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經過那次向沈昌珉女友的告解,沈昌珉的氣色漸漸恢復,病都沒看醫生也就自然好了。他曉得,沈昌珉會有如此的轉變,似乎是看了一封簡訊以後的事。那封簡訊他並沒有打算偷看,因為他知道裡頭的內容大概是寫了些什麼。

當沈昌珉還願意跟他一同裝傻時,他不會率先破這個局。

雖然沈昌珉的身體恢復了,但換他的體力衰弱,沉睡的時間也變長了。只是他這麼沉睡對於他的腰部並沒有幫助。這次沈昌珉的康復,功勞屬他最大,這段期間他為了照顧沈昌珉,沉睡的時間好像被潛意識的自己給抑制了,不過並不完全。為了幫熟睡的沈昌珉換發燒貼布,換完以後他不小心便坐在地板上,趴在沈昌珉的床緣睡著了。這一睡倒是讓他因長時間彎腰動作而造成了腰部傷害,害得他現在全身肌肉都很痠痛,只是當睡意來襲時,他還是會選擇睡覺,然而無視身體的疼痛。

不過疼痛總是會在他醒著時傳來知覺,於是這件事情也被沈昌珉給發現了。

「你的腰怎麼了?」

沈昌珉問著站在流理台邊的他,他才剛刷完牙準備上床睡覺,但因為腰際真的太痠,所以也就靠在流理台邊為自己的按摩腰際,打算覺得舒服一點再上床睡覺。

「有點痠痛而已。」他說。

沈昌珉從寢室走了出來,看著他的腰,一手搭著他的肩,另一手則貼上他揉壓的位置,輕聲問:「這裡嗎?」

他看著鏡子裡站在自己身後的沈昌珉,點頭答:「嗯。」

沈昌珉便在他的身後為他按摩起來。

此時此刻裡,他們不敢吭一聲,就算他覺得沈昌珉的手力很大,他還是沒出半聲。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因為自己說了心中的大話,所以在他們彼此都沉默時,他總會擔心沈昌珉是不是會在下一秒提起他向沈昌珉前女友所說的話。畢竟這不是件什麼光榮的事情,甚至也有可能是沈昌珉不喜歡的事。只是對於他來說,他並不覺得有什麼,而且還是事實。他總是對於事實接受的很坦然,是愛是恨,他也從不去計較,但卻很憂慮沈昌珉的觀感。

破壞沈昌珉的計畫是他,喜歡一個可能是不該喜歡的人也是他,沈昌珉既然是當事人,那麼沈昌珉做何感想?

他咬牙地一手握住在他腰際邊的手腕,喘了口氣說:「這樣就好了……很痛。」

他用手撐在流理台上,額頭都冒出汗了,這時卻發現沈昌珉摟上了他的腰際,然而撐起他的身子,安慰的說:「再忍一下就好了,會比較好睡。」

他皺著眉頭抓著沈昌珉摟著自己的手,咬著牙又忍過一陣的疼痛,爾後聽見沈昌珉又問:「怎麼會這樣?」

他垂了頭閉著眼說:「那次幫你換熱貼布,不小心坐在地板上睡著了。」只是過了幾個小時,他又醒了,所以沈昌珉並不曉得。

他又抬起頭看著鏡子,想看看沈昌珉的表情是什麼,是厭惡還是歡喜?只是沈昌珉的面部表情從來就不多樣化,所以這回他也無法從沈昌珉這般的面無表情裡得到答案。

本以為告白了會很舒坦,可現在的他卻是覺得難受。

「謝謝……。」

他又再次制止了沈昌珉的按摩行為,然而扶著自己的腰回到床上,頭一靠上枕頭,他便也快速入睡了。

沈昌珉站在流理台前躊躇了一會,正想回過身也走進寢室時,這時有人敲門了。他向前開啟門來,是朴有天與金俊秀。

「睡美人睡了嗎?」金俊秀興奮的問。

「剛睡了。」他說。

朴有天一把就推開他,然後帶著金俊秀闖進他的寢室,興沖沖地輕聲對他說:「你知道嗎?睡美人跟你的前女友說他喜歡你耶!」

「對阿對阿,好吃驚!他竟然會喜歡你!」

他沒太過驚訝的看著眼前最八卦的兩位,過了幾會才說:「我知道,她有傳簡訊跟我說。」

「唉噁!看你怎麼辦!」朴有天推了他的肩膀又說:「要不要玩個遊戲啊?看看睡美人是不是你的真愛?」

他沒理會,但金俊秀卻搭腔:「玩什麼遊戲?」

「就睡美人的遊戲啊!昌珉,你去偷吻珉豪,看他會不會醒過來!醒過來他就是你的真愛了!」

朴有天天花亂墜的說著詭異的遊戲,其實這根本不是什麼遊戲,只不過將童話故事實際化而已。他沒有理會,對於朴有天與金俊秀這般探八卦的行為,他決定無視。

被喜歡的人是他,關其他人屁事?

「喂,所以你能接受他嗎?」朴有天看著坐上椅子開始念書的他問。

金俊秀也問了一句,「對呀,你能夠接受嗎?我覺得珉豪比那個女生好耶。」

「關你們屁事。」他冷答。

「拜託,我們關心的就是你的屁事耶!」朴有天抱胸說。

他一句也沒答,直到朴有天帶著金俊秀離開,他的答案還是沒有出來。他從自己的背包裡拿出手機來,然而又再看了一次前女友先前傳來的簡訊,『你愛睡的朋友喜歡你!你怎麼這麼笨!我們分手吧!』

連續三個驚嘆號,其實最驚嘆的才是他。

他關起手機,起身往崔珉豪的床邊走去。他在冰冷的地板盤腿坐了下來,於是看著朝他側睡的崔珉豪。那疲憊的臉龐,他知道這期間累的不只有他,崔珉豪也很累。

喜歡是吧?真愛是吧?

他向前捧著崔珉豪的臉一口就吻了下去。

崔珉豪醒不醒他都無所謂,也許崔珉豪的喜歡對他來說是種謊言,有可能只是想拯救他於深淵之中。只是他很清楚自己的吻不是種謊言,因為他決定將崔珉豪又帶回荊棘之道。同性戀的感情不好談,這點他明白。但同性戀的感情卻同時也不好隱瞞,這點他也很明白。可是既然都選擇面對最真實的自己,這些困擾與焦慮自然也不構成任何的威脅。

他站起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繼續念書。

背後有一道被他恰巧遺落的目光,正慢慢地打開來,看著他認真的背影。

崔珉豪摸了摸自己的唇,拉了拉棉被,裝做沒事繼續睡。






不是假睡,是被吵醒喔。恩康康。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