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就這麼不知死活地在一匹狼的懷中睡著了。由於已有太久他晚間都被冷醒,好好這麼睡過倒還是第一次。在虎皮床給予的溫暖之下,他的睡意是再也抵不住了。

朴有天只是摟著金俊秀,可卻未與金俊秀一同入睡。好說歹說將金俊秀給擄回狼族,也有一陣子了,可為何就不見金俊秀想起他們一年前的際遇?

當他第一眼看見金俊秀時,他一眼就認出那時在小屋用著笨拙的包紮手腕來替他修復心口上那道傷口的人就是金俊秀。雖說日隔也已一年之久,可他卻是日日夜夜都記著金俊秀的面容,還有那一頭天生的紅長髮。雖說金俊秀沒認出他來讓他是覺得有些可惜,不過他不喪氣,反正人都擄獲來身邊了,他有的是時間,無論是疼愛或是折磨,他總有一天會讓金俊秀發現,他就是被金俊秀一年前所拯救的那匹狼。

也許金俊秀與他相同,這輩子都沒想過會被一隻羊所救,而也沒想過一隻羊竟會救活一匹狼。打從見到金俊秀的第一眼時,他便想將金俊秀占為己有,狠狠的吃掉金俊秀,讓他永遠離不開自己。

不過,誰知道金俊秀的生性竟是如此單純,頭腦簡單就算了,但竟然會簡單到連『脫衣』與『張腿』是什麼意思都不懂,這確實讓他有些吃驚,也更是讓他遲遲下不了手的原因。他就怕一旦將金俊秀吃乾抹淨,金俊秀會討厭他,畢竟在金俊秀世界並沒有這方面的經驗,第一次總是得特別小心,若是嚇壞了金俊秀這匹羊,就怕金俊秀一輩子都不願意接納他。

當然還有另一個重要的原因,狼與羊……真能在一起?

想至此,他輕輕地嘆了口氣,爾後卻發現了金俊秀在他懷中是睡的不對勁。

「唔……。」

金俊秀在夢裡呢喃幾聲,身子又更是朝他懷中縮去,可嘴中說出的話語倒是讓朴有天為他捏了把驚心,「好冷。」

金俊秀的身子又開始顫抖起來了,他轉了過身後,就拉了朴有天胸前的衣裳,本能性的便在朴有天身上求取溫暖。朴有天騰出了一隻手來,摸上了金俊秀的額頭。

原來是發燒了……。

看來今天金俊秀穿了濕掉的衣裳在外頭奔波太久,所以受到了風寒。不過應該與他長期沒讓金俊秀蓋防寒的棉被也有關係。其實他也不是真的有意要欺負金俊秀,他只是在等待,等待金俊秀能自己向他開口要求來他的床上睡而已。誰知會害的金俊秀因此受寒呢,而且還是挑在睡在他的虎皮床上時才給開始發燒。

朴有天是挪了挪身子,他翻下了床,然而便替金俊秀將棉被給裹上,他穿了件保暖衣物後,便走出了房門去村內的藥師那而討藥去了。雖說他並不曉得金俊秀是受到了什麼風寒,但他還是認為先讓金俊秀退燒比較要緊,其餘的之後再慢慢調理。

他拿了藥包,又走至柴屋拿了幾根乾柴後,便在自己的小屋前熬起湯藥來。

崔珉豪是在村內裡跑來跑去,當他不經意的經過朴有天的面前時,他好奇的停了腳步,彎身問:「大哥,誰那麼好命讓你替他煎藥了?」

「多問,去忙你的事。」朴有天沒抬頭看他,就這麼答。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是誰,肯定是俊秀吧?他今早洗完衣服,弄濕衣裳竟然沒回村換件乾淨的,就直接跑去森林裡撿柴了,肯定會受寒。」崔珉豪就如同先知一樣侃侃而談,還真不用朴有天特別告知他就說得有模有樣了,「你就是特別疼俊秀,怪不得會看見你破天荒在自己家門外煎藥。」

朴有天抬起眼來看著崔珉豪,眼裡是一種崔珉豪從未見過的溫柔,只見朴有天細聲說:「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崔珉豪睜大了眼來,立馬蹲了下身問:「俊秀知道?」

「他忘了。」朴有天苦笑道。

「大哥,你特別疼他是感恩,還是別有用情?」崔珉豪的神情不比方才吊兒郎當,是認真的又問。

朴有天閉上了嘴,沒說話。

「咱是狼,他是羊,狼與羊不能夠-」

「我知道。」朴有天抬眼嚴肅的說。

「大哥,你可是狼首,謹慎點。」崔珉豪拍了拍他的肩,站起身也就離去了。

朴有天蹲在原地繼續煎著藥,沒再與任何人說話。

其實他一直都曉得,要是真想將金俊秀納為狼族之聖妻,就怕族人不願意。

但也許這個問題是早想了,可能以後金俊秀會怕他,然後帶著恐懼離開他……。

這樣最好?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