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鳴鳥叫的早晨,崔珉豪不知為何今天起的特早。

他的精神有些恍惚,中了蠱似的一人便拿了他擺放在木櫃上的靈龜,安靜的坐在屋裡的中央點,雙眼空洞看著前方,嘴中也不知念了些什麼,開始卜卦。前前後後所花的時間並不多,當他眼前漸漸地清晰時,他才驚覺自己似乎又附靈了。

這樣的情形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而且這件事情也只有朴有天曉得。這也是為何朴有天不願意讓他冒險外出打仗,因為就怕他這天生的巫師會出什麼意外,他負責不起。崔珉豪的能力很罕見,村內雖然也有巫師的存在,但由於崔珉豪執意不想當巫師,所以朴有天也就沒強迫過他,而關於崔珉豪的能力,他也沒再對任何人訴說。

只要身體自己附靈,就是村內即將有大事發生。

崔珉豪看著卦象,他皺著眉頭思索了一翻。這卦象與上回有些類似,就是朴有天會有危險,但村內倒是沒什麼太大的災難。他繼續的看下去,爾後他才發現,朴有天真的愛上了金俊秀,然而這禍源則是來自於金俊秀。

他不明白,金俊秀被抓來狼族也非一兩日了,怎麼現在才顯卦?難不成是朴有天與金俊秀發生了什麼事情?

「咦?」

他收起了靈龜,換上些保暖衣物,打算去朴有天的房間一探究竟,順便告訴他這麼一個卦象。他來到了朴有天的房外,伸手敲了門兩下,都不見有人出來應門,他發愣,爾後便擅自的將朴有天的房門輕輕的推了開來。

他看見朴有天的虎皮床上不是只有睡一個人,是睡兩個人,另一個人則是被朴有天抱的安安穩穩的,那人並不陌生,就是與他算熟識的金俊秀。他又將門輕輕的關上,他終於知道,為何靈龜有事要告訴他。

原來是已發生了不可告人的關係,而且還是狼與羊。

他納悶的披著保暖的皮衣一人往河邊走去,來至河邊,一邊梳洗一邊想著朴有天與金俊秀的事情。對於狼與羊該不該在一起,他認為朴有天不應該,因為身分地位的關係,所以他並不建議這麼做。一旦愛上非自己的族群的人,身為狼首的朴有天並不好對狼們交代,又遲遲沒有後代,狼們可是會對首領失望。不過讓他最想不通的卻是卦象的提點,村內無大事,可朴有天卻有事?

狼族讓朴有天帶領也有一年多的時間了,比起以往,其實狼們或多或少也知道自身生活的生活變得富裕許多,相較起祖先們每年都必須搶劫的生活,在給朴有天這一血脈的狼統治下來,十七年來也只有今年才再去搶些奴隸,畢竟奴隸會老,不可能做一輩子的工作。

也許狼們會因為朴式血脈的統馭周到,所以不予計較朴有天愛上羊族奴隸一事,但是,卦象說得很清楚,朴有天會有危險,而且還是源於金俊秀。

正當他蹲在河邊想破頭也想不起原因時,他的雙耳敏銳的聽見了有兩人的腳步聲,且正往自己的方向前來。

「我說,估計朴有天與那隻肥羊已同床共枕了,你說這該如何?」女人問道。

「錦蓉,就算你沒懷上他的狼種也無妨,咱也是能篡他的位,愛上那隻羊就是他的死穴。」賈成笑說。

崔珉豪站在大樹後,這對話是點醒了他。

「怎麼,你還真的看上那隻肥羊?」錦蓉不屑的問。

「長的挺可愛的不是,拿他來要脅朴有天是最佳的選擇,要是殺了朴有天,也許還會有民怨,並非所有的狼都會反對他擇偶的對象,況且朴式在位當局的狼族是過的愜意。」賈成又笑笑的說:「反正那隻羊遲早都是我的。」

這些話聽在崔珉豪的耳中是覺得驚悚,他的腳步不自覺的退後了幾步,可未料,天生敏銳幾乎是狼族每人都擁有的天賦,他的行蹤已曝露。

「是誰!?」賈成怒道。

沒辦法了,他只有跑,什麼戰場經驗都無的他,不可能打的贏賈成與錦蓉。

「給我站住!」錦蓉追在他身後,腳步似乎差沒多少,因為那怒吼聲幾乎是響徹他耳際。

他不敢回頭,只能繼續往前跑,他垂著頭用盡了自己一生的吃奶力向前逃去,直到他再抬起自己的腦袋時,只見一支箭從前方忽從他臉頰邊飛了過去,掃過了他的髮絲,他的臉頰豪無損傷,可那支箭卻制止了身後的追兵。

「啊!」

他聽見了錦蓉的尖叫聲,也聽見賈成停下腳步的聲音。但他的頭仍是不敢回,又直直的朝前方衝了過去。

『砰!』

他似乎撞到了某個東西,然後抓著像布料的東西,就不小心在森林內滾了起來。

他閉著眼,直到他的身子停止翻滾後,他才睜開他的大眼,看著眼前的『東西』。

臉上的圖騰……深邃的五官,抱著他的男人,是來自『象族』。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