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時間本想找人討論到底該不該去鄭允浩的家中幫忙『練習相親』此等事兒,沒料他打金俊秀的電話是關機,而打崔珉豪的電話卻是未接來電。他不死心的每人連打五通,不過得到的結果卻是相同。

也真夠奇怪了,怎麼會倆人同時間都連絡不上?雖說他的這件事情貌似也不是什麼太大的事情,但他心中卻還是有種說不出的詭異與擔憂。他活了這麼久倒是第一次聽見還有人會要求『練習相親』的。不知是鄭允浩想耍他還是真的太過於直腦袋才會向他提出這種奇怪的要求。

不過說還說去最終還是只能怪他自己,誰讓他沒事去允諾鄭允浩『什麼事情都願意做』這種鳥約定!也不見金俊秀的感激,他就得先入火窟。

心中再如何的抱怨,他還是照約定的將自己的盥洗用具通通做個整理,隔天就拎了自己的行李一同去辦公。同事們見他大包小包的行李是好奇的詢問為何他要帶這些行李來上班,可他卻沒對任何人據實以告,其實是得去鄭允浩家中過夜才會如此大費周章。

老實說,他也不明白為何鄭允浩會找上他,若僅是因為他們倆那白癡約定,他可能真會覺得鄭允浩就是個赤裸裸的白癡。有女人不找,幹嘛沒事找他一個男人去做練習?

這一天他的心中是忐忑,但還是將工作乖乖的做完,然而拎著行李就到鄭允浩先前指定的地點等待。

「等很久嗎?」

他的藍眸看向坐在轎車內,搖下車窗與他說話的鄭允浩,便搖著頭答:「沒有很久。」

「上車吧。」鄭允浩說。

他開了副座的車門,人就坐進車內。有這麼一剎那,他還真覺得自己有些像與鄭允浩偷來暗去小情婦一樣,做什麼幹啥都得這麼神秘兮兮?

這段路程上,鄭允浩倒是沒跟他說什麼話,他也很安靜的坐在副駕駛,手中抱著自己的行李,藍眸有些疲憊的看向車窗外。跟鄭允浩相處好多歹說也有段日子了,他這特助的身分,至少也有三年了吧?如果沒有今天,他也許都不曉得自己與鄭允浩獨處時竟會是如此的緊張,也竟然沒有話聊。

不過嚴格想起來,除了在工作上的互動以外,他本來就跟鄭允浩沒什麼交集,所以會無語或緊張,他認為這應該是正常現象。但大部分的緊張因素應該都是來自於他即將要對鄭允浩兌現自己諾言的事項。他不曉得自己坐上鄭允浩的車子以後,他等會得做什麼,又得應付鄭允浩的什麼要求。

簡單來講,他還是想不明白鄭允浩究竟要他怎麼陪著鄭允浩做練習。

想著想著,莫名其妙就抵達了鄭允浩的宅邸。他拎著自己的行李下車,放眼望去的透天屋以及庭院,真是讓他自嘆不如,果然有錢人家的房子就真的是有模有樣,也大的太不像話了。

「這邊。」鄭允浩輕聲說。

他隨著鄭允浩的腳步走在後,換上鄭允浩朝他遞過來的室內鞋,便這麼走進了鄭允浩的家中。他看著眼前氣派的客廳,以及昂貴的裝潢,雖然房子很大屋子也很漂亮,不過他卻沒想過原來鄭允浩的家會這麼亂。客廳一堆設計稿,還有一些披在沙發上的衣物,甚至連泡茶器皿內還有沒喝完的茶,他看得差點沒昏倒。

「你一個人住?」他問。

鄭允浩脫了西裝外套,點了點頭說:「嗯,我一個人。你等等,這裡有點亂,我收一下。」

他看著鄭允浩收拾的模樣,不能說收的不乾淨,可是被收走的東西卻也只是被放到另一個空曠的空間而已,他最後還是看不下去,將自己的行李丟在沙發上,然而走向前將鄭允浩手中的那堆資料抱了過來,皺著眉頭說:「這裡我來整理,看你要先去洗澡還是買晚餐。」

一切當很自然而然,他也不覺得自己差遣鄭允浩是種以下犯上,似乎只要有關家務內容,他就覺得他有義務要做好,不會整理的家務的自然就得去分擔另外的工作。

鄭允浩看著他的背影,愣了一會便問:「你想吃什麼。」

「都可以。」不過他又想了一會,轉頭便說:「錢你出喔!」

他並不是自願來這裡居留的,所以也不想用自己的薪水額外去支付什麼。只見鄭允浩也沒反駁,到是真的出門去買晚餐。

待鄭允浩拎晚飯回來以後,他也就將客廳都整理得乾乾淨淨了。

「唔。」鄭允浩似乎有點傻眼,爾後又說:「謝謝你。」

「你可以請打掃阿姨之類的啊。」他說。

「我不喜歡讓人亂動我的資料。」鄭允浩走向餐桌邊說。

這話是讓他聽得不明白,既然不喜歡,那幹嘛還答應讓他整理?但他卻也沒進一步的過問鄭允浩的意思,只是進廚房借了洗手台洗手,然而也走至餐桌。

「你說,星期六要去相親,你見過那女人嗎?」他突然問。

鄭允浩抬眼看著他,似乎想到什麼便走去乾淨的客廳,找著什麼。好一會兒,鄭允浩手中才拿著一張照片遞在他的面前說:「跟這個人相親。」

他拿了過手,看著上頭的女人。說真的,這女人很漂亮,只不過他直覺就認為不配鄭允浩。但他並沒有表態什麼意見,只是又將照片還給了鄭允浩,然而又問:「所以我們要練習什麼?」

鄭允浩將照片隨意丟在餐桌上,坐上椅子後便抬眼看著他,「練習說一些女人會喜歡聽的話,還有接吻。」

他瞪大了藍眸,沒想到鄭允浩這種話竟然能如此輕鬆的說出口,他心中是不屑,也不滿的就回嗆鄭允浩道:「那你乾脆連上床都算進去好了!」

他看著鄭允浩漸漸透徹以及明晰的眼眸,看得讓他覺得背脊不知為何的發涼。

我又說錯話了嗎?他想。

 

 

 

 

允浩的腦子那麼正直,怎想過上床,哈哈。

在中啊,誰讓你一時說錯話,允浩會當真的。

感覺還是老夫老妻比較清水啊,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