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睡醒以後,已經是下午三點的事情了。當他從床上緩慢地坐起身時,眼神不自覺的看向房內閃爍的燈光。房內的燈光沒有開,窗簾又是拉上的,所以一絲的光線也沒有,僅有沈昌珉筆電螢幕閃爍的光芒。沈昌珉戴著耳罩式耳機,一個人用著電腦看電影,似乎不知道他醒來。他也沒打算叫沈昌珉,安靜地走下床,開了房門,為自己梳洗。

刷著牙的他,看著鏡子裡的反射,他看見沈昌珉將電影按了暫停,然後開了房內的燈光後,也走出房間來到他的身旁。

「我今天早上去找了金在中,他還給了我們他熬燉的牛肉麵,等等我們煮來吃。」沈昌珉雖然臉上沒什麼表情,不過他卻能感受到沈昌珉心中的興奮。

「你吃中餐了嗎?」他漱掉了嘴中的泡沫,問道。

「還沒。」沈昌珉說。

「你怎麼不先吃?」他抹去了嘴角的水珠,又問。

沈昌珉伸了個懶腰,搔了搔頭說:「一起吃比較好,免得我吃光。」

只見沈昌珉又走進了房內,一個人拿了電鍋準備煮東西,他也走進房間,幫忙沈昌珉將他們放至在窗外的冷凍食品拿了一些進來。由於宿舍的冰箱是共用,他們也懶得在走至一樓的茶水間冰這些食品,反正現在外頭的氣溫跟冰箱是差不多冷,他們也就所幸將所有的火鍋料都放在窗外,將窗外當作一個大冰庫。

「是這包嗎?」他拿起了裝有金在中熬燉的牛肉麵袋子,轉過身問沈昌珉。

沈昌珉將鍋子洗完後,走進房內看著他手中的袋子,「對,那包先煮,明天再來煮火鍋好了。」

他們倆用著一點也不純熟的技巧一同將牛肉麵給烹熱,宿舍裡頭全是牛肉麵的香味,沈昌珉的手是不停地攪拌,而他則是在一旁看著漸漸沸騰的湯頭,不禁的說:「好像很好吃。」

「是超級好吃。」沈昌珉補充道。

金在中的手藝是沈昌珉從小嗑到大,他可是超了解金在中手腕底下所煮出來的美食是什麼味道。

「可是我們放這樣會不會太多?一整鍋耶。」

「不會,剛剛好。」沈昌珉說。

當他聽見沈昌珉如此篤定的語氣,他也不否認沈昌珉的說法。好歹他們也相處過一陣子,自然是對於對方的食量有所了解。依照這整鍋來看,也許對沈昌珉來說可能還不夠。當牛肉麵在大火的催促下沸騰後,沈昌珉是替自己也替他各自盛了一碗,當沈昌珉將手中的那碗遞給他時,他又聽見沈昌珉說:「晚點再來煮湯圓,我今天有去問金在中糖要加多少,他還借了我能夠丈量的湯匙。」

「所以你今天去找他,就是為了問糖要加多少?」他有些訝異的問。

「嗯,免得太甜,因為我還有買現成的紅豆餡。」

他看著沈昌珉帥氣的臉蛋,不知為何,自己是莫名的笑了起來。為了煮碗湯圓,還這麼費功夫的跑去問廚神,老實說他不認為這是沈昌珉這種外型的人會做的事情,不過沈昌珉卻總是出乎他的意料。

「我覺得我們吃完這些牛肉麵,大概湯圓就吃不下了。」他笑說。

沈昌珉吸了幾條麵線,一副無所謂的說:「沒關係,明天也可以煮。」

他們沉默了幾分鐘以後,他又抬起頭看著沈昌珉問:「你提早回來,不會覺得很無聊嗎?」

「反正待在家也無聊,也是只有我一個。」

「爸爸媽媽不在家嗎?」

「在,只是每次過年聚完餐,他們就得回醫院工作。」沈昌珉說。

「嗯。」

看來,沈昌珉在某些地方,跟他也挺相像的。

「有人陪比較不無聊。」他微笑說。

「另一方面,我是擔心你一個人不太好生活。」沈昌珉又替自己的盛了一碗牛肉麵,輕聲說。

「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啦。」他笑答。

「是嗎?」

沈昌珉的疑問裡頭就是充滿著不信任他的語氣,縱然他能保證自己一個人也能活得好好的,但以客觀來說,一個患有嗜睡症的人要他人相信自己一個也能夠好好過活,會相信的人大概屈指可數,沈昌珉自然不是能被他數出來的那一個。然而,就在太陽西下以後的夜晚,由於沈昌珉將他不小心餵得太飽,當他洗完澡出來正準備吹頭髮時,他忽然發覺自己似乎又要遠離現實生活一段時間。

本來是打算吹頭髮的,但由於睡意突然來襲,他又將吹風機拿回房內,隨意的放在書桌上,轉身就想爬上床睡。

「怎麼不吹頭髮?」沈昌珉也正好起身想去泡點東西來喝,卻見他放任一頭未乾髮絲就想上床睡,沈昌珉自然是擋住了他的去路,抓著他的手臂問。

他抬眼看著沈昌珉,似乎想說點什麼,但話都還沒說,沈昌珉便手疾眼快的就一把抱住他。他靠上沈昌珉的肩膀,眼眸一閉,又遲了一步告訴沈昌珉『晚安』。

沈昌珉將崔珉豪的身子慢慢的朝著書桌旁的椅子挪去,讓崔珉豪坐上椅子,又讓崔珉豪輕輕地依靠在自己的下腹,他拿起崔珉豪桌上的吹風機,插了書桌邊的插座,便替崔珉豪吹乾那頭濕髮。

看來,沈昌珉說的並沒有錯,如果真只有他一個人生活,恐怕生活這一件事情,對他來說是麻煩。

不過現在多了一個人可以依靠,他大可肆無忌憚地睡在那人的懷中。不會冒著感冒的風險,好好的沉睡。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