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陸續續沒逃遠的羊也一一的被捉了回來,只是他仍是與其他夥伴相隔兩地,朴有天似乎是要將他置於自己支配底下才會心安,就算朴有天不在他身邊,也會另派批狼跟在他身旁,一刻都容不了他一個人逗留。

就如現在這般,朴有天就像丟包袱似的就將他丟來了一個看上去年紀較他還要小的狼這裡,朴有天離開前還對著眼前這個年輕小夥子說了些話,「教他得做些什麼該做的事。」就這麼一句話,朴有天人便離開了。

他就坐在這年輕男孩的面前,而那男孩也盯著他瞧,沒多久男孩便開口說:「我是崔珉豪,你呢?」

「金俊秀。」他答。

崔珉豪點了點頭,嘴上突然嘆了口氣,似乎有些抱怨朴有天細聲說:「每回都叫我幹這種雜事……。」

金俊秀不明白崔珉豪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只見崔珉豪站了起身,就拿了自己放在竹籃裡的一些髒衣服丟給了金俊秀,「隨我來吧。」崔珉豪說。

金俊秀抱著那些髒衣服,崔珉豪是一戶一戶的收,金俊秀手中則是越抱越多,直到他們收完所有村子裡的衣服後,崔珉豪便從金俊秀手中拿過了一半的衣服,又說:「我帶你去河邊,那條河是這裡唯一的一條。」金俊秀認真的聽著,又聽見崔珉豪說:「其實順著河流走,你大概就能夠到家了。」

金俊秀聽見這話,馬上搖了搖頭說:「不能走,我的羊在朴有天手上。」

崔珉豪聞言,臉上不禁的笑了起來,「為了隻羊,你就願意留在這裡?狼族的奴隸我見多了,這兒沒終生俸能領,只有終生的工作,做到死為止。」

崔珉豪將衣服放在河岸上,人就蹲在河邊,一件一件衣服便開始洗了起來。一旁的金俊秀一見崔珉豪開始洗衣,他也乖乖的就在一旁跟著崔珉豪一同洗。他發現崔珉豪是個很平易近人的小狼,年紀雖輕,可語中帶的多是嘆氣。崔珉豪對他似乎也沒什麼種族歧視,話匣子一開,停也就停不下來,所以他也邊洗衣邊聽著崔珉豪嘴中對朴有天的抱怨。

「我都這麼大了,大哥還是不讓我隨同突襲。」崔珉豪揉著衣服,摸了摸鼻子又說:「我只能在村裡跟這些奴隸做這些工作!」

金俊秀點點頭,眨了眨眼,又見崔珉豪這麼說:「怎麼就不讓我出去闖闖?我都十五了!把我關著難道就會進步嗎?」

金俊秀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看了崔珉豪一眼。他又發現崔珉豪的臉蛋長的真的特別別緻,有種說不出的順眼。雖然他沒辦法回答崔珉豪心中的那些疑問,不過他倒是擺了有點長者的樣子,輕聲對著崔珉豪說:「十五太年輕,戰死沙場豈不是少了可造之才?」

「欸,我發現你說話特沒立場的,若是我能打能掠奪,慘的不都是你們?」崔珉豪不客氣的說。

其實嚴格想想,崔珉豪說的話並沒有錯,若能讓狼族就此滅絕,那麼羊族也不用過著驚心膽跳的生活。狼與羊本來就是吃與被吃的關係,照理說狼不在,羊肯定能過得愜意,但他卻沒辦法告訴崔珉豪,十五歲戰死沙場事件很光榮的事情。老實說,對於他而言,最光榮的並不是什麼死在沙場,而是平平穩穩的過一輩子,他認為這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那你別再打羊族不就行了?」他說。

「怎可能不打你們,你們最好欺負了。」崔珉豪笑說。

這回到是換他嘆了口氣不說話了。大概就是因為好欺負,所以才會與狼的關係斷不了。不過他也不是很在乎,反正事實就是如此,他也就欣然接受了。

「是說,大哥竟然會將你特別留在身邊,這是為什麼?你們認識?」崔珉豪突然好奇的問。

金俊秀站了起身扭了扭脖子,洗衣服洗得腰痠背痛的他,垂著鳳眼說:「不認識。」

「那大概是大哥想要個專屬奴隸。」崔珉豪胡亂猜想的說。

「我想也是。」而他也沒經大腦思索便苟同崔珉豪的說法。

就算他的心中對於朴有天真有那麼一點熟悉,可記憶已經模糊不堪,他也說不清楚,那不乾脆就別說,免得被人笑。

他與崔珉豪蹲在河邊費了一大力氣便將衣服洗乾淨,爾後崔珉豪又帶他去了曬衣服的森林,他們將衣服一一的披上這些枯樹,雖說今日的天氣已轉涼了,不過還是有些陽光能夠曬曬這些衣物。

後來,崔珉豪又告訴他一些內勤的工作,尤其是朴有天的房間,哪裡該掃,哪裡不該動,通通都要注意。還有就是朴有天這人除了愛乾淨外,外帶著有潔癖。所以朴有天的床不能亂躺,氣味不對味的話朴有天會耍脾氣,衰的大概又是另一隻要被抓來扒皮的老虎。為了不造成大自然動物的困擾,做奴隸的就得遵守這些規則。

金俊秀耳中邊聽心底是邊唾棄,大概在昨天本以為朴有天還算溫柔的他,今日由於朴有天挾持了羊咩,又從崔珉豪嘴中聽見這堆規矩,他對朴有天這人的印象是大大的扣分。不就是張床嗎?是男人都會髒髒的睡吧?

但金俊秀卻是個敢怒不敢言的人,天生脾性就不帶種的他,也摸摸鼻子就算了。

「大概是這些了,因為你是大哥的專屬,所以我想你應該也就不用去種田了,那些工作就交給了其他羊去做。」崔珉豪雙手插在腰上,懶懶的說。

「那我與夥伴們都吃些什麼?」他問。

事實上他想知道他們的待遇會是好還是不好,雖然這種問題似乎不用問也知道答案,但他終究還是問了。

「我們吃什麼,你們就吃什麼。」崔珉豪又說:「你不會要告訴我你吃素吧?」

「不吃羊。」他誠實的說。

「了解。」崔珉豪笑說。

看來他的遭遇也不算很糟,至少他自認為自己遇上好人了。

比起應付朴有天,他總覺得崔珉豪會比較好相處。

同然,在第二天的夜晚裡,朴有天一樣不顧他死活讓他睡在地板上只蓋件薄被,他更是確定自己的想法沒有錯誤。

朴有天就是個討厭的傢伙。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