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可以不用看,我只是懷念俊秀與昌珉相處的時光。
有些時候,我真是覺得昌珉才是俊秀真正的摯友。
說話從不用敬語,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全然不帶假的感情,我相當喜歡。
這不是什麼情愛文,只是我打從內心的宣洩文。


正文。



事發突然,明明就有家住的倆人也不知道是犯了什麼毛病,偏偏要一同在大雪天裡去公園霸占遊樂器材,還買了啤酒一同共飲。想藉酒消愁也未必要如此狼狽,可他們卻一點也不想回他們自己的家,寧可就在外頭冷,也不想回去。

他們坐在溜滑梯下的小洞裡頭,一口一口喝著啤酒,看著外頭都快堆至自己腳邊的雪,金俊秀盤腿坐在這小屋裡頭,也不管自己的牛仔褲是否沾上了雪,他就半帶著醉意的告訴沈昌珉,自從成立JYJ後,他是滿腹委屈,有時他想一個人去旅行,也想一個人躲去世界的角落,讓任何人都找不到他。

沈昌珉也喝了口久,無意的笑笑說,這世界沒有哪裡能夠讓他躲的了,走到哪只要看見他那顆屁股,有誰不知道他就是金俊秀?到底沈昌珉還是問了金俊秀緣由,是什麼事情能讓什麼事情都可以想的超級開的金俊秀如此無語問蒼天,只能在公園的溜滑梯下的小洞找他解悶。

「你說,朴有天是不是不應該?他老是找在中哥搞曖昧,新一代的粉絲都不知米秀為何物了。」金俊秀氣憤的又說:「你也知道朴有天的商業手法,哪有人氣他就往哪攀。」

「所以說你是真喜歡朴有天?」沈昌珉問。

「這不是你最曉得了?」金俊秀嘆了口氣後,又悶說:「不過我真的失戀了,因為他喜歡的是在中哥。」

「你可別真的被這些什麼CP給混淆去了,他真愛誰假愛誰難道你還不清楚?」沈昌珉嗤之以鼻的說:「難不成是讓你捉姦在床了?」

「就是!」金俊秀捏爆了手中鐵鋁罐,人就這麼哭了起來。

沈昌珉後腦杓就靠上了這小洞的牆,這回倒是換他無語了。自從他們分家以後也少去關心對方的事情,就只是偶爾約出來吃吃飯,說些近況等等。可怎麼事情就是這麼突然,前陣子相約去吃燒烤時就還未聽見金俊秀說這麼勁爆的消息,這回約出來金俊秀這人卻是說哭就哭。

「別哭了,看得我都覺得煩!」沈昌珉又丟了一瓶啤酒給金俊秀,然後說:「你是不是看錯了?金在中明明就還跟鄭允浩談地下情,怎可能搞上朴有天?會不會是你工作太多壓力大自己夢見的啊?」

說起輩分沈昌珉應當是最小的,可說起話來他的用詞用句就不怎麼小。

「不是,有天是真的喜歡在中哥。」金俊秀擦了擦眼淚,又說:「有天自己跟我說的。」

「那真的上床了?」

「應該沒有。」金俊秀倒是冷靜下來的說。

「吼,拜託你說話能不能靠譜點?你是想害死誰!」沈昌珉沒好氣的回話,就算金俊秀在如何傷心也不能就說些無中生有的話,雖然傷心人在這方面能夠被體諒,但並不代表就真能無憑無據的一直說些沒人相信的屁話。

「反正你不會懂啦!」金俊秀開了啤酒又喝了一口,爾後是皺了皺眉說:「啤酒真的很難喝。」

「那你是在喝什麼意思的?」

「喝爽的!」

事實上今夜不只有金俊秀覺得煩悶,沈昌珉自己身也覺得很煩,不然他不會這麼白癡的跟金俊秀坐在溜滑梯下面的小洞裡,在寒風刺骨的冬天裡還灌著啤酒。老實說,分家了以後,沈昌珉也不是全然都過得順遂,被人說自己與鄭允浩是夫妻,這點他覺得很疲憊,再者,他們發的專輯也已不像之前那麼如此發光發熱,他總覺自己身上的光芒似乎開始散盡,賣個專輯也能告急,賣張門票也能滯銷,他還真不知道自己最近是走了什麼狗屎運。

「自從你們離開公司後,我真的過的不怎樣。」沈昌珉的眼眸變的深沉起來,又說:「人氣下滑啦,專輯也賣得不好,重點是上節目也沒辦法欺負你,還真是有點那麼無聊。」

金俊秀聽了這話,他總覺得自己失戀的事情不算什麼了,於是收起了傷心,很認真的看著沈昌珉問:「是因為我們的離開害到你啊?」

「你覺得呢?」沈昌珉的語氣是聽不出個所以然,眼神卻更是高境界的將這些事情看得雲淡風輕,「不能說有絕對的關係,反正現在會有這樣的結果也是必然的現象。」

金俊秀瞪大了眼,出口就想道歉,可沈昌珉卻又說:「不過這不能夠說你們錯,說穿了,就是我的人氣太少,也沒什麼人喜歡我這種毒牙男,所以才會變成這樣。」

社會上本來就是競爭,五人在一起又如何,真正被人看見的也不會是他。也許他的角色只適合默默的存在,不適合如同金俊秀一樣站在最前線像個巨星一般的閃亮。他本質上就不適合當先鋒,所以現在先鋒沒了,對於他來說,要靠自己不是不可能,只是會辛苦一點。

「人氣與知名度這種東西,本來就是不假外求,反正夠養活自己就好了。」沈昌珉眼神很坦然,可金俊秀卻聽著聽著又哭了起來。

「噢拜託,你是淚腺太發達還是太久沒哭了啊?」沈昌珉抓了金俊秀的肩膀,又說:「不就是失戀嗎?你當全世界的男人女人都死光了嗎?依你的條件要再找一個有這麼難嗎!」

金俊秀是頻頻的搖著頭,也支支吾吾的不曉得在說些什麼,後來沈昌珉只是將金俊秀給拉出了小洞,另一手拎著買啤酒的袋子,將垃圾一並帶走。他們說好今天要離家出走一天,所以沈昌珉是帶著金俊秀一同來到了一間不怎麼樣的汽車旅館,隨隨便便的就當個落腳處,沈昌珉拿了鑰匙就帶著金俊秀往房間走去。

這裡人煙稀少,少的沒幾隻貓認得他們,不過這樣也好,這種時候要是又被人給認出,還真不知道頭版會再出什麼驚悚標題。

沈昌珉洗完澡後,懶懶的就爬了上床,而金俊秀也在洗完澡後清醒了不少,也隨同沈昌珉爬了上床去。這兩人本來還挺安靜的一同看著電視,可最後仍是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起來,「我應該要好好來過。」金俊秀說。

「反正我們都還沒死,要重新來過又不是什麼問題。」沈昌珉看著電視說。

「我之後會很忙。」

「你哪次不忙?」

「我決定不理會朴有天了。」

「能做到再說吧!」

沈昌珉關了電視,躺上床後便拉了棉被就蓋上,可金俊秀卻沒馬上與他一同入睡,似乎在他身後不知道幹些什麼,然後才悄悄的躺進同一張床。沈昌珉本來是側睡,不過在他尚未入睡時,他這人就習慣在床上翻來覆去,所以這壞習慣也讓他發現了金俊秀在床上的惡質習慣仍舊沒有改。

「你是什麼條件學人裸睡?」沈昌珉翻開了棉被,就看著全身光溜溜的金俊秀又說:「你拜託也穿條內褲!」

「我習慣了。」金俊秀轉過身看著他,也不介意在沈昌珉面前裸身。

沈昌珉眨了眨眼,最後還是隨便他,側了身就閉上眼,繼續他的深眠前置程序。

「昌珉,你不覺得我們很像嗎?」金俊秀突然說。

「誰跟你像。」

「我知道你也失戀了。」

沈昌珉睜了開眼,但卻沒轉過身,「要不是你是金俊秀,我早就一把掐死你。」

他從來就不是一個喜歡讓別人探他心房秘密的人,金俊秀是如何知道他失戀的事情,他並不清楚,但有時,人如果知道他人的秘密,也不應該如此的在當事人面前說出口。因為他的面子會不知道該往哪擺,更是不希望讓別人看見他最疲憊不堪的一面。

這點他跟金俊秀就有那麼點相像,就算身邊有再多愛他們的人們,他們也絕不輕易就將心房打開。所以許多事情,沈昌珉的事只有金俊秀知道,而金俊秀的事也只有沈昌珉才知道。

「你往後有什麼打算?」金俊秀又問。

沈昌珉只是輕聲說:「公司給什麼就做什麼,然後去當兵,之後結婚生小孩,我就領退休金。」

「這行哪有退休金啊!」

「我有理財的習慣。」沈昌珉得意的說。就算公司不會奉養他,他也會奉養自己的下半輩子。

「沈大師,如果以後你結婚沒成,不如我們老了一起去養老院好了。」金俊秀看著天花板笑說。

「誰想跟你一起養老,看見你就沒好事。」

「至少你下半輩子不會沒人讓你損。」金俊秀笑說。

沈昌珉轉了過身,也隨著金俊秀一同看著天花板,突然的笑了起來,「這樣也還不賴。」

太多的風風雨雨,曲折彎道是走得他們雙腳不堪。

可無論歷經過多少滄桑,明日的太陽同是照常升起,許多大大小小的事,不都如他們此時此刻般,一笑置之。





全文完。

 

ebc988604b23a2ff8cb10dc1.jpg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