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到金俊秀的手機號碼以後,他是安了半個心,而另外半個心,他則用去作曲了。

只要有辦法與金俊秀保持聯絡,追人這件事情自然是沒什麼好怕的。不過這陣子他總是為了金俊秀的事情忙的焦頭爛額,動輒就靈魂出竅的想著金俊秀那姣好的臉蛋與可人的笑容,於是他也不意外的便錯過了許多系學會的活動。

記得前幾天好像有來場認親大會的樣子,也就是去認自己的直屬學弟妹,然後以學長的身分來去帶對學校還未熟悉的小小學弟妹。這件事情他完全忘記了,雖然在他世界,什麼直屬血脈對他來說他認為一點也不重要,不過他的心中還是有些小小的愧疚,自己似乎沒有盡到身為學長該進的責任。

但他想,如果他的直屬學弟妹有問題的話,應該也會自己想辦法來連絡他吧?所以到最後,他還是揹負著愧疚感,懶得去找自己的學弟妹。

不過事實也就如他所說,他的直屬真在某一天找上他來了。

「朴有天學長嗎?」

正站在公布欄前看公告的他,被這麼一叫,他直覺的就轉過身看著來者。喊他的人長得好像也比自己高,但是臉蛋並不是像他這種氣息的帥氣,而是有些淘氣與活潑的感覺。說話的聲調感覺就是不怕生。

「呃,是阿。」

「我是你的直屬學弟,叫崔珉豪。」

他看著崔珉豪的笑臉,其實笑起來也挺好看的,不過他私心的認為崔珉豪的笑顏還是跟他心目中的金俊秀差了一截。只是也說不上是難看,就是人見人愛型的。

「你好,認親那天我忘了去,不好意思。」他搔了搔頭說。

「不會啦,其實那天我也沒去。」

「是嗎?那你怎麼找到我?」

「我朋友的直屬是俊秀學長,俊秀學長曾告訴我你的出沒地點。」崔珉豪微笑說。

聽見這話,他的心還真不禁的蕩漾阿。金俊秀竟然會知道他長出沒的地點,這是不是代表金俊秀觀察他很久了呢?

「這樣阿……。」他笑的花癡的說。

「學長,我今天來是想問問你一件事情。」

看來崔珉豪的出現似乎不是想來認親的,貌似是他這個學長還有利用價值,所以有事情才來找他而已。他並不覺如何,反倒覺得崔珉豪在某方面跟自己挺像的。

「什麼事?」

「你認識沈昌珉學長嗎?」

你他媽的,怎麼又是沈昌珉!

聽了差點吐血的他,心不甘情不願的說:「不算太熟。」其實是根本不熟!

不過他刻意仔細觀察崔珉豪的神情,崔珉豪的臉蛋似乎有些紅潤,談起沈昌珉來,他幾乎是能夠聽見崔珉豪內心的澎湃聲響。

「好吧。」崔珉豪有些失望的垂了頭說。

「俊秀學長不是跟沈昌珉很熟嗎?」

崔珉豪想了一會,點頭說:「我知道,不過我並不想透過俊秀學長的關係認識昌珉學長。」

「為什麼?」

崔珉豪眨了眨大眼,又摸了摸自己的長髮,嘆了口氣說:「據說俊秀學長與昌珉學長的關係匪淺……我怕他們是在交往。」

呃,他忽然能夠理解崔珉豪為什麼會如此卻步了。因為害怕成為別人的第三者,所以才不敢輕舉妄動吧?可是為什麼相較他來說,他覺得自己好像無恥很多?沒錯,雖然他也曾經被沈昌珉本人直接的宣示過金俊秀的主權在誰手上,不過他卻無法像崔珉豪一樣膽卻的無所做為。

交往又怎麼著了?他就是要橫刀奪愛!

現在眼前倒是出現了一個喜歡沈昌珉的傢伙,他總覺得自己得好好運用前面這個小學弟,他才能夠完完全全的把到金俊秀。

「你想太多了,沈昌珉跟俊秀沒在交往。」他笑著對崔珉豪說。

崔珉豪睜大眼來,眼神透露著希望,「真的嗎?」

「你主修什麼?」

「爵士鼓。」

「沈昌珉是樂團的指揮,你可以去跟他毛遂自薦。」

「爵士鼓跟交響樂?搭得起來嗎?」崔珉豪納悶的問。

「我相信喜歡創新的沈昌珉會喜歡你的點子,況且現在的音樂也不比以往,許多不同的元素都可以融合在一起呈現不一樣的音樂。」他想了想又說:「就像上回俊秀也是將我的作曲融進了交響樂裡,而且編曲還是沈昌珉。」

雖然他真的很不想這麼誇獎沈昌珉,不過令人佩服的地方他還是得說,而且,這麼褒揚沈昌珉,其實他是另有目的。

「所以……我該直接去找昌珉學長?」崔珉豪問。

「當然,用音樂接近他,我相信他不會反感。」他瞇起眼笑著又說:「噢,還有,你大可放心,沈昌珉沒有在跟俊秀交往。」

「真的?」

「真的,因為俊秀是跟我拍拖的。」他笑說。

既然崔珉豪如此仰慕那個兇的要死又嗆的要命的沈昌珉,他也就義不容辭的將沈昌珉的這個小粉絲推給沈昌珉自己去處理,然後再趁機把金俊秀給牽來自己身邊。

他以前跟著老爸看棒球時曾經聽過一個詞,叫做『牽制』。雖然他不熱愛棒球,也不懂棒球規則,但是他卻覺得『牽制』這個詞很吸引他。

沒錯,他必須找一個人去牽制沈昌珉的行動,他的追求行動才不會被沈昌珉給牽制。

反正崔珉豪看起來也是挺有兩把刷子的嘛,配給沈昌珉那個大爺,不也剛好?

撒點小謊,也不為過吧?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