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回,他一樣在沈昌珉的房內醒了過來。

回想昨夜,他已經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暈過去,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上樓回房睡覺的,在他暈過去以前,沈昌珉似乎是有對他說過什麼,又似乎沒有,反正他就是什麼也想不起來了。唯一記得的,就只有他的屁股已不是只有必須容納沈昌珉的實驗品,還必須接納沈昌珉的寶貝。

到底是為什麼沈昌珉會在當他說出實話後,對他發出如此大的攻勢?

本以為沈昌珉會爽快的就讓他辭職,但沈昌珉不但沒有這麼做,還用了最惡質的手段把他搞暈,然後讓他沒辦法行李款款一走了之。說真的,走到這種地步,他也不需要什麼資遣費,也不需要退休金,反正他已被赤裸裸的強姦了,要他去告沈昌珉同時也是讓自己的面子保不住,最好的方法就是離開沈昌珉,然後找去找尋另一個沒有人認識他的地方繼續生活。

他一個人坐在床上戲劇化的想著自己的得離家出走的戲碼,當他的故事都還未想至結局,沈昌珉連門也敲就打開了房門。

「醒了?」沈昌珉問。

他的大眼是看向沈昌珉,但卻一句話也沒回。

「我將進度延後了,你可以好好休息。」沈昌珉又說。

他沒刻意遮掩自己的赤裸的身子,只是用著不屑的眼神看著沈昌珉問:「為什麼不讓我辭職,我自己辭職你不用花到任何的資遣費的。」

沈昌珉很安靜的聽著他的話,先是沉默了一會,爾後文不對題的問:「我不夠愛你嗎?」

「什麼?」

「還是再來一次?」

「你有病!」

「休息完繼續。」

看來在這場無厘頭的對峙裡面他又再次戰輸了沈昌珉。沈昌珉過於常人的思緒真是太令人摸不著頭緒,連話都能說得簡潔又有力,幾乎是簡潔到讓人猜不透他話中的涵義。什麼叫做『我不夠愛你嗎?』這究竟是什麼他媽的詭異問句,真是讓他想破頭都想不出沈昌珉到底是想表態什麼。

但無論如何,不管沈昌珉的內心真意為何,他總覺得自己的是真的沒能逃脫出沈昌珉的魔掌了。

他看著沈昌珉的房內的浴室,便下了床往浴室裡走去,他開了熱水開始為自己的身體清洗,伸手就擠了一大堆的洗髮乳與沐浴乳就為清洗掉沈昌珉在他身上所留下的氣味。說真的,他這輩子沒想過自己若真當Gay竟會是被人壓的那位,明明他要有身高就有身高,有身材就有身材,怎麼會遇上沈昌珉以後他這些先天的優良條件就都不管用了?他覺得自己很不值得,連當Gay都能當的如此卑微,他已不曉得為何上帝要讓他出生在有沈昌珉這號人物的世代,讓他如此受苦受難。

什麼情趣用品製造商,打從一開始他就不能夠朝著這行裡跳,脫褲子就算了,怎麼連沈昌珉也……。

他越想越是紅臉,明明心裡是超級無敵霹靂不喜歡沈昌珉,但他卻是打從心底的無法反擊。其實沈昌珉也不真那麼壞,倒是好處比壞處多太多了,除了就那說話總是讓人不明所以外,其餘想想其實也沒那麼糟。

不過,他並不會因此說服自己繼續留在沈昌珉身邊,再如何他的母親仍是有生小雞雞給他,他不能再軟弱下去了。

就算沈昌珉是魔王那又如何?

當他洗完澡以後,由於沈昌珉房內沒有他的衣服,他也就赤裸著偷偷摸摸打開了房門,然而一路往三樓奔去,打算將自己的行李打包,然後趁著沈昌珉不注意就偷溜,一去不復返。他氣喘吁吁的衝到了三樓來,伸手就打開了房門,然而快速的跑進沈昌珉先前為他準備的房間。

「你很有精神。」沈昌珉說。

他的腦子進水了,他什麼也不想想了,為何總是在他要做壞事的時候就會遇上沈昌珉?又是為什麼沈昌珉會剛好在他的房間!?

「我回去睡了。」他轉了過身,才正要開門時,沈昌珉便在他的身後一把將房門給壓了回去,「你打算逃走?」

他覺得現在的自己的很丟臉,身上一件衣服都沒穿就算了,他的心思還被沈昌珉給看光光了。

「我需要你。」沈昌珉一手環住了他的腰,另一手則握上了他垂落的嫩莖,又說:「我不能讓你走。」

所以……沈昌珉又要用他最擅長的實驗方法讓他體力透支嗎?

「放、放開……。」他的手握住了沈昌珉的手腕,聲音發顫的又說:「為、為什麼不找別人……?」

沈昌珉就這麼挾持著他的寶貝與他的身軀,然而慢慢的將他帶上了床,沈昌珉輕輕的壓上了他的身子,看著他的大眼低聲說:「只有你才有辦法配合我。」他感覺沈昌珉是鬆了在他身體上的所有束縛,便在他眼前站直了身子,還為他蓋上棉被又說:「每次做完實驗,我都會好好愛你。」

『……?』

「所以別走。」

這……沈昌珉你到底在說些什麼啊!?

他第一次覺得,自己的腦子不只進水,而且還爆炸了。

 

 

 

 

 

不擅言詞的昌珉,其實他就是個用行動表示『愛』一切的人,恩康康。

無厘頭的文,看看就算囉。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