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就從金在中告訴過他『金俊秀』的事情以後,金在中就此守口如瓶,沒再給予他任何有關這小小愛慕他的粉絲是如何,害的他心血來潮想過問此人的訊息,他都不曉得該如何開口。

畢竟是人家暗戀他,又不是他暗戀人家。但說不太能接受的卻是他。

不過不曉得為什麼,他突然想起老是在外從商的老爸,告訴過他這麼一句話,『你再這麼高傲下去,總有一天找不到老婆娶,也會錯過很多東西。』

當時年小血氣方剛,雖然現在也是這種個性,可是他卻是若有似無的能感受到老爸送他的這句話。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對這個名叫『金俊秀』的男生很感興趣,他想親眼目睹這個男人的模樣,也想知道他是怎樣的個性,怎麼會將自己的喜歡同性的事情告訴別人,而讓別人來告訴自己呢?

這人的個性要不是極其開朗,就是極其古怪,也或者兩者兼具。

日子恍恍惚惚的過了,他就這麼不小心升上了大二,然後又面臨搶課的時期。他盯著電腦,不停的刷著頁面,就看看有無通識課有空缺,他必須即時的按下確認,才有辦法為自己爭取到一門通識學分。當他的眼睛都快被自己的電腦頁面給閃瞎時,他好不容易的逮到了一個空缺,點下確認,他心滿意足。

這堂課程是『西洋音樂史』,老實說,他不愛歷史課,但是也沒辦法,有搶到課就得偷笑了,也沒有多餘的選擇讓他挑選了。

然而在大一的暑假裡頭,他沒有特別的活動,偶爾就是出國去音樂之都維也納看看,又或者去薩爾茲堡尋找莫札特的足跡,然後又回到自己的家鄉創作音樂。說真的,若是沒有人提醒他,他永遠不會知道自己是名副其實的宅男。

鋼琴就是他的一切,音樂就像他的老婆,他一刻都不能離。

可是當開了學以後,在他內心重要事項的順序似乎有些變卦了。

開學的第一天第一堂課就是他所選的『西洋音樂史』。他從來就不翹任何一堂課,而且他很曉得,有些教授特別心機重,都喜歡在開學的第一堂課點名。果然當他踏進教室時,教室內真的沒幾隻鳥,大概不超過十個人來上課。當教授一進門時,教授連課程大綱什麼鬼的都沒說明,就直接拿出點名單,笑得滿臉詭異。

他選在不前也不後的位置,不過有個男生,卻坐在中間排的第一位,背影看上去很認真,頭髮顏色也跟一般人不太一樣,是紅色的。

「先點名。」教授說。

他不屑的吸了一口氣,眨了眨眼,雙手抱胸。

「朴有天。」

「是。」

「金俊秀。」

「是。」

聽見這名字,他直覺得就睜大眼看著那人的背影,心底不自覺的覺得有些緊張。明明不是他暗戀『金俊秀』,怎麼反倒是他先緊張?而且他不禁覺得坐在離自己不遠處的『金俊秀』並不是金在中所說的『金俊秀』,要真的是那個『金俊秀』,他應會轉過頭來看看自己吧?他可是被他暗戀的對象呢。

兩個小時的無聊課程,他不知道教授說了些什麼,不過因為持續沒有下課,所以他也沒有機會去觀看那位同學的模樣。等到下課鐘響時,紅髮同學離去的速度很快,他只看見他的側臉而已。那稍微長的紅髮幾乎是遮住了半個臉頰,不過他還是很清楚看見紅髮同學的肉肉鼻,還有鳳眼,上嘴唇也比一般人翹的有型。

說起來,這個『金俊秀』雖然長得沒自己好看,但也算有特色吧。

他收了收自己桌上的文具用品,突然間想到了什麼,便揹起背包往學生宿舍快步走去。

他從自己的櫃子裡拖出了一袋用垃圾袋裝著的情書,他一封一封的拆開來看,全都直接朝著最後屬名的地方看去,努力的尋找『金俊秀』的名字。

奇怪……不是喜歡我嗎?怎麼連一封情書也沒有?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