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果然是個守信用的人,當日子又過了一個星期後,沈昌珉便傳了一封簡訊來至他的手機。

『我搭晚班公車,大概晚間十二點到學校,先睡。』

他手中握著手機,看著上頭的螢幕,並沒有回短訊給沈昌珉,只是將手機放回書桌上,又繼續他的創作。現在時間是晚上八點,早在昨天沈昌珉告訴他今天要回來時,他就打算去車站接沈昌珉了。雖說他並不曉得為何沈昌珉要提前回學校,不過身為室友的他,總不能就放沈昌珉一個人在深夜裡拎著行李走回宿舍,就算沈昌珉人種高大,但夜深總是危險就深。

老實說,長這麼大以來,他還是第一次這麼為了一個人著想過。所以為了讓自己不那麼快睡著,晚上去金在中的店內吃飯時,他特地要求了鄭允浩能泡一杯特濃的咖啡給他,他希望自己能夠撐過十二點,至少要將沈昌珉從車站接回,他才可以睡。這個要求他當時說得並不大聲,可是還是很不幸地被金在中聽見了。不過他似乎已經習慣金在中的調侃,所以無論金在中在他的面前是如何將他與沈昌珉的感情說得像是如膠似漆的情侶,他的反應很如一,表情也很淡定,默默接受了金在中的八卦言論。

說真的,第一次的誹聞對象是個男人,而又是沈昌珉,他並不覺得糟,反倒是覺得有點光榮。一輩子能與被一群蜂擁而至的女人所圍繞的男人傳誹聞,這是何德何能?他想,不是自己上輩子燒好香,就是他這輩子做太多善事。

他將自己所想到的旋律一一的寫上那張紙上,然而又重新拿起吉他,從頭至尾彈過一次,沒有什麼激動的旋律,也無華麗的指法,他譜得曲就樣是個平凡的說書人說著故事一樣,而當他彈至自己還未完結的部分後,他也就收起了那張紙,將它安好的放回自己的抽屜裡。

現在時間已經是十一點了,沒想到他一作曲就作了三個小時,可最讓他訝異的並不是自己作的曲有進展,而是鄭允浩所為他調製的咖啡奏效了。

只要再一個小時,他就能與沈昌珉相見了。本來打算打電話告知沈昌珉自己會去迎接的他,最後想想還是作罷。他總覺得沈昌珉若是接到他這通電話,八九成是會對他碎碎念,然而叫他滾上床睡覺去。他索性就不打,耐心的等著時間流過。

自從得了嗜睡症以後,他好像就沒這麼殺時間的等過人了。

眼看已經十一點半了,他起身為自己穿著一些禦寒的衣服,穿了襪子又圍上圍巾,之後便出房間換上了雪鞋,一個人走出學生宿舍。他在微弱燈光下的街道緩慢而行,還好天氣夠冷,冷到他一走出宿舍後就不知道要睡覺了。不過也因為太冷,所以他將自己的半個臉埋進了圍巾裡頭,縮著身咬牙的慢慢朝著客運站走去。路程大概十五分鐘,街上沒什麼人,所以他走過的每一步是顯得格外清晰,就像都市裡的唯一生氣,趕著去迎接他的朋友。

他來到客運站後,便在客運站裡頭跳了兩下,深深的吐了一口氣。他看著掛在客運站的時鐘,如果客運沒有遲到,那麼再過十分鐘後,沈昌珉的客運就會到了。

客運站就他一個人,他站在其中一個路線的窗口,探頭探腦地看著外頭是否有車進站。最後,他的大眼便讓他望見了一輛客運的車頭,正朝著客運站前來。當客運停進客運站後,他從客運的窗戶看了進去,上頭幾乎沒人,不過他卻看見了一個最熟悉的人影正在客運上頭踉蹌的要走出來。看沈昌珉走路的樣子,他猜,沈昌珉應該是帶了不少東西回來。

「昌珉。」當沈昌珉走下客運後,他便站在不遠處喊了沈昌珉的名字。雖然燈光不明顯,但他曉得沈昌珉的表情是有些驚訝,所以他又誠實的說:「我來接你了。」

沈昌珉手中果然拎著大包小包的行囊,看上去行李似乎有點重,他也不待沈昌珉的指令,便走向前自動拿過沈昌珉手上的行李。

「不是叫你先睡?」沈昌珉問。

「我晚上有喝咖啡。」他笑說。

「這麼晚了幹嘛還跑出來?」

「因為你選了這麼晚的客運回來。」

沈昌珉沒再說什麼,他們就又沿著方才他所走來的腳印再慢慢地走回宿舍。

「你怎麼帶了這麼多東西?」他突然問。

沈昌珉看了他手中的那一袋,便說:「那袋是電磁爐跟鍋子,這袋是吃的。」

「這麼功夫,你打算自己煮自己吃?」

沈昌珉瞄了他一眼,眼神又看回前方的道路說:「我要煮湯圓。」

「冬至不是過了?」他說。

沈昌珉這回倒是沉默有些久,過了些分鐘後才說:「煮給你吃。」

 

 

 

完了完了,我完全淪陷二珉!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