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底嗆不贏沈昌珉的他,他摸摸鼻子氣憤的滾回宿舍,然後洗一翻熱水澡,之後便跳上床一個人冷靜的看著烏漆麻黑的天花板。

其實他應該等待金俊秀卸妝完也換好衣服,看看金俊秀會不會再出來找他。只是他辦不到,因為他覺得自己是丟臉丟到家,沒能力也沒實力站在沈昌珉身邊再讓沈昌珉嗆個幾句。他是適時的打退堂鼓,但不代表他向沈昌珉認輸。

沈昌珉的出現對他來說產生了很大的壓力與打擊,平平都是玩音樂的,怎麼那傢伙是指揮,而他只是一個流行音樂的作曲家?雖然每個領域各有千秋,但他的內心卻無法接受自己比沈昌珉弱一等的事實。況且,這麼難以抗衡的對手,竟然是金俊秀的男朋友。

針對這一點,他打算捶心至死,只是沒有勇氣。不過認真的想一想,如果金俊秀真的喜歡沈昌珉,那麼幹嘛放風聲說喜歡自己?他覺得事有蹊翹,而且他也認為自己不是一個完全沒有機會跟金俊秀在一起的人。除非金俊秀真的只喜歡他的音樂而已,那麼他沒話說。

於是,他決定拋開一切的身段,認真的追金俊秀!

既然金俊秀能夠被動到讓他被沈昌珉下戰帖,他自然是不能夠坐以待斃。沈昌珉的身高很高,穿個皮鞋大概也有兩百米高,對於眼前這座高能力高實力的高牆,他有策略性的戰略。

這座高牆用膝蓋想也知道是攀不過的,再笨的人也會選擇繞道而行。

到目前為止,他與金俊秀能碰面的機會似乎只有通識課,可是學期總會過,之後他與金俊秀該如何保持聯絡?

手機號碼。

這是他腦中第一個想到的老梗戰略,雖說老歸老,但是電話確實很重要。只要對方有在使用手機,他就不能沒有對方的手機號碼。只是該如何取得呢?這一點他已經想好了,只不過他只能等下星期一再來實施他的計畫。

在等待的這段期間,他還想了一個一定會讓金俊秀感動的方法,就是作歌曲給金俊秀唱。既然金俊秀喜歡他的音樂,那麼他就做出金俊秀會喜歡、也會想哼唱的音樂給金俊秀唱。

這次他是真的決定讓自己從櫃子裡解放,從古至今沒有任何人讓他如這次一樣的心動過,既然是直覺告訴他得在一起,那麼他不該違背自己的良心,他必須追求所謂的真愛。就算是他看錯金俊秀,但他的小弟弟絕對不會看錯,他就是對這味有興趣。

現在才晚間八點,他在床上翻來覆去,想睡也睡不著。

『叩叩。』

嗯?

他睜開眼看著漆黑的房間,不曉得是不是自己聽錯了,他怎麼好像聽見有人敲他的門?

『叩叩。』

真的有人敲!

他起身開了燈,身上只穿件四角褲以及汗衫,穿上室內鞋就朝房門走去。他門一開,臉上馬上抑制住驚恐的情緒,看著那圓溜溜的大鳳眼。

「不好意思,你有空嗎?」金俊秀問道。

人都來了,怎麼會沒空呢?

他臉上又不自覺得露出他特有的變態溫柔,將門開得更大微笑問:「要進來嗎?」

「好。」金俊秀點點頭說。

後來他才發現自己身上的打扮是為他自己大打折扣,但也來不及了,金俊秀都已走進他的寢室裡,要他馬上穿件褲子或衣服,他感覺更丟臉。

「有天……」金俊秀一臉無辜的看著他,聲音柔軟的說:「是不是我用了你的音樂,你覺得不妥呢?」

咦?他記得自己是給金俊秀一個不錯的評價啊,怎麼現在金俊秀又提及此事?

「那時你的臉好像有點……奇怪,後來我換完衣服想找你時,昌珉說你很生氣的走了。」

那時的臉?那時的臉不就是他一臉醉漢的表情嗎?有那麼醜?還有,明明他氣的又不是金俊秀,沈昌珉幹嘛把他說的好像自己氣金俊秀一樣?啊!這一切一定是沈昌珉的陰謀,沈昌珉肯定是企圖要讓金俊秀遠離他,所以才會出此下策!

哼哼,既然沈昌珉想跟他定孤支,他自然是不可能拒絕,更不會因為沈昌珉的才華而知難而退!

「不是的,我很喜歡你的聲音,而且唱我的歌很適合。」他笑著又說:「我想多做點歌讓你來唱。」

金俊秀聞言,本是苦瓜瓜的臉便笑了起來。其實金俊秀不是一個會隱藏情緒的人,他總能從金俊秀的臉上讀出訊息,然而判斷金俊秀高興與否。

「真的嗎?」金俊秀幾乎是高興到要跳腳了,沒想到看見金俊秀如此開心,他自己竟然也開心起來。

「真的。」

感覺上話題好像又沒了,但是自從上次的1069事件是讓他不敢再開口亂說話,不過這時他卻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金俊秀的手機號碼。他將自己想好要用在下個星期的方法提前運用,雖然這個方法感覺上跟他『王子』的形象很違和。

要讓他從『王子』變『平民』他不是很願意,但是他更不願意輸給沈昌珉。

「啊,你等我一下,我今天剛好這時候需要打電話給我爸一下。」

「那我先走囉。」

「不,請你等我一下。」

他強勢的挽留,固做好像還有事情要跟金俊秀談一樣,他裝作在找手機模樣,可卻遲遲找不到。其實手機就放在他的抽屜裡,只是他卻一直往自己的背包找,找到最後便可憐的說:「奇怪了……怎麼不見了?」

「弄丟了?」金俊秀正想向前幫他找時,他突然轉過身問:「俊秀,你有帶手機嗎?幫我打一下。」

很剛好的,金俊秀身上帶有手機,「有有,我有帶,昌珉都要我帶著。」

雖然聽見那個超級無敵討厭的名字,但他不氣餒,還是將自己的手機告訴金俊秀,然而讓金俊秀打過來。結果不出他所料,手機就在他的抽屜裡響了。

「哦,找到了。」於是他掛斷了金俊秀的電話,臉上笑說。

「還是……我先回去?」金俊秀又問。

「沈昌珉管你管很嚴啊?」他直接的問。

金俊秀傻笑著,最後點點頭,承認自己接受沈昌珉管制的事實。

「不過他人不壞啦,只是嘴巴很壞。」金俊秀笑說。

還幫沈昌珉說好話阿?

他犀利的瞇起眼,挑逗的看著金俊秀說:「如果是我,我不會是斯巴達制度。」雖然他顯然忘記自己的穿著與說出這話的味道很不同,但他還是說了。為了挽回金俊秀的心,他必須毛遂自薦。

不過很可惜的,金俊秀似乎沒聽懂他的話。

後來,他送走了金俊秀,然而看著手機上顯示的電話號碼。

要對付沈昌珉,就是不能硬碰硬。

他得來場策略性的定孤支啊!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