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開始意識到沈昌珉在校內的人氣以後,他總會不自覺地觀察沈昌珉身邊的人。有某些時候,他會覺得沈昌珉應該好好關心一下自己的人際關係,可以先暫時將他擺一邊,然後去做一些比陪伴在自己身邊還快樂一點的事情。

說真的,他漸漸覺得自己的存在似乎是有些扯沈昌珉的後腿。

前幾日接到了朴有天送來的消息,說是香妝系想與醫學系的辦場聯誼,朴有天是極力要沈昌珉出場,因為這場聯誼會辦成功,有一半的因素是來自於沈昌珉。沈昌珉雖然不是一個喜歡群體活動的人,但他的魅力卻能夠為孤僻的自己招來不少愛慕的眼光。這點沈昌珉本身並不清楚,不過在他身邊的朋友,大家都很清楚其實沈昌珉很有異性緣。就連大部分的時間都與周公下棋的他,也很清楚。

第一次朴有天的邀約是讓沈昌珉給拒絕了,但朴有天發揮了自己最大的壞處也是最大的好處,一日照三餐的拿聯誼這件事情來煩沈昌珉,甚至還拜託他,一定要替自己勸勸沈昌珉出席這次聯誼。其實他很曉得,如果沈昌珉不出場,恐怕朴有天這個公關的面子會掛不住。不過他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向沈昌珉說情,他則是選在聯誼的前三天,才打算開口向沈昌珉談談這件事。

今天他與沈昌珉不知為何一同起得早,反正早上也剛好沒課要上,他倆打理完後便決定去金在中的店內享用早餐。離他們上課的時間還很漫長,所以當他們來到金在中的店裡時,沈昌珉要金在中不用先做他們的份,只要騰出兩個位置讓他們倆坐著等待就行了。

金在中的生意總是興隆,今天也不外乎。

沈昌珉拿了放在桌上的雜誌觀看,而他則是看著落地窗外車水馬龍景色,有幾十分鐘他們倆都沒說話。

「是說,你要去參加有天辦的聯誼嗎?」他聲音不大,用著不給人任何壓力的聲音問。

沈昌珉先是翻著雜誌,後是闔上了書,看了他一眼說:「不是很想去。」

「你那天有事?」

「沒有。」

「那就去一下吧。」他說。

照沈昌珉的個性,應該是要翻臉才對。其實這點他也早已做好準備,因為看過太多次朴有天都因為這件事情而被沈昌珉砲轟的樣子,雖然沈昌珉的語氣不兇,但用詞用字卻很犀利,常讓朴有天語塞。不過這回他就像個僥倖者,沈昌珉竟然沒對他毒牙,但卻被開了條件,「你去我就去。」沈昌珉說。

沈昌珉的臉色並沒有多不屑,但也沒有多愉悅,可是他卻知道現在的沈昌珉是處於一種不情願被要求之下,打算一同拖他下水的心態。

「嗯,我陪你去。」他也很乾脆就答應了。

聯誼也不過是吃吃喝喝,至多陪著沈昌珉應付那些愛慕者罷了。如果沈昌珉真的需要他的幫助,那麼他也會義不容辭的付出。

爾後金在中就將他們倆人所點的餐點送上桌,由於店內太忙,金在中也沒多餘的時間來照料他們,就放任他們在店內裡休憩,直到餐點享用完為止。他們離開以前,沈昌珉還是去跟鄭允浩碰個頭打聲招呼,當他們要轉身離去時,卻又被金在中叫了回來。

「孩子們,你們要不要來這打工啊?」金在中抬頭看著他們,又說:「小小舞台用好了,你們有沒有興趣?」

沈昌珉倒是回答的快,馬上就說:「好,不過要排時間。」

「沒關係,那你呢,珉豪?」

他想了一會,便笑說:「不了,我怕我睡著。」

「他會跟我一起來。」沈昌珉說。

金在中納悶了一會,最後也沒多說什麼,便與他們道別。對於沈昌珉又拖他下水的行徑,他覺得沒有什麼,反倒有些開心。

時間一到,他們也就各自去系所上課了。今天的上課情況還算不錯,一整天下來,他幾乎都沒有睡,也充分了利用這些時間好好將課程複習完。至晚間,由於沈昌珉還有實驗課,他也就自己去路上隨便吃一頓,然後回寢休息。

沈昌珉要去聯誼的這件事情,他聯誼的前一天才告訴朴有天。朴有天是感動得快痛哭流涕,也感謝他的出手相助,不過在這一刻裡,他卻有種覺得可惜的心思在他心底竄流。想起沈昌珉參加聯誼是要被人牽紅線,本來樂觀以對的他,現在卻變得沒有以往那般樂觀。如果沈昌珉真的有了女朋友,那麼他該何去何從?這個問題他覺得萌生的很怪,所以也找不出一個合理的答案來解答自己。他索性忽視這道問題,然後陪著沈昌珉一同參加大學聯誼。

這次的聯誼雖說是醫學系與香妝系的聯誼,不過來參與的人基本上並不限制,意思就是想參與就參與,外校系的人也同等歡迎。第一次參加聯誼的他,沒想到聯誼也能夠辦的像派對一樣。他忽覺朴有天的人緣真的很廣泛,來參加的人沒有一個不認識朴有天。不過也就因此,金俊秀很容易被朴有天晾在一旁。相較於比沒有人脈的金俊秀,金俊秀也只能跟他一樣,在自助吧旁夾著東西,然後孤僻地吃著。但還好,他也有來參加,所以也就將金俊秀邀來自己身邊,他們便佔了一桌四人桌,帶著沈昌珉一同入坐。

「真的不喜歡搞這種聯誼。」金俊秀用叉子叉了一塊雞塊,沒沾番茄醬就塞進自己的嘴中,不太高興的說。

他喝著飲料,抿了抿嘴問:「為什麼?」

「也沒什麼,只是不喜歡朴有天去應付那些女人男人。」

沈昌珉吃著盤子裡的熟食,對於金俊秀的抱怨似乎是見怪不怪,所以也沒有特別安慰金俊秀,只顧著吃他盤子裡的熟食。然而從來就沒有談過戀愛的他,他也不懂該從何安慰起金俊秀,不過他倒是能體諒金俊秀只想求安穩的生活。縱然知道朴有天在外不會另有他人,但他還是能夠理解金俊秀內心的不安。

他的大眼看著派對上的熱鬧,有人舞跳得很火熱,也有人只能站一旁羞澀,又或者跟他們這群一樣的人,只吃著派對所準備的熟食。本以為他與沈昌珉能夠安安穩穩地坐在位置上直至派對結束,但他錯了。當朴有天帶著女孩們過來他們這桌時,金俊秀是被朴有天帶走,然而留下幾位女生,讓這些女生擠進了大概只能容下兩個大男人的沙發裡。沈昌珉沒有抬頭看人,只顧著低頭吃東西,徒留他一個人尷尬與眼前這群女生乾眼相對。

「昌珉。」他伸過了手,拍了沈昌珉幾下,湊近他耳邊說:「說幾句話吧?」

沈昌珉有聽見他說了些什麼,但卻不急著表現。待沈昌珉解決桌上的食物時,他才抬頭說聲『你好』。

『你好』完之後呢?

「昌珉,你是不是同性戀呢?」

這個女孩他並不知道她的名字是什麼,不過他們碰過面,就是在夜市那次。老實說,他被女孩的言詞給嚇著了,有人會這麼直接過問對方的性向嗎?

「不是。」沈昌珉說。

「看你常常都跟旁邊這位一起,又一直拒絕我,我以為你喜歡男生呢。」女孩笑說。

聽見這話,他腦海中第一個想起的就是金在中。果然金在中說的沒錯,沈昌珉條件如此之好,可身邊只有他一個嗜睡者,容易讓他人誤會他與沈昌珉的關係。雖然他並不介意,但不知道沈昌珉是怎麼想的。不過他與沈昌珉卻很有默契地沒有向女孩澄清他們之間的關係。

他的大眼又看向舞池邊的吧檯,金俊秀又被晾在一旁了。他眨了眨眼,將腦袋轉回過來,不自覺的就捏了沈昌珉的大腿。

「嗯?」

沈昌珉將耳朵湊了過來,他趁著自己的雙眼在闔上以前,輕聲說:「要睡了。」

後來沈昌珉將他摟向自己,然後當著那些女孩的面將他安置在自己的腿上,他便躺在沈昌珉的大腿上睡。女孩之後與沈昌珉談論了些什麼,他什麼都不知道,然而又是怎麼回到宿舍的床上睡,他也不曉得了。

「你竟然答應跟那女的交往?」金俊秀與沈昌珉走在街道上,金俊秀有些訝異的問。

沈昌珉身上揹著熟睡的他,沉默了一會才對這樣的結果做最後的確認,「嗯。」

「為什麼?」金俊秀問。

「沒為什麼。」

金俊秀生著悶氣,但卻沒有開口罵人。沈昌珉知道金俊秀的脾氣,也知道金俊秀為何會對於他的回答感到如此氣憤,因為金俊秀知道他並不喜歡那女孩,卻又答應了女孩要跟她交往。理論說不通,而且也沒辦法得知為何他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俊秀。」在走進宿舍前,沈昌珉停下了腳步喊了金俊秀。金俊秀轉過身看著他,只見他說:「一個不是Gay的人,不會喜歡一直被人誤會成Gay。

「所以我答應跟她交往。」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