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一早就偷偷地一個人走出宿舍,揹著背包,似乎是有計畫性的離去。他趁著崔珉豪熟睡之際,單獨來到了金在中與鄭允浩的店面。店門口掛著尚未營業的告示牌,但他卻無視了告示語,單手就將們給推了開來。

「噢!你是怎樣,以前讓你在這打工都沒見你這麼早來!」金在中排著桌椅,見沈昌珉一進門就率先調侃一翻。

一旁的鄭允浩似乎也被沈昌珉的早晨光臨給嚇到了,不過他的反應卻沒如金在中來的誇張,只是低聲的打了招呼,「早安,孩子。」

沈昌珉也向他們倆打了聲招呼後,便坐上了吧檯,然而說:「我有些問題想請教你們。」

「請教什麼?該不會你真的對珉豪動心了吧?昨天珉豪去接你,你有沒有開心呀?」金在中也朝著吧檯湊了過來,又說:「珉豪這孩子不錯的!」

看來崔珉豪真的很深得金在中之意,但沈昌珉心中卻不這麼想,「喂,你都四十幾歲了,還這麼八卦!」

金在中不介意的聳了聳肩說:「我的年齡都可以當你爸了,看自己的孩子長大,又即將要談戀愛了,怎麼可以不關心一下?」

沈昌珉並不否認金在中的說法,與金在中和鄭允浩的相識,大概是他十二十三歲的時候。那時因為學校放學都會路過金在中的店,而總是晚歸的父母,沒能為他準備晚餐,他就這麼一個人去金在中的店裡解決晚餐問題。不過在某次,由於太過貪吃,吃到超出了自己荷包內的零用錢,他實在付不出錢來,就自己厚著臉皮去後廚房說要替金在中洗碗。

可金在中卻沒有接受的他的要求,卻反問他,『你最拿手的是什麼?』

那時的他仔細的想了想,『國文、數學、英文……』

『不不,你喜歡做些什麼?』

他又想了一會,『唱歌、彈吉他。』

『那麼每天下課都來叔叔這表演好嗎?』

會跟金在中與鄭允浩如此熟悉,就是從這時開始的。比起自己家的父母,沈昌珉深深覺得,鄭允浩與金在中才是自己的父母。也從那一刻起,他的興趣才被正視,也有了一個小舞台能讓他盡情地發揮。除了在學校念一整天的書回家能夠感到鬆口氣外,最能讓他感到放鬆的地方,大概就是與金在中和鄭允浩在一起的時候。

「之前帶俊秀還有有天過來你都沒這麼八卦。」他抿了抿嘴說。

金在中是拍了他的肩,笑說:「已成定局的事情還八卦什麼呢!」

所以說,因為他與崔珉豪之間還是個未知數,才會引起金在中的興趣。

「好啦,我就不鬧你了,不過你會不會跟珉豪在一起呢?」金在中又憋不住的問。

「不會,我又不是同性戀。」他冷道。

「會不會在一起,跟同性戀沒有太大的關係啊。」金在中睜大藍眸說。

「不想繼續這個話題。」他撇了過頭,然而從自己的背包裡拿出了一包紅砂糖,又問:「我想要煮湯圓,不過我不知道糖要放多少。」

鄭允浩看著那包紅砂糖問:「你要在宿舍煮東西?」

「嗯,不知道珉豪什麼時候會睡醒。」

金在中聽見這話,又摟了他的肩笑問:「你要煮給珉豪吃喔!?」

他的雙眼就盯著那包紅砂糖,爾後說:「我自己也要吃。」

金在中轉了過頭看著鄭允浩,微笑道:「允吶,我們的孩子真的長大了。」

沈昌珉與鄭允浩待在酒吧邊,就看著金在中一人走進廚房內。

「哼,我超想揍他。」沈昌珉嘆了口氣說。

鄭允浩泡了一杯咖啡,然而遞給了他說:「你揍他,今晚我就得睡沙發。」

雖然總覺得金在中的八卦很不靠譜,不過為什麼,對於這一點也不靠譜的八卦,他的反應卻也沒有太過於激動的表現呢?

第一次被無中生有,卻有種無所謂的感覺。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