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從來只管武不管文的金俊秀,這回倒是破天荒請了一個教師教他如何吟詩作對。這般動機為何?至今世人並不知。

金俊秀也當個好陣子的國母了,這個位置與頭銜他是膩了,縱然是皇后又如何了?他也贏得不了老是忙於朝政的朴有天,那般已對他失了興致的方心。嚴格說起來,朴有天並不是不愛他,只是沒有時間可以愛他。

這樣的問題似乎從他們結婚以來就一直存在了,朴有天的時間不是他或者朴有天自己能夠掌控。所以搞到最後,他也懶得像潑婦一樣跟朴有天吵著自己想與他在一起,或者想讓朴有天多陪自己一點,他索性自己就在宮庭裡找樂子,朴有天曾說過,他要做什麼都行,只有想自己出宮這件事情不可以。

於是他也算盡興的將宮庭能玩的都玩完了,從沒練過的武功也全練了,那麼接下來呢?好像只剩下念書這項本領他沒領教過而已了。

後來是透過崔珉豪的好意相勸,崔珉豪告訴金俊秀,其實詩書萬卷裡並不是索然無味,有時是越嚼越香,而且能夠增添他與朴有天之間的情趣。其實金俊秀並不曉得崔珉豪所說的話是真是假,畢竟他根本沒與書齋裡的書交流過。況且要說情趣,難道他的這顆屁股還不夠情趣?

事實證明,不是他的屁股不重用,而是朴有天的時間有限,要讓屁股重用也重用不起來。在這後來,崔珉豪又告訴了他,其實與愛人間的情趣不限於床,況且老是在床,最不利的是自己。吟詩作對就是最好的生活夥伴,有時朴有天累的像狗一樣,做為皇后的可以寫首詩為朴有天加油打氣,又或者用著溫柔的聲音為朴有天念首朴有天愛聽的詩詞,感情不僅加分,且又不會苦了自己的屁股。

於是金俊秀也就不疑有他,既然吟詩作對是這麼好的事情,那他幹嘛不去學一下呢?為了朴有天好,也為了自己好,他便決定聘請教師來好好教他這些自古流傳的詩詞百句。

由於現在朝政推崇男女平等,什麼職業都不應該歧視女性,所以金俊秀也尊重朝政的政策,派了下人去找了京城最有名且眾人是有口皆碑的教師進宮來為自己教導。據說這名教師還創了詩學的門派,名叫『宅配到腐』,名聲響亮,且另有耳聞這門派的子弟造福了不少鴛鴦佳偶,就只是因為他們能夠將詩詞之美運用到極致,所以讓有情人終成眷屬。

既然口碑這麼好,他當然也想聘請來學習其中的訣竅。

「娘娘……您的需求是什麼?」

這位女老師,長的並不美,但是氣質逼人,一看就知道她學識淵博,必定能從她身上學到些東西。

「我想要增加我與皇上間的情趣。」金俊秀不諱言的說。

「小的明白了。」

明白金俊秀的簡單需求以後,這位老師也便從簡單的詩詞開始教起,金俊秀學的很認真,將老師所說的每個口訣謹記在心,放學後他也就拿著書一個人在朴有天的宮殿裡念了起來。

老師還說,詩詞其實是死的,但是會隨著不同的語調而賦予它不同的生命,語調能讓詩詞變活,但要呈現什麼樣的氣氛與情感,就得看語調是如何抑揚頓挫。

金俊秀拿著書,念著上頭簡單的詩句,他不曉得他學的這些什麼時候才會用上,但老師告訴他,文學這種東西就是以備不時之需,忽然想調情罵人都兩相宜。於是金俊秀日間趁著朴有天不在,他也就向老師一日一日的學習,能背就背,不能背也就多哼幾次便自然記得了。

好不容易在學習之路上金俊秀找到了一些興趣,但卻也在他用心準備的同時,朝政近期的某些消息便傳進他耳中。有耳聞,與我國文化交流的他國似乎有意想進貢美女來讓朴有天歡愉,順便來讓朴有天封這成群結隊的美女為妃,為後宮增添點氣色。

想必是他國知曉朴有天的後宮僅有一枚佳人,於是所有想攀權奪勢的市場便蜂擁而至的看上了朴有天的這塊後宮。不過也相信他國的資訊並不靈通,他們似乎不曉得為什麼朴有天的後宮僅會有一枚佳人而卻無法再增至二三枚。

因為皇后娘娘是個出奇能打的武林高手啊。

當金俊秀知到這面消息以後,本想直接踹門找朴有天怒談,但不知是否開始學文的關係,他的脾氣竟然變的與以往不同,竟能心平氣和的看待此事,並且能夠耐著性子靜觀其變,看看朴有天該如何處置。

某日夜晚悄悄來臨時,金俊秀則是坐在圓桌旁,看著他的書,接著耳中便聽到一陣腳步臨亂,心跳有些氣急敗壞的聲響。

朴有天大大的嘆了口氣然而走進他與金俊秀的寢房來,金俊秀將書本收拾好,站了起身便看著一臉哀怨的朴有天。

「怎麼了嗎?」金俊秀問。

「沒事。」

「說啦。」金俊秀撒嬌的說。

朴有天褪去了身上的龍袍,疲憊的坐上床,悶了一會便說:「朝臣替焉國上奏,說是務必封焉國公主為妃。」

金俊秀聽了這話,也慢慢的朝著朴有天身邊走去,然而坐上床說:「你告訴他們,封妃對你不好。」

「怎麼說?自古以來還沒皇帝像朕一樣只欺負你一個。」朴有天苦笑答。

金俊秀也褪去了自己的衣裳,身上只留了內衣與褻褲,便窩進被窩裡久久沒吭聲,於是等他再從棉被裡鑽出顆紅腦袋時,嘴上便可愛的說:「就說,後宮佳麗三千人,鐵杵磨成繡花針。」

朴有天挑了眉,轉過身抱住了綑成一團的金俊秀笑問:「你打哪來學這些?」

「才不告訴你。」

「你就知道朕這麼不耐磨了?」

「要是你一天磨一次,我不信你磨得過三十天。」金俊秀挑釁的說。

「又跟朕耍脾氣,是想被疼愛不成?」朴有天的大掌伸進了被窩裡,摸著金俊秀的身子,壞笑的問。

金俊秀是任著朴有天脫去了自己的內衣與褻褲,也大膽的將棉被給掀開來,於是他岔開了雙腿,勾住了朴有天的腰際,用著調情的口吻說:「人家啊……花徑不曾緣客掃,篷門今始為君開哦……。」

「你這精靈古怪的人兒,這哪招啊?」朴有天抱住他的腰問。

只見金俊秀臉上笑得靦腆,心想,果然多念點書是有用的。

於是他便用了一絲不掛的下身蹭了朴有天的褲擋說:「就這招嘛。」

「究竟誰教你的?」

「不告訴你。」金俊秀笑說。

朴有天握住了金俊秀的致命,威脅道:「不說,朕可要折磨你了。」

「你折阿你,我就看你能磨多久。」

金俊秀主動的吻了朴有天,然而又任著朴有天啃咬自己,紅唇便問:「輕攏慢撚抹復挑……你知不知道下句是什麼?」

朴有天咬了他耳朵,便說:「不就,初為霓裳後綠腰?」

「才不是。」金俊秀抱緊了他,喘著氣說:「是,初脫霓裳後摟腰。」

朴有天捏了他豐腴的屁股,臉上笑得開心的問:「那下句呢?」

「從此君王不早朝。」

看來這段期間放任金俊秀放任的不得了了,竟會用詩詞開他黃腔了。

後來,朝政要朴有天封妃一事,卻被金俊秀勒令,每封一個,他就殺一個,所以封妃這件事也就沒人敢再提及。

再後來,朴有天不經意的發現,金俊秀在他的書櫃裡藏了一本『宅配到腐耽美集』,他才驚覺自家的人兒雖未被腐化,可卻會拿裡頭看起來正經八百的詩句來引誘他。

金俊秀的聲音了不得,說柔就柔,說騷就騷,他怎可能抵擋的了。

不過也無妨,詩詞百句,千言卻不一律,還不也為他們增添許多情趣。

金俊秀多學一點,對他也沒壞處吧?




全文完。







對古人之作無不敬之意,
只是好上混搭詩詞百句,哈哈。

其實很多詩隨意搭起來真的很腐,我也不知道為何會這樣啊!

希望大家喜歡。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