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事過後,也算是上帝保佑讓他的『西洋音樂史』的期中報告高分過關了。不過也是在蠢事過後,他徹底沒有臉再見坐在前方離他不遠處的金俊秀。

1069這高深莫測的數字是害的他這個長期以來都走路威風的『王子』,現在走起路來卻是有種助長同性戀歪風的感覺。不是沒有氣勢,而是他的氣勢徹底被金俊秀給改變了。

女人不說,他本來也就不太喜歡將時間花在女人上。男人更不用說,因為他對只有屁股的男人也沒有興趣。不過有件事情他不得不說,就是金俊秀的屁股卻意外讓他非常有興趣。

自從說錯話事件過了以後,他特地花了一個假日的時間,從一些免費論壇上下載了近百部的動作片,塞爆了他的硬碟容量,全都是男女系列,沒有女女也沒有男男。為了確保自己的性向是否受了金俊秀的影響,他還特地在觀看以前關了燈,戴上製作音樂時才會用到的高級耳機,一個人坐在電腦前看起A片來。

說真的,看了第一部他就快受不了了。但可惜的是,不是他的小弟弟快受不了,而是他的胃受不了,於是他按了暫停,跑去了廁所吐個盡興,然後再回到座位繼續觀看。十分鐘以後,他總覺得自己的腦袋有點暈眩,裡面的叫聲稱不上好的女優,胸部突然沒了,臉蛋變了,髮色改了,聲音頻率也不同了,他揉了揉眼,嗯?眼前的女優變成了金俊秀。

這說起來也不好意思了,他的小弟弟就對這味有反應。

他甩頭甩腦的用力甩了四五六下,大力的揉著他的桃花眼,最後才發現,原來是他看走眼,女優就是女優,不是金俊秀。只是這回可惜的不是他自己,而是他的興致,沒了。

人生出了這麼大的包,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有從櫃子裡爬出來的一天。果然金俊秀的魅力實在太多強大,又加上他說錯話,他不禁懷疑,是不是自己的潛意識喜歡金俊秀脫光光躺在床上讓他欺負的樣子?

不不,他制止了年輕人都會有的變態想法,他允許自己性幻想,但是對象絕對不可以是連手都沒牽過的金俊秀。

他無辜,金俊秀也很無辜。

他想,他該不該把已快成功爬出櫃子的自己再拉回去鎖起來?明明就是金俊秀喜歡他,又不是他喜歡金俊秀,怎麼搞到最後好像其實要追人的是他,而且還是追一個男孩。雖然那男孩很真的可愛。

他最後狼狽的將硬碟裡那堆A片都刪除了,然後躺上床,狠狠的睡過一覺。

後來他的日子平靜多了,由於期中考那週用報告來抵考試的通識課都沒有上課,所以他也有一個星期沒再見過金俊秀了。這星期,他將主修的科目順利應付過,假日時分就花了整整兩天的時間埋頭他的創作。其實說創作只是美言,事實上他也不過是彈彈鋼琴,聽聽音樂,然後再彈彈鋼琴。

他就跟宅男沒兩樣,只是他的對象是音樂,不是電玩,也不是蘿莉。

但他總不可能說不見金俊秀就翹掉每個星期一的『西洋音樂史』,就算再怎麼覺得不好意思,他還是會硬著頭皮去上,至多就是與金俊秀打聲招呼,然後就當作沒話聊。反正教授也不會下課,他大可安心的上完這堂課,然後速戰速決的走人。

只是,本以為對他大扣分的金俊秀是不會再理他了,可是沒想到,金俊秀卻在教授下課以後,東西也沒收的就朝他走過來了。如果他現在如腳底抹油般的溜的快,這樣的表現太過明顯,一定又會傷害到金俊秀這可愛的人兒。

哀,也沒辦法,自己惹出的事,自己得承擔。哪怕金俊秀是來洗他的臉,他也不能回嘴。

「有天。」

噢,聲音還是這麼好聽。他很想立即為金俊秀做首歌來讓金俊秀為他哼唱。

「嗯?」他裝帥裝冷靜的答。

「不知道你星期三有沒有空,星期三是我的音樂劇組的期中考試,可以邀請朋友來看,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

他緩緩睜大自己的桃花眼,心想,難道金俊秀都忘記那些1069的詭異事件嗎?他記得至今海報還貼在宿舍大門啊。

「不會耽誤你很多時間,只是一齣小音樂劇而已。」金俊秀說。

看來金俊秀是真的想跟他約會了,他能拒絕嗎?應該說他拒絕不了啊。

「我有空。」他說。

金俊秀直接對著他就笑了起來,高興的拿了一張邀請函給他。不過這一切的美好並沒有持續多久,金俊秀似乎覺得是自己在他面前太失態,所以收斂了自己的笑容。但他知道金俊秀的內心喜悅埋藏不了,他一看就知道金俊秀很高興自己能夠去參與。

這個小粉絲開始要來追他了嗎?

「嗯,那就星期三見了。」金俊秀說。

唉,看來被追之路還很遙遠呢。

不過他也不灰心,反正星期三很快就到了嘛,他們還會再見面的。

但是他從未料過的一場悲劇就這麼發生了。

當他星期三拿著邀請函來至金俊秀表演的音樂劇廳,現場還在布置當中,燈光很亮,所以他沒幾下就找到了忙的土灰土臉的金俊秀。金俊秀的神情很認真,就跟上通識課一樣,那般認真的神情總是很吸引他。

可是當他一人在台下看的樂的時,金俊秀身旁忽然出現了大約有一米九高的男人,腿很長,五官很深邃,一副就是閒人勿近且招惹不起的樣子。可是那男人卻在金俊秀身旁為打理,還讓金俊秀喝自己喝過的水!

不可原諒!他都沒親過金俊秀,怎麼金俊秀就跟那男人間接接吻了!?

「有天!」在憤怒之中,他發現金俊秀喊了他。

哼哼,看來自己在金俊秀的心中還是第一嘛。

「這麼早來呀?」金俊秀從台上跑了下來,邊抹去了額上的汗水,微笑問。

「因為沒課,所以先來看看。你們真厲害,要準備這麼多東西。」他很有風度的說。

直到他方才瞥見的男人也朝著他們走過來時,他忽然覺得自己很有壓力。記得以前念過的『兒時記趣』是怎麼形容的……?乎有龐然大物,拔山倒樹而來……

記憶都還沒回想完,男人便用著一種看他不爽的眼神問:「他就是朴有天?」

顯然這話是問金俊秀,但他就是覺得這男人擺明就是要來嗆他。

「是呀。」金俊秀聲音很甜的說。

男人眼神從上制下打量他一翻,手中拿著方才金俊秀喝過的礦泉水,抱胸說:「不怎麼樣。」

「昌珉……!」金俊秀緊張的將沈昌珉推至自己身後,再轉身尷尬的看著他微笑。

沒有人說『直覺』這種東西只有女人才準,男人也可以很準。

他直覺,眼前這龐然大物,來者不善吶!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