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冰冷的實驗椅讓他躺到變溫熱,他體虛脫的望著實驗室的燈光看,爾後發覺眼前的燈光被人所擋,他的眼神卻不陌生的看著來者。

「需要愛你嗎?」

唉,無奈,悲情,他好想死。

跟沈昌珉相處的日子也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短了,可到現在,他還是不曉得沈昌珉的腦子裡究竟在想些什麼。只有一句要他別走,因為需要他,他總覺得這一切還不夠。沈昌珉大可去找另一個配合度與他同等高,且不會違抗他的員工來代替他,他並不會覺得失落,更不會再因此害怕自己沒工作。

他嚴重的懷疑,沈昌珉到底知不知道,一個人用著蠻橫不講理的硬物,抵著一個完全不想接受的軟穴,這不是愛,而是強姦。

「不用了,我不需要。」他無力的坐起身說。

對於沈昌珉這種只用行動說話的人,他已懶得去理解沈昌珉的世界。犧牲到這般地步,最後一系列的作品終於完成,他終於能夠鬆口氣,而且,他也打算只做到這裡了。

「沈先生,我決定請辭。」他全身光溜溜,也已不急著穿衣了。更悲慘的說法,是他已太久沒好好的穿過衣服。

「為什麼又跟我提這件事?」沈昌珉問。

他的大眼沒有看向沈昌珉,只是低聲說:「這種工作我做不來。」

「我不能沒有你。」

他吞了口口水,搖著頭說:「沈先生,這不是藉口。對於一個替代物,這不是挽留的藉口,從事產品製造商的你應該很清楚。」

「什麼替代物?」沈昌珉又問。

「我只不過是一個實驗品,任何人都能夠做你的實驗品,講明白一點,我對於你而言並沒有什麼特別性。」他抬起頭來,很冷靜的說完他心中想說的話。

一直以來與沈昌珉這沉默者的對抗,他決定認輸了。自己並不愛沈昌珉,而沈昌珉也不愛他,為何他們能多次發生如此親暱的事情?他不否認沈昌珉也會有情慾,但情慾發洩的對象不應該是他。親身試驗產品的質量是他的工作,而他的工作並不是來取悅沈昌珉的。

他翻身下了實驗椅,拿了自身的衣物,決定工作就到此為止,他想尋覓更適合他的工作。

「別走。」沈昌珉說。

他轉過身,無神的說:「沈先生,這樣的愛很可怕。」

沈昌珉安靜的站在實驗椅旁,沒有回話。

「你知道喜歡一個人,是需要吻他、安慰他、擁抱他,不是像你一樣,只會侵犯我。」

沈昌珉略微的睜大眼來,滿臉疑惑。一副就是懷疑自己是否一直以來做的事情都是錯的。

「這些年謝謝你的照顧了。」

他打開了地下室的實驗大門,一人便往三樓慢慢爬去。

他知道自己的選擇很吃虧,畢竟沒有學歷也沒有專才的他,他曉得要在這個社會找到如此高薪又安穩的工作並不容易。不過這份工作似乎已不如他當年所嚮往,當他答應沈昌珉願意脫自己的褲子後,那時真正的深淵才朝他開始逼近。

他決定一走了之,好好的在這個世界重新來過。哪怕只是便利商店的小店員,他覺得只要能安穩的過日子,他什麼也不渴求了。離開沈昌珉的決心勢必得實行,不然他所要的安分日子不可能到來。想當初自己剛出社會還信誓旦旦的告訴自己會成功,賺錢養家生小孩,可誰知,他這一栽,全栽進沈昌珉的手裡了。

一個他永遠都不會愛的人,卻被那人控制所有的命運,這不是魔王,是什麼?

他穿好衣服,拎好行李,臨走前,沈昌珉沒有招呼他,他自行叫了計程車就離開了。

他坐在計程車裡,心中有些舒坦卻又有點恐懼的以後的生活。但不管,既然選擇走,他不會再回頭。

他的姆指按著簡訊,然而選擇了兩個聯絡人,將短訊一並傳出。

『兄弟,我辭職了,決定到沒有魔王的世界。』

 

 

 

昌珉,太快吃就是這種下場。來的快,去的也快。

昌珉:不都你的錯!

作者:(挖鼻)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