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叫做因為幼稚園的一句話讓朴有天徹底變成了一個變態?那麼造就了這麼一個變態究竟是誰的錯了?

後來的他是成功替朴有天完成了企劃案上的模特兒擔當,也再後來朴有天是破天荒的沒對他出手,能夠沒被性騷擾且成功的完成這次的企劃案是讓他完全受寵若驚,不過就算朴有天事後的變化讓他嚇很大,對於朴有天所提及的幼稚園事件,他至今還是不太明白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為了這件事,他還特地撥空回了老家一趟,就只是為了去找出幼稚園的畢業紀念冊,然後找尋朴有天這號人物。日隔多年,照片都已泛黃,可上頭的字卻讓他看得一清二楚。

沒錯,從以前額頭就高到像是要禿頭可卻是頭髮都長得比別人多的朴有天真的與他同班。小時候長的還挺人模人樣的,怎麼長大就成了那副魔王樣?說真的,就算有畢業紀念冊證實他曾經與朴有天真的在幼稚園裡同班,也沒有辦法證明他就真的對朴有天說過具有那麼大影響力的話,來成就今日的魔王朴有天。

不過也罷,這種過去他想不起來也不會覺得有什麼惋惜。真正惋惜的,是他竟然會再多年之後遇見進化如此神速的朴有天,然後受朴有天糟蹋。

當他還在為自己被朴有天性騷擾又差點生米煮成熟飯的這件事情感到想飆髒話時,他的手機接收到了崔珉豪傳來的簡訊。

「什麼!?」他尖叫的看著手機螢幕。

沒想到崔珉豪會有如此驚天動地的氣魄,說走就走。但他卻是怎麼想也想不到為何崔珉豪能夠如此果斷的離開沈昌珉的公司,決定邁向新的人生。他有嘗試打電話給崔珉豪,不過可惜的是,崔珉豪關機了。

接收到崔珉豪的這般消息,他忽覺自己有點狼狽。

也許他不是這世界上最淒慘的員工,但他知道自己也不會是這世上最幸運的員工。要不是人都貪著苟活,他早該向朴有天提出辭呈,然後帥氣的去過著撿垃圾的生活。

在社會所面臨的太多現實,並不是一詞瀟灑就能解決眼前的困境。陶淵明之所以能不為五斗米折腰,也許是陶淵明沒告訴別人其實自己老家還藏有五畝土地。

他能夠學人家買塊農地然後告老還鄉自給自足嗎?他又忽覺這一切是屁也是浮雲,只有能否為自己掙些錢然而溫飽,這一切才是真。但是他不氣餒,雖然他沒有辦法像崔珉豪如此帥氣的說辭職就辭職,不過總會有人為因素來讓他離開朴有天。好比說,裁員啦、無薪假啦……等等。

離開朴有天的機會很多,所以他也不急著現在就得離開,只要朴有天不要再過分下去,在合理的範圍之下,他認為自己還是有義務為他的三餐爭一口氣。

當他安穩的日子只過了一天以後,他不知為何腦中會自己時不時的想起那日在朴有天宅邸的片段。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他最後也不知去向了,更不知道朴有天是如何處理那些照片。然而讓他最納悶的是,為何朴有天從那天以後也就不再出現他面前。

他不應該為此感到憂鬱,畢竟這是件好事,無論對他或者對朴有天。

後來他找了一天想約崔珉豪與金在中一同去老酒吧喝酒,金在中不知在忙些什麼的,僅僅搪塞他說沒空出現人也就沒有赴約,而崔珉豪則因為在尋找新的工作所以也沒有空搭理他。他就這麼一個人喝著悶可樂,然後在酒吧坐不到三十分鐘就一個人走回家。

「唷,這麼晚去哪?」

聽見這聲音,他知道身後這人絕不是陌生人。

「幹嘛?」他轉過身,沒好氣的問。

「心情不好?還是我派太少工作給你?」朴有天朝著他走過來,邊走邊笑問。

又是這種令人看見或聽見會毛骨悚然的笑容。

「沒什麼。」他轉回過身,又往前走去。

朴有天這回沒有回話,就直接拉了他的手,將他留了下來,「別急著走,這有東西給你。」

他垂了鳳眼看著朴有天手中的東西,臉上突然很囧的便將那疊相片全塞進了自己的公事包,爾後是氣的甩開朴有天的手,本想再補一腳可卻沒種便轉身繼續走回家。

朴有天只是跟在他的身後,聲音似乎有些開心的對著他說:「那系列的照片都很好看呢,我也有珍藏。」

「哼。」

「下次我不會再逼你做模特兒了。」

他停下腳步,但卻沒轉身。隨後當他轉過身想看看朴有天那得意的模樣時,朴有天早已背著他走遠,讓他看不清身影。

之後他才曉得,朴有天最後一句話帶著什麼樣的含意。

今年的經濟一點也景氣不起來,期待回春的可能性幾乎是零。當然所有的大企業家都受到不小的波及,朴有天名下的公司也不例外。各大企業都忙著裁員、放無薪假,能幹的各個小員工都怕自己的名字會在裁員的名單下。雖然他總認為自己吃不吃朴有天這份頭路對他來說沒有影響,可當裁員名單公佈以後,要說他不會緊張去面對那張名單是不可能的。有工作等於有飯吃,沒工作等於沒飯吃,這是誰都明白的道理。

當他的內心開始產生祈禱應該去或應該留的矛盾時,他在裁員名單上看見了自己的名字。

他漸漸的睜大眼來,不可置信的再看一眼上頭的名字,『企劃部金俊秀』。

他先是高興的面對那張裁員名單,心中還有點竊喜自己終於能夠脫離朴有天的魔爪時,他的身子是不由自主的搭了電梯,然而來到朴有天的辦公室面前。

「這都是你的陰謀吧?」

他臉蛋上的笑容漸漸由笑轉平靜,然而再由平靜轉成怒。

「我為你付出了這麼多,你憑什麼裁員我!」

「好,很好!我終於可以離開你了,反正我也不想看見你!我根本不屑吃你的頭路,滾!我滾最好了!」

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邊說這些話,眼淚會隨同地落下。

錢真的對他來說有這麼重要嗎?他想。

後來他才漸漸的明白一件事情,他之所以難過,似乎是因為自己為公司付出之多,又被朴有天玩弄之多,結果他在朴有天心中卻不具任何特別的地位。

什麼幼稚園的鬧劇,他不該相信最愛編故事騙人的朴有天。

被騙的結果,原來就是嚐到自己醞釀已久的眼淚,好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