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為這齣音樂劇應該會讓他看得高高興興,但事實上卻是讓他看得戰戰兢兢。

那位叫沈昌珉的男人有體格上的優勢就算了,連每步腳步以及喘氣都是氣勢逼人,逼得他想當場挖洞就鑽進這高級木質的地板下。但沈昌珉的氣勢似乎並不是只有這樣而已。

為什麼他總覺得沈昌珉的一舉一動都是朝著他嗆過來的?

原來一直以為校園的風雲人物只有自己,是他太過自誇與自戀了,仔細想想,依照沈昌珉這般的水平,幾乎是與他並駕齊驅,所以他不禁的估計,沈昌珉在校園內必定也是風雲人物之一,只是他太宅,眼中又只有金俊秀的屁股,所以一個不小心就將沈昌珉這號人物給漏了。

他的邏輯推斷就在下一秒後便被印證。自從金俊秀與沈昌珉回到工作崗位繼續準備時,他的身邊多了許多女性,但這些女性並非衝著他來,而是衝著沈昌珉來的。

他一個人默默的退到角落,他總覺得自己彷彿來到一個他無法主宰的世界,而讓他最驚訝也最可惜的是,金俊秀與沈昌珉竟然是熟識,那麼是不是代表,金俊秀對他來說不是一個容易到手的小粉絲?

不對不對,不是他要追金俊秀,而是金俊秀要追他,為什麼他總是搞混自己的角色與地位?

他在角落邊圈圈一次畫個夠,也為自己重新調整了心態,得到的結論很簡單,金俊秀不屬於任何人,而他也不屬於金俊秀,所以關係很清楚,金俊秀的屁股目前也不屬於任何人。

他隨便選了一個位置入座,等到音樂劇場所有準備就緒後,他又等了差不多二十來分,音樂劇即將開始。

音樂劇場的舞台很大,當幕簾拉開以後,率先登場的是一位身穿白色牧羊袍,可頭上卻戴著小紅帽,他忽然覺得自己以前小時候所看的童話重現於眼前,不過這個小紅帽卻沒像以前故事書裡的那麼令他討厭,反倒破天荒的深得他喜愛。

他在位置上仔細的看著臉蛋若隱若現的小紅帽,後來一見那翹臀,他激動得差點從位置上跳起來。

小紅帽是金俊秀扮演的!

他忽然發現自己似乎對於劇組人員很不清楚,對於劇情也不了解,後來他在深暗的音樂劇場裡拿出了自己的邀請函,然後看著上頭的字串。這次音樂劇所演的是同名小說改編,名為『血紅帽』,上頭又寫,小紅帽是金俊秀,那大野狼呢!?

他看著上頭的名字,內心不禁吶喊,千萬不能夠是沈昌珉!

果真,大野狼真的不是沈昌珉,而是一個他不知道是誰的人物。但是他的內心無法平復這不安的事實,就算大野狼不是沈昌珉,他記得『血紅帽』裡頭有許多橋段是得又脫衣又親嘴的,他覺得自己的有點受不了,頭突然的暈眩起來,似乎胃也跟著想吐。

但是他同時的鼓勵自己,沒關係,就算脫衣也親嘴了,至少金俊秀的屁股不會被動到。

後來他又鼓起勇氣的抬眼看著舞台上的人馬,看了十幾分鐘後,他才曉得其實眼前這齣音樂劇有被稍微的被修改過,所以什麼脫衣親嘴的自然是被捏掉了。他的臉上逐漸有了笑容,也放起鬆來聽著音樂劇的配樂。

配樂很好聽,直到他想了解究竟是誰主導這整個交響樂團時,放眼望去,是他最不想見的人。

又是沈昌珉,沈昌珉竟然是指揮!

指揮這位置是何等的不容易,沈昌珉的出現讓他壓力很大,這瞬間聽在他耳裡的音樂已不是妙音,而是如字字句句在嗆他般的狠狠烙印在他的心上,每個節拍的處裡以及音樂的震撼性是讓他覺得恐懼。

怎麼感覺沈昌珉是刻意用音樂來向他叫囂的?

不過堅持坐在椅子上抵死不出劇院的他,最後也從金俊秀的聲音裡嚐到了甜頭。當所有急促以及令人的恐慌的配樂漸弱以後,金俊秀的一聲輕唱,是喚醒了他內心已快脆化的靈魂。

這首歌的調子他很熟悉,當金俊秀放聲大唱以後,他才睜大桃花眼,看著用天籟般的聲音對他歌唱的金俊秀。

這首歌是他所創作,然而金俊秀卻將這首歌拿去做成音樂劇的其中一幕,他不怪金俊秀,就算是盜用也好或者是想讓他來個驚天動地的驚喜也罷,他沒想到金俊秀唱他的歌竟然會是如此的好聽,與他所想像的相去不遠。一副好嗓子果然能帶出一首歌的靈魂,他在台下聽得陶醉,幾乎忘了金俊秀其實就在台上看著他這副陶醉的傻樣。

當表演結束以後,他站起身來熱烈的鼓掌,桃花眼也盯著金俊秀那有被上妝的臉到瞧,他忽然發現,其實金俊秀當女人也很適合,並不是個完全的男人樣。可是也在他如此放肆的看著金俊秀的同時,台上的沈昌珉是帶著身後的樂團一同向前表示謝意。謝就謝,但為什麼沈昌珉還要牽金俊秀的手!

他很糾結,非常的糾結,他幾乎想跳上台搶過金俊秀,不讓任何人碰他。看來他又混淆了自己的角色,他可是被金俊秀暗戀的啊!他大可高枕無憂,可是為何內心卻又是這般的憤懣?

直到金俊秀直接從舞台的兩旁下來找他時,他內心的交戰才平歇,並且像看到寶一樣的望著金俊秀。

「我偷用了你的歌,對不起。」金俊秀朝他微笑著,笑得很甜,又說:「不過我希望你喜歡。」

他看得傻憨憨的猛點頭,有如喝醉的醉漢說道:「我很喜歡,很好聽。」

「編曲是由昌珉幫我的。」金俊秀笑著又說。

沒錯,金俊秀的笑容依舊是致命的甜,但是他的臉臭了。

聽金俊秀這麼一說,表示沈昌珉與金俊秀的關係真的匪淺!

「俊秀。」

他看著喊著金俊秀的來者,他不願意的抬起頭看著沈昌珉接受自己矮的事實,可是同時間卻又怨恨自己的身高不夠,無法與金俊秀來個身高差。不過他安慰自己,雖然自己不夠高,但他還是有優勢,就是用鼻孔瞪沈昌珉。

「回去卸妝換衣服,不要亂跑。」沈昌珉說。

這種口吻怎麼聽就像是對著自己的情人說一樣,只是沈昌珉一看就曉得是一個會將自己的愛人管很嚴的那種。

「喔。」

然後金俊秀還真的他媽的聽話屁顛屁顛的離開他!

沈昌珉站在原地,似乎確定了金俊秀離開的身影後,才轉過來看著他。

他覺得沈昌珉依舊在對他釋放一種費洛蒙,不是要吸引他,而是叫他滾遠一點。

「我說。」

嗯,你說!

「他是我的。」

嗯?

「金‧俊‧秀,是我的。」

他咬緊了牙根,除了睜大鼻孔以外,他好像找不到自己的優勢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