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珉豪在地上摔得一時間使不上力,他的大眼只能盯著男人臉上的圖騰瞧,抓著男人胸口上布料的手緩緩鬆開,輕輕將從自己嘴中的熱氣吐在男人的胸膛上,久久都沒說話。男人不知是知道他的難處還是體諒他,也很乾脆的與他一同躺在森林內,就連被他所躺麻的手臂,男人也不急著抽開,直到他開口率先說話,男人也才跟著有動作。

「謝、謝謝你。」崔珉豪勉強坐了起身,無力的說。

男人沒有回答,他蹲了身子,便精準抓起崔珉豪受傷的手臂,拿了自己腰上的水壺,男人用嘴咬開瓶蓋,就將裡頭的高粱酒往崔珉豪的傷口緩緩傾倒。

「很痛!」崔珉豪用力的想抽回自己的手,但男人卻抓得緊,「很痛……真的很痛!」

男人沒有放手,反倒還撕了自己的衣裳,將撕下的布綁上崔珉豪受傷的手臂。

「好了。」男人放開了崔珉豪的手,頓了幾會又問:「你是狼?」

「是。」崔珉豪點頭道。

「你越界了,不過你看起來很像被人追殺。」男人坐上樹下邊的石頭,臉上沒什麼表情,又說:「能自己回去嗎?」

崔珉豪無奈的搖搖頭,「恐怕無法。」

男人想了一會,於是看著崔珉豪說:「我叫沈昌珉。」

「崔珉豪。」他道。

「如果你是犯了你族之罪,我不能帶你回象族。」

「我沒有!」崔珉豪搖頭激動的道。

沈昌珉沒有過問事情的來龍去脈,崔珉豪則是自己率先講了起來。崔珉豪的表情是透露出想當不安的訊息,雖然沈昌珉對於狼族的內鬥並無興趣,但他也知道,若是現在放著崔珉豪不管,崔珉豪回去肯定會被滅口。畢竟知道如此嚴重的事情,崔珉豪很難不被殺害。

可是他又得如何幫?誰也不能保證將崔珉豪帶回去象族,崔珉豪不會給象族帶來麻煩。

「你沒有騙我?」沈昌珉問。

「沒有。」崔珉豪搖頭說。

「騙我,我會殺了你。」沈昌珉站了起身,伸手就拉了崔珉豪瘦弱的手臂,又說:「隨我回去。」

崔珉豪硬生生的被拉了起來,但他並未如沈昌珉的意願,真的隨沈昌珉走,他甩開自己的手臂說:「我又知道你不是在騙我?」沈昌珉轉過身,看著他,只見他眼眶泛紅又道:「況且,這一走,我不知道我大哥是否會出事,掛象說的很明白,他一定有危險!」

沈昌珉冷靜的想著這番話,過了幾會,才又開口:「方才的箭已傷了他們自己人,我估計近期不會有行動。」沈昌珉沉默了一會,又道:「但是你現在回去,肯定死路一條,你哥護不了你。」

「如何斷定?」崔珉豪問。

「你哥勢必已經知道賈成對他不利,他的重心會在那隻羊身上,不會是你。你若回去,會讓他瞻不了前顧不了後。」

「那……我該怎麼辦?」崔珉豪皺著眉問。

沈昌珉眨了幾眼,輕聲說:「這期間我會保護你。我餓了,同我走。」

崔珉豪看著沈昌珉的背影,沈昌珉所有的特色都符合他曾經聽說的象族特徵。冷靜,溫和,判斷能力強。但為何沈昌珉會想保護他?

他走在沈昌珉的身後,也不怕羞赧的就問:「為什麼你要救我?」

沈昌珉沒有回頭,直接的說:「因為你跑進象的森林,象不允許森林有亡靈。」

崔珉豪聽完以後,他發現自己不問還比較好一點,原來他沒什麼特別值得人救的地方阿。

「不過巫師曾說,我會遇上一匹狼,不救,我這輩子娶不了親。」沈昌珉無奈說。

崔珉豪總覺得這句話有玄機,天生就是半個巫師的他,他直覺性對於這句話就有兩種解讀,「是你必須娶我,所以不救我就沒老婆,還是你必須救我,否則你娶不到老婆?」

沈昌珉對於這樣的解釋明顯發愣,他停下了腳步,轉頭看著崔珉豪,「巫師沒有說。」

崔珉豪臉上笑了起來,走至他的身邊,最後玩笑的說:「別在意,我隨便說說。」

沈昌珉繼續他的腳步,也答:「我也隨便聽聽。」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