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朴有天的酒是喝多了。金俊秀什麼時候從他的懷中溜走的,他毫無任何感覺,也沒覺哪裡不對勁,拉了棉被就又繼續他的深眠狀態。

而金俊秀卻與他相反,因為昨晚沒吃東西,他是活活的被餓醒了。當他從朴有天的懷中醒來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出門洗把臉,然而匆匆又回房,整理自己凌亂的頭髮。他安靜的坐在地板上梳著打結的紅髮,眼神四處的觀望,似乎想找尋什麼東西。

「剪刀呢……。」他輕聲說。

對於這頭長髮,他已看不順眼很久了。留了這麼長,整理起來處處是麻煩,雖然朴有天特別警告過他要他別剪,不過他還是受不了這頭凌亂的紅髮,也不怕朴有天的警告,一個人便安靜的在房內躡手躡腳,尋找一把剪刀。

在當他找到剪刀以前,他率先看到了放在小桌上的一張紙條,『餓了就吃』,上頭是這麼寫的。他將紙條放了回去,然而又掀開了桌上的半圓竹籃,裡頭是一些山豬肉以及饅頭。雖然是冷的,不過他卻覺得有點小動心。好不好吃是其次了,至少還有得吃,而且似乎是朴有天為所他留下的。

但他還是在吃之前,選擇先處理自己的頭髮。待他找到了剪刀以後,他便隨意的就將自己的紅髮給剪斷。哪裡長,他就剪哪,不依靠銅鏡的反照畫面,就隨隨便便的為自己的減了一頭短髮。他看著自己的掉在地上的紅髮,也不在乎自己的現下的模樣,便將落在地板上的紅髮通通清理乾淨,才又回到朴有天的房內。

他的坐了下身,然而掀開了桌上的竹籃,拿起筷子就大口吃著他的早餐。

這烤山豬雖然冷了,不過烤的還是很入味,而重點是,不知是誰為他將豬肉給切片,讓他好嚥口,不用花太多力氣再去扒山豬肉,就能吃到美味的烤山豬。他是一口豬肉又一口饅頭,沒多久後,就將桌上那些美食通通給吞進了肚子裡。

他摸著被他所填飽的肚子,又喝了一口茶,眼神便看向那睡的深沉,又睡出了鼾聲的朴有天。

昨夜他與朴有天似乎說了一件很不得了的事情,但不知為何,他的心中卻對於那些話沒有太大的反應,反倒就像是一般的談吐,不是特別重要,也不是特別需要讓人去思考的話。但現在回想起來,他卻又覺得事態有點嚴重。

從小就後知後覺的他,長大後這樣缺陷依舊沒有改過,反倒是更突出了。

昨天……朴有天好像說他喜歡自己來著?呃,似乎是這樣沒有錯,還說了會對他好,是因為喜歡他。

雖然他不是很明白會什麼朴有天會喜歡他,但人總是對於這般突然的告白,無人是不感驚訝的。縱然他的驚訝是過了一夜之後才浮現,但他還是很驚訝。

那麼,昨天他們又說了什麼來著?朴有天好像又說,他愛上他是應該的,所以不該怎麼辦,因為本來就是個既定的事實,只是早或晚發生而已。所以,倘若朴有天說的是對的,那麼是不是他得喜歡朴有天?

可是,他記得以前娘親曾告訴他,如果真要愛一個人,首先要自己看得順眼,然後疼自己,再者就是那人也愛自己。依照朴有天的外型來說,除了胸膛單薄一點,其餘倒都是挺順眼的;疼自己嘛……為自己留了早點,又在發高燒時照顧他,讓他睡他的虎皮床,這個應該算吧?那麼朴有天愛自己嗎?昨天朴有天好像就說過了,答案應該也是肯定的。

感覺上朴有天所有的條件都具備了,不過他總覺得好像還少了些什麼。

嗯?還有,就是朴有天答應過要教他脫衣跟張腿的。

不過當他看著眼前這睡得像死豬的朴有天,他心中還是作罷。反正學習是長長久久的事情,也並不用第一時間就得把朴有天叫醒,只為教他脫衣跟張腿。也許是朴有天不認為這件工作對於一個奴隸來說事必須要會的,所以才不急著教他。若真是如此,那麼他也不用急著學。

反正他人也逃不到哪去了,朴有天要他做什麼,他想,他這輩子也就認了。誰讓他被朴有天給抓了呢?不過話又說回來,他會喜歡朴有天嗎?

嗯……這應該得等朴有天教完他所有的工作以後,他再來做定論吧。

也許脫衣跟張腿是一件辛苦的工作,也或許不是。

但他想,如果朴有天真的愛他,應該就不會挑太困難的工作給他吧?所以他認為,脫衣跟張腿大概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情吧?

假設,當他腦中所有的假設通通成立以後,要他愛朴有天一輩子,這不是什麼難事。

不過,這僅僅是假設喔!

 

 

 

 

能懂俊秀的小腦袋的思維嗎?哈哈。

新年快樂。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