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在忙完他一天該做的事情後,又自行的跑去找了羊咩,看看羊咩在卡滋的監督底下過的好不好。

他也不是第一次來探訪羊咩了,可不知道為何,每一次的探訪,他都覺得羊咩與卡滋的感情似乎是越來越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朴有天不讓卡滋吃掉羊咩,又把卡滋與羊咩關一起,在這種尷尬的情況之下,似乎就做起朋友來了。

金俊秀將羊咩打理好後,也走出了小屋,獨自的在村莊裡走著。

這麼久以來,其實他也不是沒有發現狼族看他的眼光。所有的奴隸都不該踏進村莊裡來,而他卻是唯一的例外,縱然大家都知曉他是誰的奴隸,但眼眸總是不懷好意。就除了崔珉豪外,似乎沒有其他狼對他懷有善意了。

他最後是有些受不了狼族的眼光,快步的便朝著朴有天的窩走去。但是這回他返窩的途中並沒有往常的順利,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朴有天不在村內,所以所有的砲火直接朝他迎面而來,讓他是不及閃避,也不知所措。

「小羊奴,有沒有好好服侍咱的老大?」

這個女人他好像見過,似乎就是常常找朴有天親暱的女狼,「臉不要這麼錯愕,來,告訴我你們是不是上過床了?」

他睜大了眼,拼命的搖頭說:「沒有。」

「不然他怎都不肯碰我?」女狼又問。

「還不是你沒他那麼有魅力。」男人一把就掐了他的豐臀,然而摟上了他的腰際在他頸間旁說:「你瞧他的體態這麼圓潤,朴有天怎可能不愛?」

他明顯嚇了一跳,趕緊的男人的懷中離去,轉過身看著男人。

男人的臉龐也是屬標緻,但為何他覺得男人的笑容是令人看的發毛?

「我是賈成。」他看著賈成朝著自己走了過來,又再他的耳邊輕聲說:「等我殺了朴有天,你就屬於我的。」

他一把就推開了賈成,轉身又瞪著女狼,皺著眉一句也沒說,腳步加快的就衝進了朴有天的臥房裡。他靠著房門大口喘著氣,不自覺得揉了揉自己的屁股。朴有天從來就沒那樣摸過自己,賈成是為什麼膽敢對他這麼做?朴有天在這裡不是最大的嗎?還有,為何那女狼盡是問他一些奇怪的問題,朴有天不與他親暱,跟自己有沒有和朴有天交過歡有什麼關係?

他覺得事情好像不太對勁,尤其賈成最後的那句話,他發現這村莊內有人想對朴有天不利。他本想衝出門去知會朴有天,可他又卻步了。若是出了這房門又遇上賈成,他該如何是好?

「哦。」

他身後的門突然被推了開來,他立即轉過身看著來者。

「怎了?」朴有天滿身是碎雪,邊脫了大衣,邊看著金俊秀問。

金俊秀睜大鳳眼看著他,伸過手抓住了他,就趕緊對他說道:「有個叫賈成男人要殺你,他說殺了你,我就是他的!還有一個女人問我是不是跟你上過床,所以你都不碰他……。」

朴有天的眼眸很冷靜,對於金俊秀的恐慌,他似乎是有些開心。不過金俊秀貌似是真的嚇著了,才會將他的手臂抓得如此用力。他是將金俊秀抱入了懷中,順了順他的背脊說:「我心口那道疤,就是賈成砍的。至於那女人,因為我是狼首,懷了我的種對他有好處。」

金俊秀安靜的聽著,對於朴有天所說的話,他也沒過問太多,只是他很在乎賈成說的話,「我不想當賈成的奴隸……。」

「當我的就願意?」朴有天笑問。

金俊秀靠在他的肩上,輕輕的吸了口氣,「因為你對我很好。」

「那你要不要對我好?」朴有天調皮的反問。

被朴有天輕輕摟著他,是緩緩的推開了朴有天,他眼神充滿了猶豫,似乎真的在想該怎麼報答朴有天。

「如果你不喜歡那個女人……不嫌棄的話,我沒關係。」金俊秀紅著臉說。

聽見這話,朴有天應該高興到瘋掉才對,但朴有天確是異常的冷靜,耍著金俊秀問:「什麼意思?」

金俊秀皺了眉頭看著他,又想了幾會,「幫你……安慰。」金俊秀小聲的說。

「所以你曉得脫衣跟張腿是什麼了吧?」

「……!」金俊秀睜大眼看著朴有天。

「應該不用我教了吧?」朴有天腳步逼人的,一步步的將金俊秀逼上了虎皮床,又笑說:「我說脫衣你就得脫衣,說張腿你就得張腿……。」

金俊秀躺上了床,雙手抵著朴有天的胸口,憋了幾會才問:「插、插哪?」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