓他率先啟口聊起,也或許是他明白自己不該對一個人產生太大的依賴。說起來沈昌珉前前後後為他所做的事情也夠多了,他想,就算沈昌珉不嫌麻煩,哪天他自己都會嫌麻煩或是覺得愧疚。老是爽別人的約,又老是讓別人揹自己回寢室睡覺,他不懂自己究竟是何能和德才能享有如此待遇。況且,他自身並未替沈昌珉付出過什麼。禮尚往來,不該是做人最基本的道理?

他看著書桌上琳瑯滿目的重點整理,最後有些疲憊地闔上筆記,人就朝著床上爬上去睡了。

自從按照沈昌珉飲食計畫表吃東西後,除了每月如女人月經一樣會復發猝睡,大部份的時間他都能好好控制睡眠時間。他深深地覺得,沈昌珉給他的飲食計畫表有種魔力,而這個魔力,大概就是沈昌珉的用心。

當他閉上眼後,腦中最後的一個畫面,還是沈昌珉。

「欸,睡美人睡了。」朴有天站在沈昌珉的房門外,看著沈昌珉嚴肅的臉又說:「拜託讓我跟你換一下房間。」

「又不是我不換,是俊秀不准你進來。」沈昌珉沒好氣的說。

「吼,你就看在我幫你照顧你家睡美人的情份上,破例讓我進去嘛!」

「那俊秀不及格誰負責?」

「我負責!」

「你能負什麼屁責!」沈昌珉垂著頭,顯然駁回朴有天提出的請求。

之後朴有天也只能默默的離開,回到自己的房間,然而繼續K書。本以為沈昌珉會答應跟他交換房間,可卻沒想到沈昌珉竟然可以如此無情地放著崔珉毫不管。還懷疑著沈昌珉是不是跟崔珉豪有過吵架時,他的房間就有人造訪了。

「你不是說不給換!」這回倒是換朴有天理直氣壯的嗆沈昌珉說。

只見沈昌珉手中抱著那堆原文書,一臉鄙視的回:「快滾!不然金俊秀要改變主意了。」

「我這就去!」

果然人都很現實。

沈昌珉躡手躡腳地走進房內,一進房間就看見崔珉豪安詳的裹著棉被睡,他一樣是坐在朴有天的位置,然而打開了還未念完的進度,繼續往下念去。

其實,他最後會選擇過來,某部分原因是金俊秀害怕朴有天不甘寂寞,另一部份的原因,則是他自己本身的問題。他知曉期末考的比重占多少,所以為了讓自己別將所有心思放在崔珉豪身上,他才毅然決然的不來找崔珉豪。要說他們之間是否真有話題能聊,這麼說倒也未必。只不過他就是沒法安心的放任崔珉豪一個人,在這部分,他認為自己有責任。

一個沒人特別賦予他,但他卻特別賦予自己的一份責任。

看見崔珉豪安安靜靜地睡在一旁,他突然發現原文書上這些密密麻麻的內容他能夠融會貫通,他想,大概是心安了,所以腦子就跟著順暢起來。

夜已深,宿舍外的吵雜聲也漸漸逝去。他的耳中彷彿能更仔細聽見崔珉豪的呼吸聲,是那麼安穩,那麼放心。聽得他自己也被感染想爬上床去睡,不過他並沒有這麼做。

眼看他的大一生活莫名其妙的就過半了,下學期的房間雖有打算要與朴有天交換,不過這件事情他卻還未跟崔珉豪提及。老實說他並不是很曉得崔珉豪是怎麼看待他這個人,是討厭是喜歡,他本身心中沒有一個定論,所以他也無法向崔珉豪開口,自己想搬來跟他一同住。

為什麼想一同住?這是他最害怕崔珉豪會問的問題,畢竟這麼一道問題,他到現在也尚未找到能夠對應的答案。他能用朴有天來當作藉口搪塞,但他卻不想出此下策,感覺若讓自己這麼做,似乎有詆毀朴有天人格之虞,雖然朴有天對於金俊秀的行徑大家是有目共睹,可有時候做人就不該做得太絕,朴有天愛金俊秀沒什麼錯,所以想同居也是無可厚非。而他呢?迫切且願意與崔珉豪同住一房的他,理由到底是什麼?

下週考完期末考,他還是得告訴崔珉豪這樣的一個消息。現在眼前考試急迫,他也沒多餘的時間來思考這麼一道難題,若真崔珉豪最後有問,到那時他再看看自己是否能夠靈機一動吧。可以就可以,不行也就做罷,反正若他真想與崔珉豪同住,任誰也奈何不了他。

即將到來的寒假,他尚有其他計畫。

崔珉豪雖然是個無法選擇醫生的患者,不過沈昌珉會讓他明白,天底下再也沒有第二個醫生能做到跟他同樣的照顧水準。

私心與同情,至最後不僅是單單的私心與不僅是單單的同情,火花,將因他們而絢爛綻放。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