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收到崔珉豪送來的消息以後,金俊秀覺得自己的日子從沒好過過。

由於朴有天太過於擔心他的羔羊會落入賈成手中,他是限制了金俊秀的行動,一天不能出門超過三次,一次不能超過半個時辰,能去的地方也不得超過村莊的範圍。狼族的村莊說真的也沒有很大,所以金俊秀想去河邊洗個手腳都不行,通通只能仰賴將他保護至極的朴有天。可問題就出在於,朴有天也不是一個時時刻刻都能夠待在他身邊的人。

金俊秀就這麼一天過著一天可能會被悶出病來的日子,什麼事情他都不能做,原本最不喜歡的洗衣現在也被朴有天狠心捏掉了,他只能乾坐在朴有天的虎皮床上與地板的暖爐乾瞪眼,其實就是很無聊。

天生脾性好的金俊秀,他沒想過自己的耐性也會有被消失殆盡的一天。於是,在某日他勇敢的反抗了朴有天,說是讓他在這麼關在房內不外出,他總有一天會悶死在房。可誰知道,他一個反抗,卻換來比乾坐在床還恐怖的下場。

平常朴有天對他的寵愛幾乎是讓他不覺朴有天本性是隻狼,但這回他是徹底嚐到朴有天最具威嚴的一面。朴有天果真是心狠手辣,為了不讓他能夠外出,那次的爭吵裡,朴有天是將他一把壓上床,爾後是使勁吃奶力死命的將他操死在床,讓他能夠如初次破處般,整整五夜只能與床相依為命。朴有天那日雖然很兇,但他事後卻也不計較了。

要不是朴有天害怕他真的被賈成給怎樣了,他相信朴有天不是一個會這樣待他的人。所以現在的他,雖然休閒娛樂並不多,但他還是會善用外出房間的機會,好好與羊咩會一會。

日子過到現在,崔珉豪仍是沒有回狼族,但卻有持續與朴有天陸陸續續的來信,互報平安。一天一天的過,賈成雖說一直都沒有行動,但村莊的卻有了騷動。這股騷動其實對他來說也見怪不怪,在狼族生活如此久了,他自然是曉得誰喜歡他,誰不喜歡他。事實上,狼族內的狼們並不是所有人都反對狼與羊在一起,但也並非所有的狼們都同意自己的領導與羊在一起。

這些話總是在他一個人去找羊咩時偷聽到的。有時候他只能一個人與羊咩訴說他內心最深處的感覺,一份真正的對於狼與羊是否能夠在一起的感覺。要說與朴有天這般看似詭異組合,但卻又是命運著定一拍即合的愛戀不適合在一起,他覺得這說不妥。

他與朴有天不是真正的狼,也非真正的羊,他們只是兩個彼此願意相愛的人而已。

有時候有太多人不願意過問他這天生就轉的慢的羊腦,但其實他的想法比誰都還要獨特,只是腦子的運作率並非每回都能夠如此順暢而已。如果說,狼族真的要朴有天生個純種的小狼出來,那麼他知道人選不會是他,大概是經常纏著朴有天不放的錦蓉。可現在仔細想想,就算朴有天為了迎民怨之意而願意去做,那他願不願意看著朴有天去做?

說點實在的,他並不願意。

「怎了?想些什麼?」朴有天開了門,將身上的厚重大衣拿下,掛上衣架,垂著頭問著坐在地板上學著縫補衣物的金俊秀問。

金俊秀是愣了愣,手中的針線沒再動過,過好一會才問道:「我能不能為你生個孩子?」

朴有天聞言,是睜大眼問:「你說什麼?」

「我想為你生個孩子。」金俊秀抬頭道。

朴有天早已習慣金俊秀日常奇怪的思維,不過這回,他倒是覺得金俊秀並非在跟他耍笨,而是真的內心有話想說。身為情人的他們什麼也沒少做,金俊秀自然是對於該如何有孩子這檔事也是再清楚不過了,況且,男人沒法懷孕,這一點金俊秀也不會不懂。如今金俊秀會說出這翻話,他知道金俊秀並不是真的在說些天方夜譚的話,而是另有所指。

「你說,如果咱能生個孩子,是不是很好?」金俊秀垂了下頭,眨著眼又說:「生個個性像你,面容像我,白白嫩嫩的孩子……。」

朴有天蹲了下身看著低著頭喃喃自語的金俊秀,卻忽見金俊秀的掉落的眼淚,讓他來不及接過那滴淚。

「怎哭了?」朴有天趕緊撲了向前將金俊秀的一個抱進自己懷中,納悶的問:「說些什麼呢,沒有孩子咱也能過得不錯不是?等賈成這些事過了,我就不會自囚禁你了,什麼孩不孩子的,不重要的。」

金俊秀吸了幾口鼻涕,搖著頭哽咽的說:「賈成的事就算過了,咱過的了其他狼的眼光、言語嗎?」

朴有天聽著這些話,他忽然發覺金俊秀今日說話特有深度。

「你是狼我是羊……咱真的不能在一起嗎?非得要逼你有個小狼,族人才會滿意嗎?」金俊秀是越說越委屈,但卻也在他懷裡不鬧脾氣的說:「如果我能替你生就好了,我不想要錦蓉替你生。」

原來是聽見了一些風聲,所以才將他的寶貝搞得烏煙瘴氣啊。

「可你生不出個鳥啊……。」朴有天微微笑笑的又說:「別擔心,我也不可能與錦蓉生。」

「真的?」金俊秀問。

「真的。」

「那就好。」

金俊秀收眼淚是收的比誰都快,他輕輕的推開朴有天,然而又拿起桌上的縫紉器材為朴有天縫補那堆破掉的衣服。雖然是越縫越醜,但朴有天卻也不在意了。與其讓他看見金俊秀的眼淚,不如看金俊秀醜醜的裁縫他還來的比較安心。

村內的傳聞其實他也聽了不少,所以他能理解金俊秀的煩惱。可最高興的,竟然是金俊秀還懂得老公不與他人分的道理,這讓他開心,也安了他不少擔心。什麼小狼不小狼的,他都覺無所謂了。甚至想過放棄領袖之位的他,逼迫他生隻小狼這也不算什麼逼迫了。他只知道,他能夠為金俊秀放棄一匹狼該有的蠻橫,從以前就嚮往安穩日子的他,根本就想要什麼王位。要非他掛著朴氏姓氏,其實他大可什麼都不要,一走了之。但說起來,這一切也是種機緣。

本以為在第一次的搶奪戰裡,自己大概會死於非命,可誰知他卻在那時遇上了金俊秀。

「想不想出去走走?我替你去煮點吃的。」朴有天笑說。

「我去看看羊咩好了。」

金俊秀幾乎是恢復應有的傻氣,起身穿好大衣,便與朴有天一同外出。可他們各自去的方向卻是不同的,朴有天果真去倉庫裡領取食材,而金俊秀則是往羊咩與卡滋的小屋走去。

當金俊秀推開房門時,他發現有些不對勁。卡滋被粗繩鏈在柱子上,他的羊咩卻不見蹤影。

「我的羊咩呢?」

他先替卡滋鬆綁後,卡滋一個衝出房,便往森林裡跑去。金俊秀情急之下也跟了上去,一路奔出了村莊,與卡滋來到這片陰暗的森林。

「羊咩!」金俊秀喊道,「你在哪?」

只見卡滋又往前跑時,他才想跟上去,就一把被身後之人給攬住。

「唷,我的小傢伙。」

賈成順手掏出了一塊白布,便在摀上了金俊秀的嘴鼻,在金俊秀的耳邊說:「朴有天不是叫你別亂跑嗎?」

「唔……!」

「真不聽話。沒關係,我會替朴有天好好管教你。」

金俊秀的視線是越來越模糊,當他要陷入一抹黑暗時,他是不自覺得喊出朴有天的名字。

「有天……。」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