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他永遠會記得。

他跪在金在中的墓碑前,雙手合掌,在冷冽的空氣裡頭,眼角含著一珠淚,心中默念了幾句話,便抬起頭看著墓碑上的照片。他伸過了手,摸了摸金在中的相片,一個人便在這冷天裡替金在中擦去墓碑上的灰塵。

「今年是第五年了,你過得好嗎?」他擦著墓碑,然而又蹲下身來看著金在中的相片,輕聲又說:「我們培育的藍玫瑰一直都不開花,也有五年了。」

他記得,那株藍玫瑰是金在中離去之前,緊緊抱在手中的一株。

那晚,剛好外出買消夜的他,在外頭躲過史上最大一次的大地震,那次整個都市除了房屋被震垮以外,連地下的天然氣也一同爆炸,炸碎了不少道路以及房屋。那時的他就只想跑回花店內找金在中,可未料,待他跑回去以後,整條街是面目全非,而街上唯一的花店也被震垮了。

他像個瘋子似的在破碎的木頭以及水泥牆裡找著金在中,他的雙手不知被割破了幾道傷口,他也已不在乎。最在乎的,是安詳躺在他眼前,然而抱著他們一同培育的藍玫瑰已離他而遠去的金在中。

他的眼淚就像失了堤防一樣的潸潸落下,那時的痛,他記到現在。

「不過我不會放棄的,我一定會培育出我們的藍玫瑰。」他淡淡的說。

唯一的支柱,就只剩那株玫瑰了。

他偷偷的抹去自己眼角的淚水,然而將自己為金在中所包的百合花擺放好後,他又說:「那我回去開店了。」

他一人在這凌晨的街道裡徒步的走回花店,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了鑰匙,然而走進店內,但他並無將鐵捲門也一同拉開,他只是朝著店內最後方的樓梯走去,一個人就爬上二樓。他打開了客廳的電燈,眼神習慣的就看向他擺在窗口的藍玫瑰。

本以為這次的藍玫瑰應該就快成功了,可令他最想不明白的是,為何這株藍玫瑰卻在形成花苞以後,就再也沒變化了?藍玫瑰也無枯萎,可這樣持續花苞的態樣也就這麼維持了五年,他不了解,從花苞致綻放的期間不可能維持這麼久,但這株藍玫瑰卻維持了五年而不枯萎。

不知是藍玫瑰想安慰他,又或者是真的出了問題,他沒有詢問專家,也沒將這件事情告訴任何人。他只是每天不厭其煩的澆水,照顧,然而再澆水,再照顧。

他輕輕的摸著玫瑰花苞,就像在對金在中說話一樣,對著花苞說:「我愛你,在中。」

爾後,他仍是抑制了自己想哭的情緒,咬牙的躺上客廳中的沙發,在空蕩蕩的屋子裡,深呼吸了一口氣。

從一樓飄來的花香,讓本是緊皺雙眉閉著眼的他,在他睡去以後,也漸漸的展眉。

今天,他好像又夢見了金在中。

 

 

 

 

 

 

無責任開坑,無責任棄坑。

篇幅長短不拘,想什麼就寫什麼。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