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珉豪跟著沈昌珉回象族後,他才忽然發現自己的選擇似乎不對。

沈昌珉雖然說的沒有錯,賈成近期不會有動作,但所謂『近期』時間究竟是多長?他沒在狼族裡更不可能隨機應變,也無法替朴有天看好金俊秀,就算他有沈昌珉的保護而免死,但朴有天呢?好不容易知道賈成的秘密,可他卻無計可施,若真在他待在象族的這些日子裡朴有天出了什事,他該如何對自己有個交代?

朴有天對他的養育之恩,他不能夠忘。況且對於已知的危險,他也不能眼睜睜看著朴有天遇害。

「我想回去。」崔珉豪坐上沈昌珉一旁的矮凳,看著劈柴的沈昌珉說。

沈昌珉聽聞,連轉頭的慾望也沒,沒表情的回:「小狼,你才在這待一天。」

「我不小!而且我很怕大哥出事。」崔珉豪皺著眉頭說。

「你大哥能出什麼事?如果他那麼容易出事,還當什麼狼首。」沈昌珉不屑的說。

「你……!難道你就強了!?」崔珉豪鄙視的看著沈昌珉,又火辣辣的說:「瞧你們象裡的男人,各個如奴隸似的,能打仗嗎!?」

沈昌珉停了手腳,轉過頭看著崔珉豪。雖然沈昌珉沒有生氣,但那樣的神情卻是讓崔珉豪看出了冷汗來。沈昌珉從來就不是一個喜歡解釋什麼的人,尤其是對於一個外來者。不過象裡的男人卻被一個外來者說的一文不值,他心底覺得不太舒服。

其實象族的男人不是奴隸,而是天生就被養來當戰士。

「咱是母系社會。」沈昌珉從崔珉豪的腳邊又拿過一根柴,單手就將柴給批兩半,又道:「象裡最年長的女人為首領,男人生來為戰神,保護後代,也保護女人。還有,必須與女人配種生女兒。」

崔珉豪聽的一愣一愣的,懂與不懂,崔珉豪說不出個所以然,但他曉得狼族與象族的文化很不同。

「聽起來……男人特別沒地位?」崔珉豪問。

「因為女人的直覺比男人特別準確,但象也沒辦法沒有男人,咱就是生來保護家園的。」沈昌珉不覺自悲的又說:「狼、羊、象,你懂為何狼不會掠奪象嗎?」

崔珉豪眨著大眼,搖頭。

「是因為你們太弱。」沈昌珉說。

崔珉豪睜大了眼,他不滿沈昌珉說的話,但他卻又無法反駁。沈昌珉說的是,在狼的歷史紀錄裡,根本沒有搶奪過羊以外的族群,基本上,象與狼就屬不會有交集族群。但沒有交集,就代表狼比較弱嗎?

「才不是!」崔珉豪不滿的回。

沈昌珉劈下了刀釜,另一手是手及眼快的輕輕掐住了坐在一旁的崔珉豪的嫩頸,他蹲了身,身中的力道便緩緩的加重,然而將崔珉豪慢慢的給壓上地板。崔珉豪雖說受到了不少驚嚇,但狼的野性與好勝絲毫未減,他也不甘示弱的抓著沈昌珉有力的手臂,面有難色的瞪著沈昌珉瞧。

「放……」

沈昌珉的力氣還未用上全力,崔珉豪就已覺得快窒息。

「就說狼弱,信不信我一口吃了你?」沈昌珉不帶感情的說,可手中的力道卻是慢慢的流失,似乎不打算繼續欺負崔珉豪。

「咳咳……」

崔珉豪躺在地上,他總覺得自己待在象族比回狼族還危險,但他還是不想承認狼比象差。除了體型外,狼與象根本不差。

沈昌珉又回過頭劈柴,只見劈過五個後,崔珉豪又找碴了。

「你……」

「嗯?」

「我咒你娶不到老婆!」

「……隨你。」

爾後,崔珉豪又在他劈過三個柴後,那隻小狼就在他的身邊睡了過去。

他站起身來,不輕不重的將崔珉豪一把抱起,垂了頭就將自己的額頭靠上崔珉豪的額頭。崔珉豪的氣息有些微弱,他想,崔珉豪大概是為了口中的大哥操煩,而操得整整一夜沒好好睡過。好險,崔珉豪僅是小狼,不然象族不會接受,而他可能也只能讓崔珉豪自生自滅。

要不是因為卜卦,也要不是因為崔珉豪年紀小,他也不會將崔珉豪帶回象族好好照顧。

至於狼族的問題,辦法不是沒有。

捎信。

這是在他腦中第一個想到最能夠報平安的方法。

等崔珉豪這隻總愛挑釁他的小狼睡醒,他在慢慢替崔珉豪施行這麻煩的家務事。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