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至少有一個月的日子,朴有天已經能夠自己下床行走了。

金俊秀在這段期間就像悍妻般的替朴有天做好身邊的一堆瑣碎事,而賈成則被關進了囚牢裡,與世隔絕。

當朴有天的行動越來越自如後,他決定將自己與賈成的問題拿出來公開化的解決。正好沈昌珉也還未離開狼族,朴有天也就順勢將這次狼族所發生的家務事拿出來與沈昌珉討論,過問過問象族都如何解決首領問題,並且不會有篡位的事情發生。

沈昌珉盤腿坐在地板上,雙手抱胸的說:「其實很簡單,就是投票。」

朴有天金俊秀以及崔珉豪三人面面相覷,狐疑了一會,崔珉豪便說:「不懂。」

沈昌珉嘆了口氣,於是開始說道,「在象族裡是以最年長的女人為領袖,如果領袖去世了,象們則會再從年齡都相對年長的女人選出一個最具有領導風範來當象族的領導。」

「該怎麼選,這就是重點。」沈昌珉嘆口氣又說:「對於自己認為中意的人選只能舉一次手,然後再計算出誰的支持者最多,那個老女人就是領袖。」

後來最率先明白的就是朴有天。對於這種如此超級前衛的選領袖方式,朴有天覺得可行且也受用。於是乎,他們便將賈成從囚牢中釋放,將這次所有的問題一次解決。

多年來狼族選領袖的方式都伴隨著血光,這次朴有天決定以象族的做法與賈成一決勝負。若是他贏了,他要賈成回去好好過活,不再亂世。而若是他輸了,他會帶著金俊秀一同離開狼族,去尋找他們所嚮往的翡翠森林重新過活。

忽有這樣的決定,狼們自然是無法第一時間消化。但無論如何,朴有天也都向狼們表示,他不會有後嗣,妻子就是金俊秀。鑒於朴有天的篤定,又經歷過金俊秀酒後的威力,大家自然不敢有反抗的聲響。

能夠脫離世俗,朴有天並不排斥自己一人離鄉生活,且甚至迫切想離開狼族。不過若三日之後,狼們選出的狼首仍是他的話,他也不會逆天而行,就順道將狼族帶領到他老為止。

後來票是順利的投完了,崔珉豪在一旁幫沈昌珉計算票數,最後得票結果還是朴有天獲勝。對於這樣的結果,朴有天最後也欣然接受,但卻對於金俊秀是覺得抱歉。雖然他們的翡翠森林沒有辦法實現,可是金俊秀卻將這般遺憾用了其他心願來替換。

他希望狼族裡的羊能夠歸鄉,而且偶爾帶他回鄉看看娘,這樣他就心滿意足了。朴有天雖然說不上是個好丈夫,但卻是一個守信的人。所以在他即位的這段歷裡,羊族是高枕無憂。而金俊秀也就如朴有天所願,留在狼族陪伴他。

至於沈昌珉,當狼族的家務事告一段落後,他也不留情的向崔珉豪道別。他來的快去得也快,他不需要誰的送行,所以在某一天,他連崔珉豪也無知會,便自行離開狼族。當崔珉豪想找他時,才發現他已不在狼族裡頭。

「怎麼?你不希望昌珉走嗎?」金俊秀與崔珉豪抱著那堆洗好的衣物來到了曬衣場,輕聲問道。

崔珉豪聞言,是搖了搖頭說:「沒有,只是覺得他不夠義氣,說走也不通知我一聲。至少也讓我向他道謝。」

崔珉豪的臉色極其為難,似乎對於沈昌珉的離去很不能理解。

「也許是他不好意思讓你道謝。」金俊秀微笑的說。

「他臉皮很厚的。」崔珉豪說。

後來崔珉豪也就一個人回到了河邊,安靜的望著河溪對岸的那片森林。



到了夜晚,這回朴有天由於處裡些事情所以較晚歸,而金俊秀則是一人待在房內替朴有天繼續縫補那堆破衣,也無與其他狼在外狂歡,直到朴有天回房。

從以前裁縫工作就不拿手的金俊秀,做到現在他依舊是不拿手,更別說在燈光微弱的夜晚裡他能夠縫好幾件衣服。在他的鳳眼縫到都快脫窗時,他的進度仍是只有一件。說起來也夠可悲的,當朴有天的奴隸那麼久了,他還是覺得自己不適合當奴隸。

朴有天開了門回到房後,看著金俊秀一副認真工作的樣子,他忍不住便發笑。

「還在做這些活啊?」朴有天笑問。

「對啊,縫不完。」金俊秀翹著嘴唇說。

朴有天將衣裳掛好後,人也蹲了下來,便看著金俊秀那笨拙的縫紉技巧說:「別弄了,大不了不縫。」

金俊秀沒有理他,似乎很執著。朴有天見狀,便將金俊秀手邊的那堆東西全收了起來,也將自己的破衣服丟至一旁,便說:「別縫了。」

金俊秀是一臉錯愕的看著他,爾後便問:「不縫我還能做什麼?」

這意思很明顯,金俊秀只是想趁自己睡覺以前多做點事,因為睡覺以後他就不可能撐著身子又去做別的事情。不過他萬萬沒想到,這麼過問朴有天自己能夠做什麼是一件不妥當的事情。好說他們也幾個月沒再碰過對方了,不是村內的事情太多耽擱了朴有天歸房的時辰,就是金俊秀事情做太多,晚上的體力明顯不足,容易早睡。

「不如讓我抱抱吧?」朴有天的口吻一點也不懂羞澀,反倒說的很自然。

金俊秀明白朴有天的意思,但臉上還是會不自覺的臉紅。

「喔……。」金俊秀垂了下頭,本來打算乖乖的將衣服脫掉,可這時候他卻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對了,你曾經說能插嘴巴呢。」

這一說不得了了,朴有天的人立馬撲了過去,不安份的將金俊秀壓上一旁的圓桌,趁熱打鐵。

「呼……太、太快了。」

「疼嗎?」

「還、還好。」

後來又是一陣令人銷魂的愛撫,當金俊秀又升上天堂然而回歸現實時,他又問了相同的問題,「嘴、嘴巴呢?」

「還是等下次吧,寶貝。」

說穿了,他捨不得金俊秀為他這麼做。明明只是一隻能讓他耍的得心應手的笨羊,但他還是心有不捨,不想如此虐待金俊秀。

狼與羊,誰說不能在一起的?

「再一次吧,嗯?」朴有天看著身下喘氣的羔羊,溫柔的問。

金俊秀趴在桌,喘氣答:「我想去床上……。」

既然開口要求了,他能不順金俊秀的意嗎?

後來,金俊秀並不知道朴有天對他索取了多少回,他只知道自己睡過以前,似乎看見了日出。

今晚無可置否的度過驚天駭浪的春宵,可他們卻未發現窗外有隻隨他們一同看日出的小狼。

狼與羊既然都可以了……

狼跟象行不行呢……?




全文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