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很認真的看著自己下身的人兒,他愣了幾會,才坐直了自己的身子,看著金俊秀問:「你不知道插哪?」

金俊秀也坐起身來,拉了拉自己的衣裳,搖頭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怎麼會想安慰我?」

金俊秀紅著臉,似乎對朴有天逼問的內容很難堪,但他還是鼓起勇氣的說:「我以為只是幫你摸……。」

朴有天徹徹底底的嘆了口氣,他站起身子來將手中的絨毛大衣掛上衣架,邊說道:「讓你摸不如我自己摸……。」

看來金俊秀是單純過頭了,單純到讓朴有天都有些灰心。雖然說這種事情不是說不能教,只是要教這種事情誰不尷尬?本以為金俊秀的腦子是被自己給開通了,可誰知金俊秀又一句『插哪』將他徹底打敗。若要他直言不諱並非不可行,但他就怕金俊秀的小心臟受到太大的衝擊,頂不住。

金俊秀似乎是看穿了朴有天的心思,他知道自己又讓朴有天失望了。果真,他從來就不是個適格的奴隸,什麼都不會,什麼都要別人教,要若他是朴有天,肯定會把自己給殺掉。不過朴有天對他如此包容,是讓他漸漸相信了朴有天的真摯告白。

如果朴有天不喜歡自己,恐怕現在的結局並不是朴有天獨自嘆氣,而是自己的屍骨橫躺在野外吧?

「你不是喜歡我嗎……?」

朴有天轉過身看著金俊秀,很自然的點頭說:「我是喜歡。」

「那就隨便你啊。」金俊秀翹著嘴說。

既然是愛自己的,他當然就覺得一切都無所謂啊。

但是朴有天卻不那麼想,「只有我喜歡你,夠嗎?」如果說只要他單方面的喜歡就能霸占金俊秀,那麼他從認識金俊秀的第一天,他不知早就強姦金俊秀多少次了。

金俊秀傻傻的看著他,這回倒是腦子沒有再繼續的白癡下去,垂著頭,羞澀的說:「我也喜歡你啊……。」

朴有天受寵若驚了,金俊秀竟然破天荒對他告白,神情還露出一副如他不馬上吃掉他就是種罪惡的表情。朴有天似乎是挑戰了金俊秀的底線,從沒見過金俊秀說話會如此嬌羞,也逼出了金俊秀對於他的感情,看來這些日子,自己真沒白疼金俊秀。

朴有天是緩緩朝著金俊秀的走過去,摸著他的臉蛋輕聲說:「其實……能插的地方有兩個。」

金俊秀抬起頭,皺著眉認真聽著。

「嘴巴跟屁股。」朴有天淡定的說,但眼神卻不淡定的看著他。

金俊秀則是沒有迴避的睜大了鳳眼,啞口無言的看著他。

「願意嗎?願意我就教你。」朴有天依舊施展懷柔策略,他是真的希望金俊秀能答應他。

「不願意!」金俊秀拼命的搖著頭,嚇的都快哭出來了。

朴有天所說的兩個地方未免也太奇怪了……。自古以來有人插嘴巴跟插屁股嗎?還是自己天生常識不足?一個是東西進去的地方,一個是東西出來的地方,怎麼想怎麼不對呀!

「你要相信我呀,況且你該受到懲罰的。」朴有天壞笑說。

金俊秀拉了棉被,將自己的身體與朴有天隔絕,瞄著眼問:「為什麼要懲罰?」

「誰讓你把你的頭髮剪得這麼醜。」朴有天嘆口氣說。

金俊秀摸了摸自己的紅髮,又搖頭道:「可是我不想……。」

「你明明說隨便我。」

「但是……」

「沒關係,那就算了。」朴有天微笑說。

好險他的兄弟不是很急迫,要他自己解決,也不是什麼大問題,也或許出外吹個冷風,情慾自然也隨風消失匿跡了。說他不想霸占,他只能自嘲自己不是聖人,其實他很想一把就推倒金俊秀。但看見金俊秀受到驚嚇的模樣,他只能怪自己愛上了一個傻蛋。

強迫從來就不是他喜歡做的事情,雖然一剛開始他是耍了點手段將金俊秀綁在身邊,不過既然都愛上了,他也沒道理再傷害金俊秀。

況且金俊秀也愛自己呢。若是因為自己的衝動而打壞了形象,他說得過去?

金俊秀則是在一旁看著朴有天沉思的側臉,他不大的腦子又開始跟著朴有天轉了。每回都是他讓朴有天感到失望,有哪次是自己能夠好好的做好一件事情?朴有天對他的包容似乎也夠多了,可到目前為止,他讓朴有天得到了什麼回饋?

如果說以身相許是最好的辦法,那麼他不應該就這麼直接拒絕朴有天。

「你很想做嗎?」金俊秀抓了他的袖子問。

朴有天挑了眉,轉過頭看著他,「想啊。」

「會很痛嗎?」金俊秀又問。

「一點點,不過後來會很舒服。」朴有天笑說。

難道金俊秀要妥協了嗎?

「好吧……。」

「……?」

「那我勉強試試插你屁股……。」

「!?」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