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被崔珉豪所說的話搞得烏煙瘴氣,其實嚴格說起來,崔珉豪說的話似乎也不是一件很重要的問題,畢竟,他壓根就沒想過自己會愛上朴有天這人。

老實說,自從知道自己誤打誤撞的救了朴有天以後,朴有天還侵略羊族,這一點讓他很不滿。明明是他有恩在先,怎麼朴有天卻視而不見的還侵略羊族,然後欺負他?難不成,這一切就如崔珉豪所說,朴有天是因為喜歡自己,所以才搞出這麼多花招來的?

可是……既然喜歡他,為什麼不對他好一點,還在入秋的夜晚只拿一條薄被讓他自生自滅?雖然不小心發高燒後,朴有天是將他照顧的周到,但他無法因此就斷定朴有天真的喜歡他。

冬天裡夜晚來的快,今晚似乎就如崔珉豪所說,會來個大慶祝。雖說他不太明白為什麼只是獵到山豬也必須大慶祝,不過他想,大概是及時行樂吧。可是他對於這樣的慶祝卻沒什麼想參與的慾望,所以待他將手邊的小工作用完以後,便回至朴有天的房間,拿了自己的衣裳就往澡堂裡去了。

來到狼族也有陣子了,雖然有太多事情本來沒辦法適應,可不知為何,做到最後許多事情也在無形中自然的成形了。讓他最心動的,大概就是狼族村內所設置的澡堂了,能夠讓他徹底放鬆,又可以不受拘束的洗澡,他覺得忙碌一點下來,只要來到這個澡堂,似乎所有的事情都能夠拋諸腦後了。

在狼族這裡,有些東西是在羊族裡沒看過的,不知是狼族搶來的還是真靠他們自己腦袋所做出來的工具,但這些都不是探究標的,反正他就是喜歡狼族的澡堂,還有朴有天房內的小暖爐。

他暫時將今天崔珉豪所拋給他的問題給遺忘,一個人就在這不大的澡堂裡為自己淨身,洗去一天所累積下來的疲憊。而在他洗澡的途中,他是從窗口外聞見了陣陣的烤肉香,貌似晚上的慶祝要開始了。不過現在的他,肚子卻不是很餓。

他在澡堂裡泡了有些久,後來也不甘願的起身為自己換上新的衣服,然而擰了擰自己的紅髮,穿上鞋便快速的走出澡堂,在冷冷的天氣裡朝著朴有天的木屋跑去。他很想在第一時間跑進朴有天的臥房裡,可是在這熱鬧的村莊裡,他就是好死不死的看見了朴有天與上回親熱到一半被自己打擾的女狼一同坐在火堆旁親暱。

他看著坐在朴有天腿上的女狼,他聽不見他們的對話,但朴有天的神色似乎不是很好。他的腳步不自覺得放慢,眼神仍是不停的看著朴有天表情。

女狼是圈著朴有天的脖子,有說有笑的,直到朴有天抬起了頭來,也朝他的方向看過來,他才驚覺自己的行蹤已曝露,趕緊挪了腳步就往朴有天的木屋跑去。

他一進屋也就選了暖爐旁的空位坐上,慢慢的用雙手將紅髮給搓乾。

「怎不出去吃?」朴有天推開了門,突然問道。

他沒轉過身,垂著頭隨意就將自己的紅髮往後甩。

「怎了?」

「我沒有很餓。」他站了起身,轉過身看著朴有天說。

「至少吃點吧,不然入夜會餓。」

「沒關係啦,我有點想睡了。」他臉上苦笑,便走過朴有天的身邊,拿了自己的薄被,又走回了暖爐旁,似乎就地睡覺。

可朴有天卻抓住了他的手臂說:「你睡我床啊。」

他的鳳眼盯著朴有天看了幾響,小嘴卻忍不住的說出他心中有些困擾的事情,「你是不是喜歡我?」

朴有天慢慢的睜大了眼,只見金俊秀的小嘴跌跌不休又再句子後加上了許多疑問,「如果我喜歡你,你該怎麼辦?如果你喜歡我,為什麼又會跟剛剛的女人那麼親暱?為什麼你要對我好?而且什麼時候你才要教我脫衣跟張腿?還有……」

「等等。」朴有天將金俊秀拉了過身,有些傻眼的說:「你一次問那麼多問題,要我怎麼回答?」

金俊秀皺著眉,沒有說話。

「我是喜歡你。如果你喜歡我,不該怎麼辦,反正本來你就該喜歡我。剛剛不是我跟那女人親暱,是那女人自己跟我親暱。對你好是因為喜歡你。如果你這麼想學脫衣跟張腿,現在教你好不好?」

「不好,我工作的時間過了。」金俊秀搖頭說。

「那你是不是也喜歡我?」朴有天反問。

金俊秀抬眼看著朴有天,手中緊緊的抱著那條薄被,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上床睡覺吧。」朴有天說。

朴有天最後沒有用羊咩逼他說,就針對這點,他還滿喜歡的。

噢,還有,他也喜歡朴有天的虎皮床。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