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之後,金在中熱心答應他在這個寒假三餐就由他來提供,還要他不用太擔心沒有沈昌珉的日子。這種感覺該怎麼說呢?不曉得為什麼,金在中似乎是認為他與沈昌珉在交往。每回與金在中聊天,談話之中金在中的語氣時不時就有些曖昧,尤其是說到沈昌珉的事情時候。雖然說金在中似乎是誤會了,而他也曾向金在中表態自己與沈昌珉並非那種關係,但金在中看上去卻還是一臉覺得他與沈昌珉之間存有不太一般的情愫。

實話實說,被人這麼誤會也許以前的他會覺得有些不快,不過上了大學以後,這種同性之間的感情處處都可見,也不知自己是習慣,又或者因為剛好被誤會的對象是屬於自己可接受的範圍,所以他才沒有太大的反應。反正對他而言,他無所謂。

這個寒假雖然感激金在中的熱情相助,不過他仍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完成。以時間上來說,可能是因為冬天的關係,所以他的睡眠時間拉更長了。雖與金在中約好三餐去光顧小店,不過實際上他去的次數未必有達標準。有時可能只有早餐,或者中餐,晚餐大部份的時間他都在睡覺。不論是吃飯或者想做其他事情,他的時間都很有限,導致他最想做的事情進度是一直往後推去,就像龜速進行般,讓他有時頗覺納悶。

與沈昌珉說好的譜曲,日子也過了一個星期了,他才寫出三行的簡譜,老實說這樣的進度很慢,甚至讓他懷疑,自己與沈昌珉所一同創作的曲子什麼時候才有辦法完成。

一個星期過了,他除了彈吉他以外,似乎也沒有其他的休閒活動了。他一個人坐在書桌前,抱著吉他看著桌上那張簡譜,輕聲地嘆了口氣。那張紙因為他的嘆氣而有些微的浮動,他眨著大眼,腦中不小心想起了另一件事情。就是沈昌珉離開以前留給他的那張紙條,『保持聯絡』。

現在的他是真的有些無聊,不過若是要打電話與沈昌珉聊天,他好像又不太曉得自己能與沈昌珉有什麼話題。以前他曾聽過一句話,說是真正的朋友連沉默的時候都不會覺得尷尬。現在反觀他與沈昌珉,說不上要好的他們,打電話過去似乎會顯得尷尬。

沈昌珉也是個不太愛說話的人,然而配上他這個連人際關係都處理不好的個性,他認為不打電話才是最好的選擇。不過當他的腦袋這麼想的時候,他的手機突然響了。他看著來電顯示,上頭顯示的名字讓他有些驚訝,彷彿這通電話是打來否認他的選擇。

「喂?」他接了起來,將聲音送了過去。

「我是昌珉,你有好好吃飯嗎?」沈昌珉問。

劈頭第一句就是老話,聽久了倒也聽慣了,「有,我每天都去在中哥那裏吃。」

「我知道。」

「知道你還問?」他輕笑說。

「我跟你說,你別管金在中那個老人在那邊說些什麼。」沈昌珉似乎很認真的對他說。

他想了一會,便問:「你指的是什麼?」

這回倒是換沈昌珉沉默了一會,他從手機裡聽見了沈昌珉走動的聲音。沈昌珉從一個較吵雜的地方走至一個連雜音都沒有的地方後,才開口跟他說:「他一直覺得我們有問題。」

他抱著吉他,看著桌上的簡譜,腦子裡猜著沈昌珉話中的意思,「是指我們在交往嗎?」

「對。」

「……我有跟他解釋過。」他輕聲說。

「他才不會管什麼解釋,只要他覺得是,我們就是。」

「就是Gay嗎?」

「……。」

沉默了幾秒鐘後,他又開口說:「反正我們知道我們不是就好了,你也說別管他怎麼說。」

「不是,是感覺對你很抱歉。」

「其實,我沒有很介意。」

他們又沉默了,這一刻,似乎是驗證了當初所聽見的那句話。他不知道沈昌珉是否覺得尷尬,但他卻一點也不覺得尷尬。

「過完年,我會回學校。」沈昌珉突然說。

他揚上了眉頭,不明白的問:「過完年不是還可以再放兩個星期?」

「反正我會回學校。」沈昌珉沒有給任何的原因,只告訴他這麼一個消息。

「嗯,我知道了。」

「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他答。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