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判斷,他必須住院觀察。

他們走出診療室,沈昌珉走在前頭,他跟在後頭,一同去辦理住院手續,然後批價。他跟在沈昌珉的身邊,倆人沒多說什麼話,直到沈昌珉帶著他來到停車場後,他拿過安全帽,沈昌珉才說話。

「我們先回去整理一些衣服。」沈昌珉說。

他點點頭,跨腳就坐上機車的後座,環上的沈昌珉的腰際。

「一個人住院要小心,最好不要亂跑,不然睡著了沒人管你。」沈昌珉停著紅綠燈,又說:「我每天都會去看你。」

他眨了眨眼,下巴靠著沈昌珉說:「應該不用吧,最近不是要期中考了?」

「反正你不要亂跑就對了。」

機車又往前駛,他也沒再說話了。他們回到金在中的店來,沈昌珉是向鄭允浩招呼了一下,然後帶著他一起上爬上三樓,幫忙他整理行李。待他們拎了一個行李袋下樓後,由於金在中再忙,所以沈昌珉也只向鄭允浩知會他得住院觀察的事實。他們騎著機車離開以後,鄭允浩才將這事告訴金在中。

沈昌珉替他選了一間單人房,雖然價錢比較貴,但在住院期間會由保險給付,所以他也沒對沈昌珉的決定做出異議。若是等到保險金不願給付,那麼那時再換房也不遲。他們來到了單人病房,隨後不久護士也走了進來,說是要為他掛點滴等等。他躺上病床,晾出了一隻手臂,配合醫院的醫護措施。沈昌珉站在一旁觀看,待護士離開以後,沈昌珉才走向前看他。

「三餐我會送過來。」沈昌珉說。

「不用照三餐跑吧?我不一定三餐的時候都醒著。」他笑說。

「沒醒我就自己吃。」

「也好。」

他總覺得沈昌珉的心情很不好,雖然他找不到原因。

「醫生說我要做點動態的事情,這樣比較不會睡。」他突然說。

「嗯,但是你有一點點猝睡,所以無論做什麼都會睡。」沈昌珉低頭看著他說。

「沒關係啦,我不會亂跑。」他坐起身來,抬頭看著沈昌珉笑說。

就算會猝睡,這段期間也許他的活動範圍就只有這間單人病房而已,頂多是摔在地,也不會有什麼太糟的結果。

「我中午幫你帶吉他過來。」沈昌珉說。

「在醫院彈可以嗎?」

「不要太大聲應該是沒差。」

沈昌珉拉了椅子,坐了下來,「你是不是心情很不好?」他轉頭看著坐在一旁的沈昌珉問。

沈昌珉將看向窗外的眼眸望向他,他看著沈昌珉的眼簾緩緩眨著,過了幾會才說:「嗯。」

他笑著臉伸過手拍了拍沈昌珉放在床上的大掌,微笑道:「只不過住個幾天。」

「我不知道會這麼嚴重。」沈昌珉沉著音又說:「應該早點讓你來看醫生。」

「幹嘛說的好像你的錯一樣?」他彎著身看著沈昌珉的臉蛋,捏了捏沈昌珉的手心說:「反正只是觀察而已。」

沈昌珉沒有說話,但卻也沒有反駁他說的話。

「我的抽屜有我們還沒寫完的譜,你看你要不要先拿去寫,因為我寫很多了。」他的語氣像是半安慰沈昌珉的又說:「如果沒時間寫,就幫我拿來,我繼續寫。」

「是不是我照顧得不是很周到?」沈昌珉突兀的問。

顯然沈昌珉還沉浸在自己自責的世界裡,沒聽他說話。雖然他一點都不覺得沈昌珉錯在哪了。

「你想不想跟我談戀愛?」他問。

沈昌珉抬頭看著他,他們四眼相對,爾後沈昌珉才誠實的說:「想。」

「我不想連跟你談戀愛的時間都沒有,也不想因為這種病,哪天要跟你做愛時卻讓你做得像在姦屍一樣。」他看著沈昌珉,笑說:「我也不希望每次都讓你在睡美人身旁等待他會不會醒來。」

沈昌珉輕輕地握緊了他的手心沒說話,但卻很安靜,且像個小孩一樣又聽著他說:「所以治療是必要的,跟你照顧有沒有周到,並沒有太大的關係。」

看似一直以來做事風格都很成熟的沈昌珉,原來他到今天才知道,其實沈昌珉還是有像小孩子的一面,都需要人哄。

「姦屍……。」沈昌珉頓了一會,也就沒再繼續往下說。

「我只是做個比喻。」他笑說。

「嗯。」

由於今天是假日,沈昌珉索性就在他身邊陪過了今日。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