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課最麻煩的地方,就是教授要求分組,各個在班級裡不熟的人群就得被迫湊在一起。很剛好的,『西洋音樂史』這堂課就是這麼麻煩。

當教授宣布這悲慘的遊戲模式時,教室每個同學雖然沒露出什麼哀嚎聲,但不屑的神情盡是歷歷在目,他知道氣氛很不好。不過他不同,這回他聽見教授又想玩這種遊戲時,他第一個眼神就是看向坐在他前前格位置的金俊秀。

這堂課他又忘記聽了,整整兩個小時的時間,他腦子裡盡想一些該如何開口向金俊秀要求他們兩人一組。雖然他內心很想等金俊秀自己來開口,但直覺就是告訴他,若他不主動出擊,等到死金俊秀也不會來找他。恐怕是上次金俊秀的神速閃人嚇著了他,又加上回宿舍找了半天卻又沒見著金俊秀寫來的情書的二次傷害,他深深覺得,若是要深入了解金俊秀,他就必須主動。

雖然他很不願意去倒追人,但他告訴自己,他不是倒追,只是想了解金俊秀是何許人也,也或許可以欺負欺負他。

說真的,他這人對同性戀並沒有什麼偏見,但不代表同性戀這件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他就不會有偏見。一直以來收到男粉絲寫來的情書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不過他倒是第一次遇見金俊秀這種,不僅沒寫情書也沒跟他說過話,就先放了風聲說喜歡他。

金俊秀不是高人,就是個傻子。但他直覺的認為,自己眼前的這個金俊秀,應該不會是前者,而是後者。

冗長又無聊的兩個小時他不知不覺就度過了,一下課,果然就一群人朝他的周圍圍了上來,他隨便的觀望一下,大多是女孩子,但他的眼神很自動的又看向了也正好站起身金俊秀。金俊秀的眼神似乎也在找組員,但是行為卻是一點也不主動,直到金俊秀的那對鳳眼不小心與他對上眼時,他的臉上不自覺的就像個變態笑了出來。

果然,金俊秀是個害羞的人,而且他更加可以確定,金在中嘴中的金俊秀,就是他眼前這個人。

不然為何要將那對迷人的鳳眼閃避的那麼快?看著他有什麼不好?

他推開了周圍身邊的愛慕者,腳步朝著金俊秀走近。其實他們倆的距離並沒有相差多遠,但當他走近時,他還是覺得自己與金俊秀有點距離。

原來是金俊秀有些臉紅的退了幾步腳。

「你是金俊秀吧?」他開口問。

金俊秀的髮型很好看,微長的紅髮,以及不會過長的劉海,剛剛好覆蓋在金俊秀這個不大的臉蛋。他發現金俊秀的皮膚很好,也不知道是不是金俊秀有在保養,當靠的越近時,金俊秀身上的奶香,他聞的越清楚。

「嗯。」金俊秀點頭回。

他率先笑了起來,然而又走近幾步,彎了身看著金俊秀垂落的臉蛋,笑問:「跟我一組,好嗎?」

金俊秀慢慢的抬起頭,他看得出來金俊秀很緊張,尤其是那紅透的臉蛋,讓他更是得意。

這麼喜歡自己?

「不好……。」金俊秀搖頭說。

什麼?

「我知道你是朴有天……。」金俊秀細聲的說。

他覺得金俊秀的聲音很好聽,竟然一點也不低,但卻也不高,聽上去很舒服。但為什麼要用這麼溫柔的聲音拒絕他?

「我……」

「我知道你沒有組別。」他說:「跟我一組吧。」

怎麼說呢……他突然不想知道原因,他只想跟金俊秀一組,然後好好逗金俊秀這個小粉絲。

是不是金俊秀笑起來比較好看?

「嗯。」金俊秀最後點頭答應道。

「我們去登記吧。」他說。

他看著金俊秀在教授的分組名單上簽上了名字,不管教室內有多少人覺得可惜不能與他一組,他還是選擇跟金俊秀一組。

「你的主修是什麼?」他拿起了揹包,臨走前問了金俊秀。

金俊秀這回的神情已不是那麼緊繃,他看得出來,金俊秀即將回答得這個答案,是金俊秀的最愛。

「音樂劇,歌唱組。」金俊秀笑說。

他覺得自己是神,金俊秀的笑容果然真的很好看。音樂劇歌唱組?光聽聲音,他就知道金俊秀唱歌一定很好聽。

看來他的這個小粉絲,也挺有前途的嘛。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