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睡眠時間又拉更長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的心意有了下落,所以才能夠如此安心的睡著。只是這麼一來,嗜睡對他來說,有許多事情都無法做。吉他、課業、出去吃到飽……甚至與沈昌珉談戀愛,這些他都沒法實現。於是他暗地裡的自己決定,他應該休學,然後好好的接受治療。他知道父母有將他保保險,就算父母所留的遺產還不能夠拿,至少還有保險金能夠支付他的醫療費用。他想,他應該率先去開張醫療證明,然後去申請休學,找一間醫院好好治療他的病症,直到好轉或痊癒後,他再回過頭來繼續升學。

只不過這件事情他並沒有與沈昌珉討論,但他有將自己所做的結論告訴沈昌珉。

這天,是沈昌珉帶著他一起去金在中店裡打工的日子。沈昌珉終究還是逃不了他們彼此的約定,得唱歌給他聽。他今日一整天的課都沒有上,也由於睡了一個早上才醒過來的他,他的精神算是飽滿。還好有了這些精神,足夠讓他全神貫注的豎起耳來,傾聽沈昌珉的歌聲與吉他。

第一句起頭他就知道沈昌珉的音域是屬於高的那種,本身聲音就低的他,有時還挺羨慕能夠唱高音的人。況且沈昌珉的唱歌技巧也不差,搭配起民搖吉他,他終於知道為何沈昌珉能夠累積如此多的粉絲。除了樣子長得帥、做事總有莫名的堅持以外,沈昌珉真正吸引人的大概是認真時候的臉龐。鼻子很長,眼睫毛也不短,就是一個讓人能感受到誠懇的大帥哥。

他喝著無糖綠茶,聽著沈昌珉唱歌,人不禁放鬆,他又想睡了。只不過他告訴自己,與沈昌珉相處的時間也只有這些,所以要珍惜,不能夠輕易睡著。而且只要睡著,沈昌珉就會偷吻他。

他的大眼盯著坐在台上哼唱的沈昌珉,直到沈昌珉結束他的表演後,他也隨著聽眾一起拍手,開心的笑著。

「很不錯吧?」金在中問。

「嗯,很好聽。」他笑答。

金在中也喝了口茶,半休息狀態的看著他又問:「最近看你心情好像不錯,有什麼八卦嗎?」

他的直覺告訴他,其實最近發生的事情就是金在中最愛的八卦,只是他並沒有親口告訴金在中自己對沈昌珉的心意,又或者沈昌珉對他的吻。因為他有點擔心,也許他即將做的休學決定,恐怕會影響他與沈昌珉的關係。他還算蠻了解沈昌珉的個性,若是不讓沈昌珉做主,沈昌珉容易生氣。不過休學這件事情他認為沒必要再操勞沈昌珉,況且沈昌珉做出的決定一定又是會麻煩他自己,他不願意再讓沈昌珉如此麻煩。

就算他們真的會是情人,他也不會用著情人的頭銜來束縛沈昌珉。沒有人規定誰喜歡誰就注定會是誰的奴隸;也沒有人規定,誰喜歡誰就一定得陪在誰的身邊。人也是動物,都會嚮往自由,被關在愛情的囚牢裡,相信無論是誰都會鬧彆扭。

「也沒什麼,只是沒有心煩的事情。」他答。

這也確實,就算沒有開心的事情,至少也無令人心煩的事。這是他喜歡的生活。

「那你的腰好點沒?昌珉說你受傷了。」金在中關心的問。

他想了想,臉上又笑起來說:「好很多,昌珉照三餐按摩,不好也難。」

「真假?你不是都在睡?」

「他照按。」他笑說。

沈昌珉的一意孤行,想必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接受他的好意,只不過剛好沈昌珉遇上的是他,他並不排斥沈昌珉的好意。本來就該習慣依賴別人,現在有個人能讓他依賴,他幹嘛不嘗試著習慣?

待沈昌珉收好吉他與譜架後,金在中回到工作崗位上,換沈昌珉來陪他喝茶。

「身體好點沒?」

沈昌珉的開頭永遠都是這句。

「還不錯。」

他的回答也總是老掉牙。

「你唱歌很好聽。」他笑說。

「哼。」

沈昌珉的臉蛋有些紅潤,他知道沈昌珉覺得不好意思,於是又虧道:「我在誇獎你呢。」

「我知道。」沈昌珉沒好氣的回。

總是這種不入流的回答,他好像習慣了。

「昌珉,有件事情……我想我必須告訴你。」

他收起了開玩笑得心情,決定告訴沈昌珉這件重要的事情。

「我決定休學,也申請了。」

沈昌珉端了無糖綠茶,一口接著一口的喝,他知道沈昌珉的心情很亂,而且幾乎想開口大罵他。

「為什麼沒先跟我討論?」

「我怕你又做出麻煩自己的決定。」

「這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所以囉,這種不是大不了的事我就自己做決定了。」

沈昌珉語塞,似乎不滿意為什麼想不出話來罵他。

「你生氣了嗎?」他明知故問。

沈昌珉將綠茶喝完以後,臭著臉就拿起吉他,連聲招呼也沒有,帶著他就離開金在中的店。他們在暗夜的街道裡散步,沈昌珉走的很慢,像是在思考事情,而他也放慢腳步,就跟在沈昌珉的身後。直到沈昌珉轉過身擋住了他的去路,他才真正曉得沈昌珉腦中想著的事情是什麼。

「你不要想逃避。」沈昌珉雖然語氣不好,但他知道沈昌珉也很努力的在控制情緒,「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喜歡我!同性戀如果讓你受不了,你當初就不該說你喜歡我!」

原來沈昌珉以為他的休學是想對他們的感情避不見面呀?

他抬著頭看著沈昌珉憤懣的臉蛋,伸手就在大街上抱住了沈昌珉的腰際,埋首於沈昌珉的肩膀上,輕聲笑說:「你也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每天晚上都偷吻我。」

他大力地抱著沈昌珉,內心覺得很扎實,於是又說:「我想接受治療,這樣才有時間跟你談戀愛。」

其實這就是他的本性,他不喜歡掩藏自己,他喜歡實話實說。








慘了,我越來越喜歡寫這種氛圍的文:))))
雖然我好像只會這種,囧。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